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臉書書寫 302 《 與同學電郵轉貼 》
2015/12/30 03:02:57瀏覽410|回應3|推薦18
Ⅰ與同學電郵轉貼



1 各位學長、同學:

我今天收到林正弘老師的電郵,得知他正在接受攝護腺癌放射治療,每星期做五
次,共須三十九次,現已做了三十六次,年底療程將結束。我聽了這消息甚 為震
驚,所以告知各位一聲。也希望你們轉告其他可能關懷林老師的朋友。

張復


2 各位:

十一月初我在台灣哲學會年會上見到過林先生,他的外表、心情、精神都一如往常。

早在夏天,他已經診斷出攝護腺癌第二期。據他說,前面的醫師給他開的攝護腺肥大藥物,會掩蓋 癌症 的檢查結果(即所謂的PSA數值),但那位醫師不僅沒有積極定期驗血檢查PSA數值,也沒有注意到該藥物會妨礙癌症 的診斷。總之,是醫師耽誤了治療。我的瞭解是目前他的情況尚好,我也都祝福他的放射治療有效果。

大家年紀都大了,請多保重。我自己會找一些探討生死的書來讀,也是因為生命的奧秘逼在眼前, 多少 做一點準備。

永祥敬上

3 有看到莫大最新的臉書文嗎?我雖是標準的那種“已讀不囘”類, 但這篇《臨老面臨送終問題 》確實心有慼慼,還沒看過的進來看看吧:臨老面臨送終問題

企平上

4 Lucia Popp - Strauss Vier Letzte Lieder - Beim Schlafengehen

李查史特勞斯在去世的前一年寫了「最後四首歌」。上面是其中的一首。在裡面我聽到的聲音似乎是,領悟到必須放手歸去的那種突然而來的釋然 的感 覺。
我記得有一位女詩人在一首詩裡寫她對臨終前的父親說,小時候,你對我說,放開,放開,這樣妳就能成功地浮在水上。現在我也告訴你,放開, 放 開,好好走吧。

張復

溫順的走
You have grown wings of pain, 你已經長了痛苦之翅﹐
and flap around the bed like a wounded gull 在床上亂拍如受傷的海鷗﹐
calling for water, calling for tea, for grapes 喊著要水﹐要茶﹐要葡萄──
whose skins you cannot penetrate. 它的皮你剝不開。
Remember when you taught me 記得你當年教我
how to swim? Let go, you said, 怎麼游泳?放鬆﹐你說﹐
the lake will hold you up. 湖水會把你浮起。
I long to say, Father let go 我想說﹐爸爸放鬆﹐
and death will hold you up. 死亡會把你扶起。
Outside the fall goes on without us. 戶外,秋自顧進行著。
How easily the leaves give in, 樹葉多麼輕易就鬆手﹐
I hear them on the last breath of wind, 我聽到它們隨著風的最後一口氣﹐
passing this disappearing place. 經過這逐漸消逝之處。


5 錢永祥 推薦的兩本書
呵呵,再向各位推薦一本積極的老人書:Lynne Segal, Out of Time: The Pleasures and Perils of Ageing
這位作者是左翼女性主義者,特別注意到了女性變老過程中承受的剝奪。
永祥敬上


6 依佛家說法,總因有我執在,才出現總總苦,所以說自己失智了,還做給人家看,豈不苦中更苦!
義正敬上



7 最近幾次向朋友推薦這本書:
Being Mortal: Medicine and What Matters in the End, by Atul Gawanda
台灣與大陸各有一個中譯本。台灣的譯本是:
凝視死亡:一位外科醫師對衰老與死亡的思索 (天下文化出版)
書裡並沒有太多大道理,就是一個常見識衰老與死亡的醫師的反思。結尾處提到送父親的骨灰回印度,感覺有點添足了。
永祥敬上


8 永祥


友人在臉書上貼的,借來共享:


"Death is only half the story. The other half is life, how to navigate in these slippery waters, how to keep the humbling knowledge of our end in sight. How we all seem to blow it one way or another, but how important it is to admit our mistakes, not turn our back on anything. It’s in the details of what we have done that we can find our liberation. Yet how easily we forget and move away from the heat and honesty of our moments. We need our stories to remind us and to mirror our reality. And we need our writers to record them.

"Hemingway wrote Death in the Afternoon about bullfighting in Spain. He writes in the introduction that he wanted to study death. That every writer needs to know about it."







Ⅱ 引用文章阿茲海默症 Still Alice內文寫道知識愈高,還是讀書用腦愈多,失智的速度愈快,這點很有意思,因一直有點疑惑於影響並鑄創廿世紀思潮的存在主義哲學家沙特於七十出頭失智,靠喚醒女性主義自覺的作家西蒙布娃照料度過晚年,若是如電影中所述雖與我們慣常要求老人多從事用腦力活動,以維持智力,如打麻將等相悖,但一見有此推論,也能居之不疑地接受下來,很當然地


雖不可能去看電影,但其中感人之一節,就個人言,認為何必呢!認為為時己到了不堪的地歩,又何需在已失智後還勉強維持以前的行為及模樣,自己都不知道還做樣子給人看,實在多此一舉了吧!都走過頭了,還保留假相 幹嘛。我們身心好時,好名好 財好色,努力打拚,做給人看,是因為自己在意。人家稱許,造成自己歡喜,這是重點,當然這些都是生之泉源。樣樣好強時固然極力呈現好及傲人之一面方,但到了失智,一切無可挽回時,那些虛飾及假相於己就不相干了,若還努力呈現好及正常之一面,甚至事先刻意處心積慮地去安排,那豈非太牽強了,自己都無從在乎的事物,何須還去保留及追逐。若都己經不清楚自己,不認識自己了,蝦米都無從在意了,那做給人看有意義嗎?自己不知道也不相干,別人如何看 待對自己有何意義。進一歩說,人若到了要死了還管他什麼生時的裝扮及要求─--偶這是批評編劇者的觀念或想頭,非影評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yumo&aid=41064712

 回應文章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31 11:29

我比較相信用腦越多,失智的速度越慢,Still Alice 的情形是特例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iyumo) 於 2015-12-31 21:46 回覆:
也這樣認為,明顯地在週遭的現實裡比較出這種現象

北斗
感莫大語
2015/12/30 09:16
依佛家說法,總因有我執在,才出現總總苦,所以說自己失智了,還做給人家看,豈不苦中更苦!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30 03:23
祝福闔府新年健康如意!生之尊嚴,與死之尊嚴,頗難奢望同時獲得,知足就是!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iyumo) 於 2015-12-30 03:53 回覆:
足痛自己似找著理由,更加放肆地不肯做工寫作,哈哈,懶於肚心絞腦汁,所以在無聊情形下就亘以天天FB轉貼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