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專題文章】祖父母不能承受之重? 台灣隔代教養問題探討
2020/11/02 14:04:31瀏覽741|回應0|推薦0

祖父母不能承受之重?台灣隔代教養問題探討

(文字整理/編輯室 呂學智)

在南部鄉間,有一位堅強的阿嬤,年輕時以單親媽媽的角色,一人承擔起撫養三個孩子的責任。孩子長大之後,到了本該退休的年紀,卻又獨力接手撫養一對雙胞胎孫子,這是多麼困難的决定?

這是環宇基金會輔導的個案,阿嬤因捨不得孫子被雙親冷落、疏於照顧,忍痛與自己的孩子對簿公堂,勇敢的阿嬤沒有絲毫猶豫,爭取到監護權,一肩扛起了兩個小男孩的養育之責。

同樣也是基金會個案的小影,在越南籍媽媽拿到台灣身分證之後,就將剛出生幾個月的他,丟給了爸爸;而同樣不負責任的爸爸,在敗光家產之後,無情地拋棄小影,他的爸媽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消失在他的生命中,只剩下70多歲的阿公阿嬤,與他相依為命……

養完孩子還要養孫子,祖父母SOS

隔代教養不但面臨體力和經濟的考驗,還存在著許多隱憂,在父母缺席的成長歲月中,幸虧有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不離不棄,才讓許多孩子仍舊能在親情的澆灌下,平安長大。

只是含飴弄孫,原本是求之不得的福氣,但對有些祖父母來說,照顧孫子女,卻也成了他們一生中「無法卸下的重擔」。

透過隔代教養,固然許多長者藉以重新感受生命成長的喜悅,重拾人生的方向,但我們也必須正視隔代教養可能衍生的問題,才能給我們下一代,更健全及有保障的教養環境。

隔代教養家庭日漸增加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發現,2018年國內祖孫家庭(隔代教養家庭)共有114,337戶,較10年前88,9-65戶增加25,372戶,增幅28.5%;但若與20年前62, 786戶相比,則增51,551戶,上升比率高達82%,將近一倍之多。

(: 「祖孫家庭」:按行政院主計總處家庭組織型態之類別,指該戶成員為祖父母輩及至少一位未婚孫子女輩,且第二代直系親屬(父母輩)不為戶內人口,但可能含有同住之第二代非直系親屬。)

 

圖:台灣「祖孫家庭」歷年趨勢(1998-2018年) /資料:行政院主計總處

 

早期隔代教養的成因,大多是父母雙亡、離婚,或因托育需求所產生。現今的成因越趨複雜化,涉及層面也越廣,例如現代雙薪小家庭的比例增加,許多父母忙於工作無暇照顧孩子,不得不委託祖父母照顧。

此外,離婚率增高,單親家庭父母獨自照料孩子不易,因此需要祖父母協助。以及,未婚懷孕、遺棄、父母身心障礙、低收入戶,或因父母在海外工作……等,皆為今日隔代教養常見的原因。

衛福部分析,第一名是孩子的父母因為入獄、失業、重病等因素無法扶養;第二名是離婚、單親或再婚,兩者合占47.74%;第三名則是因為在外地工作,占17.49%;而根本不想養及偶爾探望的高達18.27%

在冰冷的數字之外,隔代教養是否突顯或衍生什麼樣的社會問題,值得探討。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阿公嬤的年齡都偏高、健康不佳又無法就業,使得這類家庭,不僅教養力不從心,且經常是貧困家庭,使得脫貧更加不容易。

隔代教養有哪些類型?

形成隔代教養的原因有很多種,不同類型的隔代教養家庭所面對的狀況也不盡相同。在這些情形下,爸媽通常會將小孩託付他人照顧,許多會以祖父母為最優先的考慮。

一、全日與部份時間

(1) 部份時間隔代教養:父母在上班時段,將小孩托給祖父母照顧,等到下了班再接手照顧,這種形式在雙薪家庭中最常見。

(2) 全時間隔代教養:父母本身因個人因素而沒能力照顧孩子,或因弱勢家庭之故,由祖父母負擔起教養的全部責任。

二、主動與被動

第一種情況,僅在部份時間請祖父母照顧子女的雙薪家庭,是屬於主動、有選擇權地,將孩子託付給祖父母。

第二種情況,因情況不得已或弱勢因素,必須將孩子託付給祖父母,則屬於被動、沒有選擇權。當隔代教養家庭屬於被動與沒有選擇權之類,是極需社福單位介入與協助,才有辦法解決其困難的。

教養可能出現的問題

老師在接任新班級時,總會發現一些學生的家庭聯絡簿從未簽名,或是久久才一次簽完。從經驗得知,這可能是來自隔代或單親家庭,一般祖孫教養家庭的孩子,通常會出現類似的情況,其影響如下:

一、學習表現落後:隔代教養的孩子在偏遠地區日益增加,學童在學業和品行方面的表現,讓老師較感憂心;其次,在同儕關係、情緒管理和自信心上的評量指標,也都比一般學生落後。

二、情感表達較弱:祖父母通常不擅長表達情感,慣用命令、指責的語氣與孩童交談,話題以生理需求、學業為主,較少涉及內心層面。孩童較難感受到祖父母的愛與用心,容易造成衝突和抗拒。

三、過度驕寵憐愛:祖父母較容易因憐愛、寬容而寵壞孩子,特別是因不得已的情況而照顧孩童時,祖父母失落、沮喪的情緒,會使孩子更難與其他人發展信任關係,難以建立自尊及自信心。

四、生活管教鬆散:祖父母年紀較大,無法協助孩童課業,或為生計忙碌等,易採取放任或鬆散的管教方式,以致影響孩童學習適應與學業成就,導致人際關係較差,成為被拒絕排斥的對象。

五、經濟問題堪憂:經濟問題是最嚴峻的挑戰,祖父母通常年邁無法工作,不僅不能靠子女來奉養自己,還要負起養育孫子女的費用,造成沉重的負荷。加上本身體力健康的考量,導致教養品質令人憂慮。

如何幫助隔代教養學生

一、鼓勵老師增進親師溝通

很多學校老師會將責任切割得很清楚,認為他們的主要工作在教學,學生的家庭問題,並非學校老師的責任。因此鼓勵教師,若能與家長保持聯繫,不但可以幫助祖父母了解孩童在校學習情形,並提醒他們關注孩童,則可將家庭不利因素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

二、掌握學童的生活狀況

隔代教養學童容易產生自卑的心理,導致在生活和學習上遭遇不同的瓶頸,教師應在他們的生活及學習上,提供關注及協助。若發現問題,也可以透過學校社工師,尋求解決或通報轉介。

三、辦理親職教育活動

通過辦理親職教育或親子活動,這是簡單有效的方法,邀請祖父母參與孩子的教養,教育有關隔代教養的困境與因應方法,提供學生偏差行為的輔導技巧,以及通過親子活動增進彼此的關係。

四、強化父母效能

在隔代教養的過程中,倘若父母親仍在,則應教育父母親,父母的愛仍是他人無法取代的,應對孩子多加留意關心、抽空陪孩子、參與孩子活動、和祖父母溝通好管教子女的方法,並與老師保持良好而且密切的聯繫。

五、尋找社會福利協助

隔代教養家庭多半處於經濟之苦,礙於情面及資訊缺乏,祖父母不願也不懂得求助,使得他們成為弱勢中的弱勢。當前社會政策也沒有針對他們提供專屬的津貼或服務,只好通過社福團體協助,以減輕教養的負擔。

結論:養兒防老不可及正視隔代教養問題

在幾次的社區家訪中,聽到祖孫家庭祖父母的共同心聲:「以前是養兒子,現在要養兒子的兒子」,養兒防老似乎變成了空想,根本是遙不可及,本是含飴弄孫之樂,卻轉變成了沉重的負擔!

長期以來,單親家庭因為數量多、可見度高,經常成為關注焦點;殊不知,其實許多單親家庭背後,經常有隔代教養的議題。當家庭解組,父母之一方忙於工作;或是當父母無力、缺席、不願意照顧子女時,祖父母就必須接棒照顧,處境特別辛苦。

 隔代教養是不得已的選擇,增進隔代之間的溝通與相互扶持,是孩童成長的關鍵因素,引導孩童讓孩子知道這樣安排的原因及父母的心情,相信孩子必能更體諒也願為自己多負一點責任,而不再只是自怨自艾、悲觀地生活!

 由趨勢來看,隔代教養家庭已是社會現象之一,官方及社會大眾必須正視此議題,共同關心並研擬最佳因應的處理模式,若能建立起社區支援網絡以及相應的扶助系統,則對社會整體功能的運作與發展,絕對具有正面的效果。

 

【參考資料】

1. 行政院/2019/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報告

2. 衛福部/2018/高風險通報系統中的隔代教養樣貌

3. 許政榆/2018/隔代教養20年倍增!水蜜桃阿嬤孫子越養越多

4. 黃天如/2017/ 15年來增21.6%,近8成祖母、外祖母挑重擔

5. 莊麗玉/2006/隔代教養問題的探討/網路社會學通訊期刊

6. 王舒芸/2005/隔代教養家庭生活需求及福利服務研究調查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cef2016&aid=15221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