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1-5)---初嚐安定噩耗臨
2010/05/12 15:20:26瀏覽456|回應0|推薦11

不知過了多久,外子叫我:

「把血塊拿去外面埋在稻田裡,別嚇壞了孩子。」

我只是機械似的按他說的去做。天己很晚了,於是我說:

「我去機場請醫官下來看看。」

外子說:

「不用了,明天一早去大南看老醫師好了。」

那一夜,我只是麻木的等到天亮,不知道自己是否合過眼。

天一亮,我請老張進機場去外子請假,再請醫官下來一趟,診斷一下,然後去大南看老醫師。

老醫師聽我們的報告之後說:

「我就是害怕發生這種情形啊!我告訴你們,他們很會打人,看不出傷勢,所以叫你們等幾個月看看。現在大出血,要趕快送去醫院,醫院或許有辦法。」

說完,他開了一些內服藥催促我們去醫院。

去醫院又怎樣呢?醫院冷冰冰的說:

「沒有床位!」

叫病人回家休養,開了些內服藥,不痛不癢的,也沒有告訴家屬要怎樣護理,還需要些什麼醫藥?我明知這中間一定有問題,卻不知道該怎麼問,一直遲遲不肯離開醫院。後來來了一個人丟給我一張單子,說:

「拿回去,外面藥房買。」

轉身就走了。我牽著兩個幼兒,兩位同事扶著外子上了車,回到新社山上。

次日,託同事下山去東勢找藥房買藥。同事卻空著雙手回來,告訴我說:

「東勢只有一家較大的藥房有這個藥,但問題是價錢貴得嚇人,實在買不起。」

我說:

「再貴也要買啊。」

我打開箱子翻找,我知道箱子裡應該還有一點活命的東西。從一個小包包裡找出一只大約有三錢重的金戒指遞給同事,我千恩萬謝的請他再跑一趟東勢,把戒指賣掉,所得金錢全數買藥。從新社山上去東勢要徒步下山,經過土牛,再過一座大吊橋,再走二、三十分鐘才能進入東勢市區。以一位男士快走的腳程,一個往返最快也得三、四個小時,我真不知道要如何感謝同事這份恩情。

藥終於買回來了,賣戒指的錢只買了幾粒藥,同事說:

「我從來不知道有這樣貴的藥,比吃黃金還貴啊!這可怎麼得了啊。」

沒有辦法,我只有拼出所有財物去換來外子要用的藥。就是這樣隔一、二日賣一次東西,後來是天天賣東西,換回的藥卻僅夠一日服用。最後連妹妹托帶行李裡值錢的東西和一雙小兒女出生時親友們送的一點點紀念手飾也賣掉了。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外子的傷勢卻並未因吃了如此貴的藥而有好轉。

我覺得外子的情況不對,要求機場長官派車再將外子送到台中空軍醫院。這次醫院總算為病人找了一張病床住下。我每天白天帶著兩個幼兒從新社去醫院陪他,照顧他吃藥、飲食。一到下午,有時是晚飯後(大約五點鐘左右),有時不等晚飯後,醫院就把我們母子三人趕出醫院,說是晚上不許家屬陪伴。我只得一天兩趟奔波於新社、台中之間,心力與體力雙重疲憊。往往回到新社已過了掌燈時分,還得馬上生火為小兒女煮一點吃的東西。每天打從一早由新社起身下山,小姊弟二人手上只拿了一包饅頭、烙餅之類的乾糧,這就是一天的食物。在醫院裡,不哭不鬧,餓了吃些乾糧,向醫院討杯開水,孩子們乖得讓人心痛。他們不會說,我知道他們心中一定有什麼預感,他們如此小就如此奔波,就是大人都吃不消,何況是稚兒。所以回來再晚,我也要給孩子們做點吃的。

(21-6)-初嚐安定噩耗臨 -->>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