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公社到文創園區
2019/07/30 14:32:01瀏覽723|回應0|推薦33

「人民公社」???

哇噻!這是要帶我們回到那個年代嗎?

別緊張,我們在德國旅遊的最後一天,傍晚就得搭機飛回甜蜜的家了。所以,當然得去些比較特別地方囉!

今天除了去看了號稱「東邊畫廊」的柏林圍牆遺跡之外,一早去逛了逛洪堡大學。

位在菩提樹下大街上、柏林大教堂附近的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HU Berlin),是柏林最古老的大學。1809年由普魯士教育改革者及語言學家威廉·馮·洪堡及弟弟亞歷山大·馮·洪堡,以「研究教學合一」的精神所創立,是第一所新制大學,對歐洲乃至全世界都有相當深遠的影響。在過去的200年中,洪堡大學是德國最著名的思想家的誕生地。包括唯心主義哲學家費希特、神學家弗里德里希·施萊爾馬赫、哲學家黑格爾叔本華弗雷德里希·謝林、文化批評家瓦爾特·本雅明,物理學家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馬克斯·普朗克,還有馬克思主義的卡爾·馬克思恩格斯、詩人海涅、德國統一首相俾斯麥、德國共產黨創建人卡爾·李卜克內西、歐洲議會主席舒曼都是該校畢業生。200年中,洪堡大學更誕生了40位諾貝爾獎獲得主。辦學模式更為世界上的許多大學(如美國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仿效。

除了上述名人之外,我國知名學者也不乏出自洪堡大學。諸如:中央大學老校長羅家倫、美學家宗白華、書畫家溥心畬、哲學家陳康、物理學家王淦昌、氣象學家呂炯、地球物理學家趙九章、獸醫學家盛彤笙、歷史學家陳寅恪傅斯年韓儒林周恩來馬君武顧孟餘朱家驊谷正綱關吉玉章伯鈞張君勱俞大維包爾漢等人。洪堡大學對世界的影響,可見一斑。

離開洪堡大學,趨車往東,憑弔有「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之稱的柏林圍牆遺跡。前文已有介紹,不再贅述。

用過午餐,為時還早,地陪導遊帶著大夥兒來到一處叫作Hackesche Höfe Market的所在。

是市場嗎?看了這麼多市場,這兒有啥特別的?還得巴巴的帶著大夥兒由餐廳步行來此?

Hackesche Höfe,位在柏林猶太人聚居的區域裡,附近有猶太人聚會所。誕生於1906年的Hackesche Höfe,在逐步工業與都市化情況下,Hackesche Höfe的集合住宅形式,傳遞著「向更好的居住空間致敬」建築理念。德文裡的Höfe等於英文裡的courtyard,意指中庭或庭院,是柏林特有建築形式。

這裡既是猶太人聚居地,二戰期間少不了有些迫害。納粹德國曾將這裡用作為猶太養老院,後來變成猶太人集中地。1949年,社會主義的東德成立,這裡曾經改為公社,變成人們一起工作、勞動、用餐、共同生活的所在。只是不知道東德的「公社」和中國大陸的人民公社有何異同?

其實,Hackesche Höfe的發展可以追溯到18世紀紀。早在1750年左右,普魯士國王Frederick the Great為了往北邊沼澤地擴張,於是在Townmajor Hans Christoph Friedrich Graf von Hacke監督下建立了一個市場。1840年7月23日,正式以Hacke命名。長期以來,Hackesche Markt一直是個被忽視的所在。後來由於交通建設,每週固定的市集,以及夜生活,才讓Hackesche Markt蛻變為目前的模樣。

1989,柏林圍牆倒下,新柏林興起,電影「直到世界末日」發現了這個東德共產時期被遺忘的建築傑作。在「對老東西與歷史尊重」的理念下,Hackesche Höfe開始有了新生命。我們看到的Hackesche Höfe就是這樣一路演進而成就的「文創園區」。就讓我們從掛著大大紅星的大門進去瞧瞧吧!

有興趣的話,Hackesche Markt似乎是一個可以消磨大半天的所在,只是我們時間有限,瀏覽一週,就得離去。

德國,是二戰的發起國,卻也是為二戰作為不斷向世人表達深沈歉意的國家,更因為如此,讓人們對德國人民有著最誠心的敬意。

既是如此,離開之前,就讓我們去瞧瞧勝利紀念柱(The Victory Column)吧!當然,這並不是為二戰而立的紀念柱。二戰,德國是戰敗國,何來勝利之有呢?不是嗎?

只是來了德國柏林,怎能不去瞧瞧位在布蘭登堡延伸線、六月十七日大街上、原為慶祝普魯士普丹戰爭中獲勝而興建的紀念柱呢?有趣的是,1873年9月2日舉行揭幕儀式時,普魯士又在普奧戰爭(1866年)和普法戰爭(1870–71)中擊敗了奧地利和法國,紀念柱於是有了新的含義,增加了高8.3公尺,重35噸的勝利女神維多利亞青銅雕塑。

這座勝利紀念柱原本坐落於德意志帝國議會(即今德國國會大廈)對面的國王廣場(現在的共和廣場,Platz der Republik)上。1938年到1939年,為因應希特勒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亞的需要拓寬夏洛滕堡路(即今天的六月十七大街),於是將勝利紀念柱移至大星角廣場。這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紀念柱了。

旅行,終有要回家的時候。傍晚,從柏林機場飛到伊斯坦堡機場轉機,第二天,回家了。轉機的伊期坦堡機場,現在已經應該是「舊機場」了,因為今年再赴歐旅遊時,已經有了一座大而新的伊坦堡機場。

(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