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猶他州的熊溪候鳥保留區
2015/10/01 06:00:49瀏覽1517|回應1|推薦139

上圖是會閃爍亮麗彩色的白面朱鷺(White-faced Ibis)。下圖裡兩隻西方鸊鷉(Western Grebe)媽媽背着幼鳥驚慌莫名地向右疾游,後面兩個寶寶則齊頭向左張望,其中玄機後文再揭曉。

 

 

 

文  /  攝影 :陳華瑛

 

今年六月底我夫婦第六度拜訪黄石公園,行程是先飛到鹽湖城再租車趴趴走。聽説大鹽湖一帶有不少候鳥,就決定順便來個觀鳥遊。印象裡猶他州除了那座鹹死人的大湖外,觸目皆是光秃秃的沙漠,怎麽可能受到衆鳥的青睞呢?可網上都繪聲繪影的,我們就姑且一探究竟。

 

 

一下機就被撲面而來的熱氣嚇退三尺,原來正趕上熱浪襲擊該州。我們被迫在接近攝氏40度的高温下,來到伸入大鹽湖的羚羊島(Antelope Island, Utah)賞鳥,只見炙陽下大鹽湖是一片耀眼的銀藍,岸旁白花花的也不知是白沙還是白鹽,若非還有幾抹春天留下來的綠意,整片大地像個曝光過度的相片(上圖)。

 

 

烈日下只有幾小撮小鳥現身,因距離太遠我的小相機力有未逮,無法顯示上圖中的黑頸鸊鷉(Black-necked Grebe or eared Grebe)的美麗。下圖是一種海鷗( Franklin’s Gull),稀奇的是頭上好像罩着一方黑面巾,一副歹徒準備作案的裝扮。

 

 

來到羚羊島的訪客中心,還未進門,就見到有衆多燕子(swallow)在廊簷下飛來飛去。抬頭一看,上方粘貼着一坨坨的黏土燕巢,裡頭各自擠了不少雛鳥。鳥爸媽忙着覓食餵食,「咻」地飛出去又「咻」地飛回來。雛鳥一見有食物來就吱吱喳喳地張着黃口(真的是很黄,見下圖綠色箭頭所指)搶吃,不然就閉眼合嘴的入睡樣。我這才注意到牠們的嘴巴真大,好像比爸媽的都大,是全身最顯赫的部位。嘴内鮮黄耀目,而且會發出催命似的吱吱喳喳,無時不在提醒鳥爸鳥媽趕緊往牠那張大口裡送東西。可憐的爸媽爲填塞這些無底洞疲於奔命,可雛鳥們似乎還是撇着嘴很不爽的模樣。

 

 

訪客中心裡的義工説: 現時羚羊島的候鳥不多了,倒是北邊50哩處的熊溪候鳥保留區的還有不少。我倆匆匆趕到那兒的資訊中心,被告知若繼續往大鹽湖方向西行,路底有個自己開車觀鳥的12哩土路(12 miles Auto Tour Route) 。這陣子西方鸊鷉才孵了蛋,運氣好的話可以看到媽媽背著幼鳥…,哇!鳥媽媽背寶寶的畫面嚮往已久,只在網上見過,今日有緣親睹嗎?

我倆風塵僕僕地開到土路的前端,下車察看佈告牌上的資訊。不知是不是時值週一之故,或是熱氣太嚇人,整個停車場空蕩蕩,除了我倆就只有另一輛小貨車泊在一旁。忽地兩隻西方鸊鷉媽媽背著幼鳥從溪左疾速游來(文首第二圖),像是趕來歡迎我們似的,可她們顯得非常焦躁不安,其中一隻背上的兩個幼雛則齊頭向左張望,彷彿後有追兵。我沒料到好運來得這麽快,七手八腳地抓出相機捕捉這個活動目標,還沒按幾次快門,鳥兒就掠過我們向右游去。稍頃只見左側有位男子划著皮艇過來,方恍然大悟兩個倉惶走避的鸊鷉媽媽就是爲閃躲他。此人快手快腳地在小貨車岸邊收起皮艇、登車揚長而去。

此時兩個鸊鷉媽媽才又背著寳寶往回游去,沒入左側的水草中。先生靈光一閃,猜測該男士肯定是私闖禁地非法划船,嚇壞了鳥兒。無怪他形色不定、來去匆匆。這嚇鳥的行動實不足爲法,雖然我竟因此受惠,一償親睹鳥媽背兒的宿願。

 

 

 

我們在土石路上顛顚簸簸地匍匐前行,瞥見鳥蹤就停車眺望觀察,當時頭頂上的烈日熱情似火,感覺自己快融化了。幸好極目風光如畫,藍天白雲波光瀲艷,眼睛彷彿在吃霜淇淋,也就不覺得日頭有多麽毒辣了。

後來又有機會看到背著寶寶的西方鸊鷉,不過都只有一個寶寶的(下圖)。這水鳥跟鴨鵝很不一樣,後兩者一生就是一串串,我還看過帶著12個寶寶的鴨媽媽。而這些鸊鷉似乎採用精英政策,每次只孵一兩個蛋?

 

 

 

 

鸊鷉長像別有特色,正面看起來有若理了個四方小平頭。其眼睛顏色朱紅醒目,還有一縷紅絲線似的東西連結眼角與嘴角(上圖)。  牠們還有個最讓人矚目的特點:求偶時會雙雙在水上起舞,妙曼纒绵。

.

.

.

一對加拿大雁鵝爸媽一前一後的爲七個寶寶護航,不知兩個爸媽是誰在前誰在後?

 

 

上圖的紅胸反嘴鷸(American  Avocet )在淺水中踩踏覓食的姿態輕巧伶俐,有若芭蕾舞孃。我尤其喜歡右下角那張,離岸不遠的水草倒映在水裡,好像水仙子漫步在一片綠玉的夢幻裡。左下角顯示的是一隻鳥兒在觀看困在淺水的鯉魚。

下圖裡的鳥是黑頸高蹺鴴(black-necked Stilts),有種描眉畫目的慎重其事,身輕如燕兩腿修長,閒步起來一派娉婷裊娜,也是個優雅的舞者。

 

 

上圖爲黃頭黑鸝 (Yellow-headed Black Bird)

 

 

 

鵜鶘鳥成群結隊、聲勢浩大。上圖前景則是兩隻大藍鷺(White Pelicans and Great Blue Herons)

 

 

熊溪來自北猶他州的高山融雪,一路潺潺往南奔向大鹽湖。它在注入湖水之前,流速減緩又碰上低地,形成了這處沼澤,因而嘉惠到無數候鳥。然而這塊濕地並非全是自然的産物,它牽涉相當程度的人爲的監管。原因是爲了提供衆多候鳥一個可靠的棲息地,當地居民與聨邦政府攜手於1928年在此正式成立一個保留區。之後又建設了幾條水道與閘口,策略性的控制水流與水量,以確保在關鍵時段不致因亁季而斷水。不過在最亁熱的夏天仍時有供水的困難,原因之一是此時附近的農業用水的需求量也節節升高。

另外,此地還有個鯉魚泛濫的問題。鯉魚是外來的物種,繁殖力超强,已經影響到水質。管理當局選擇在盛夏策略性的讓部分沼澤亁淺,乾死鯉魚,並順便提供禿鷹海鷗等享用大餐的機會… 雖説如此,當我們看到成群的肥碩鯉魚在泥漿裡翻騰掙扎、張著大口喘氣時,還是心有不忍。

管理這大片的溼地顯然不是易事。根據資訊,有一種外來的水草在此蔓延成災,對當地動物不利。因此這條觀鳥車道在八月中要關閉幾天,以便噴撒除草劑。類似的種種雜務與意外問題層出不窮,幸好有許多義工經年累月地投入修護工作,以確保這塊溼地維持健康的生態環境。

 

 

 

最後要介紹是文首圖片(以及上兩張)裡的白面朱鷺(White-faced Ibis奇怪的是牠們的臉並不「白」呀!不懂爲何以白色稱呼?)。第一眼看到這個火雞大小的鳥時,牠們正在陰影裡,顯得一團烏漆麻黑的,毫不起色。不料一俟牠們走入陽光,立即從醜小鴨兌變成天鵝,艷光四射。這處保留區是白面朱鷺在北美最大的棲息地,也是牠們孵育下一代的重地。看到這麽多美麗的朱鷺在面前晃悠漫步,讓你由衷感謝溼地背後的衆多關注與努力。

春秋兩季是遷移季節,有成千上萬的候鳥在此過境。至於這兒的冬季雖然會冰雪交加,還是比更北的加拿大或阿拉斯加温暖得多,因此也會有不少寒帶鳥類來此避冬。初夏時段則看到剛孵出的鶵鳥的機會大很多。熊溪保留區的英文與地址爲:Bear River Migratory Bird Refuge (2155 West Forest Street, Brigham City, UT),有興趣的人請參考其官方網站:

http://www.fws.gov/refuge/bear_river_migratory_bird_refuge/

.

.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31773783

 回應文章

天涯孤鴻 ··· 訪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鳥族
2015/10/17 21:56

人類和鳥類的寶寶一樣,都是個無底洞!大笑

感謝精彩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