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訪洛磯山脈(三):班芙與賈斯伯公園的小星星
2015/04/01 07:22:15瀏覽1534|回應3|推薦167

班芙鎮裡的弓河(Bow River,Banff)

 

 

文   /   攝影:陳華瑛

 

一連幾日長途登山,在連綿山岳串串碧水中跋涉轉悠,有點疲累,需要一些輕鬆的調劑。所幸班芙與賈斯伯公園有不少老少咸宜的景點,我姑且把它們稱做洛磯山脈的小星星。

 

 

首先,班芙鎮(上圖)就是個可以倘佯的好地方。這個觀光小鎮精緻小巧,被高山、溪流、綠林環繞,無處不賞心悦目。班芙温泉酒店(Banff  Springs Hotel)一旁的弓河、弓瀑喘喘奔騰、碧綠晶瑩。没看到什麽魚,卻有不少漁夫。也許漁翁之意不在魚,光是浸身在這片山水之間就够讓人沉静自在。下圖那位漁人身材修長、金髪披肩,似男若女。我們有的説是女的,有的認為是男的,互相堅持不下。其中一位比較機靈,開口問他釣到魚了嗎?他一出聲回答,謎底揭曉,是位男士。

 

 

 

 

上圖滔滔白浪即為弓瀑(Bow Falls,Banff),1954年的西部片「大江東去」中瑪麗蓮夢露與激流搏闘的場景即在此拍攝。

此外,附近幾公里處另有個硫磺山,設有纜車(下圖)帶你登頂一覽眾山小,半途中可清晰俯瞰班芙温泉酒店,其後方即弓瀑(下下圖中的紅圈圈)。硫磺山頂高處不勝寒,前兩日飄的一場雪還流連不去,木板步道走起來如履薄冰。

 

 

 

 

下面是班芙鎮入口處的朱砂湖(Vermillion Lakes, Banff),那座陡斜如滑滑梯的藍道山(Mount Rundle)披着雪衣,這是我第一遭見到。

 

 

 

 

湖中還有些鴨子尚未南移,讓人驚訝的是其中混夾着一隻加拿大雁鵝(上圖中者)。我們不禁臆測連連,無究竟發生了什麽事讓牠成了失群的雁,牠能够一直跟着這群鴨子嗎?看來鴨子並不介意這個異族,不過我還是希望牠最後能找回自己的雁群。

這又讓我想起另個失群者。前日我們一早摸黑開車去歐哈拉湖的停車場,突然看到警車擋在快車道閃着警燈,減速慢行經過時,大夥兒都不禁「啊」地驚叫一聲,原來是隻受傷的狼卧靠着中間分隔牆墩邊。肯定是被車子撞了,顯然傷得不輕、動彈不得,只双眼圓睁。警察也不敢靠近。我們的心全為牠揪着,唉!一個人類文明的犧牲品。下午回頭時,已不見狼踪…

 

 

 

 

 

 

 

上面是鎮外的將斯頓峽谷(Johnston Canyon),曲徑深幽,溪水涓涓,瀑布串串。峽谷門口有變色的白楊樹,可惜此時烏雲慘霧轉換成風狂雨驟,我們不得不逃命似的離開。

我們的落腳處仍然是班芙公園東南入口之前的肯摩小鎮(Canmore),離班芙鎮只20分鐘的車程,因後者住宿昂貴擁擠叫人退避三舍,價廉物美的前者成了最佳取代。近年來肯摩旅館、渡假屋林立。我們入住的是一個有3卧 + 2.5浴的公寓,廚房廚具、客廳陽台一應俱全。閒時逛了一下附近,觸目皆是類似的渡假公寓,可街道空蕩蕩的,家家大門深鎖,會不會是開發過度了?

肯摩鎮郊外有顆晶瑩明亮的小珍珠:格拉絲温泉湖 (Grassi Lakes, Canmore下圖),此時秋華正茂。

 

 

 

在班芙一帶盡興一周後,踏上冰原大道(Icefield  Parkway)北行。很快就遇到弓湖(Bow Lake 上圖),湖側有個滑梯似的斜坡,成了它的商標。弓湖水源來自附近山頭的弓冰河(Bow Glacier)。湖水接着注入弓河,一路浩浩蕩蕩奔向班芙鎮。

 

 

 

 

 

 

接下來碰到沛托湖(Peyto Lake上三圖),它有個奇特的外形,像是三爪獸腳。前幾天的那塲暴風雪在此肆虐不淺,滿目厚實的積雪、步道難行。沛托湖是典型的冰河湖,水中因含岩石粉粒而呈青綠色。冰河威力無窮,其中往往夾帶大大小小的岩石塊,長期受冰的擠壓而粉碎。在此我們六人行有個難得的機會來個團體照。

终於到了哥倫比亞冰原冰河探索中心(Columbia Icefield Glacier Discovery Centre)。因多次搭乘過特製巴士登上從冰原延伸出來的阿沙巴斯卡冰河(Athabasca Glacier下圖的紅圈圈),這回選擇在下方閒逛遥觀。這巨無霸巴士遠觀像隻小毛毛蟲,緩緩在鬆動的砂土或堅硬的冰川上吃力地爬行。冰原因温度特嚴寒,常常把周遭的大氣層攪和的陰風慘霧的,難得有晴空賞臉。

 

 

 

 

這些年來冰河在節節後退,融化的薄冰、冰泥與冰水潺潺流淌成若干小冰溪。有年輕人亁脆用兩腳走上冰河(下面右上圖),省了車票錢,也不必浪费時間排隊等車。20年前這兒放眼全是厚冰,先生與一些遊客四處瞎逛,來到一個深邃的冰缝旁,大夥兒輪流站到縫邊往下探視。排在先生後面的是個高大黑人,没留神竟然滑下去,幸虧他孔武有力,即時用兩臂撑住冰缝兩側,先生與另位男士費盡吃奶的力才把他拉上來。根據資訊這兒摔死過幾個人,因此園方大力宣導不要冒險自行上冰河。

 

 

 

冰原附近有大大小小的湖泊,其中一座多彩亮麗、隔着冰原大道與巴士站對望 (上圖)。

 

 

 

 

過了冰原後有個叫美人溪(Beauty Creek 上三圖)的景點值得逗留,溪水顏色富麗。上上圖中的遠山有類似班芙鎮藍道山那樣的滑溜板似的斜坡。下圖道旁雪花似的東西是一種不知名野花在凋零前變成了白髪婆婆的模樣。

 

 

接下來是阿沙巴斯卡瀑布(Athabasca Falls)(下圖),飛瀑怒潮,山岩彩麗。

 

 

 

快到北端的賈斯伯小鎮(Jasper)了,之前有我企盼甚久的天使冰河與冰潟湖(Angel Glacier & Kettle Lake)。不想四年前讓人驚艷的景點竟然有了災難性的大變化。災難發生在2012 年8月中,隱藏山頂後方的幽靈冰河(Ghost Glacier)突然大冰崩,大量巨形冰塊跌落下方的卡維爾湖,引起海嘯效應,摧毁了低地步道和停車場。不幸中的大幸是冰崩發在夜黑風高之時,並無旅客在那兒逗留,否則後果不堪想像。

事過兩年多了,被毁壞的步道仍未修復,我們無法接近湖水與浮冰,只能遠觀,世事無常讓人不由沮喪。據説大冰崩的前日有些小冰崩,有遊客拍攝到其中一個現場畫面:幽靈冰河小冰崩。四年前我有機會親近眾浮冰,拍了不少特寫,有興趣者請點閲拙作 -- 四訪落磯山脈(四):水與冰、與登山健走小撇步

 

 

 

當晚我們在賈斯伯打尖,次晨信步在旅社附近轉悠,不期然與黑嘴喜鵲(Black-billed Magpie下面左上圖)重逢,再度欣賞到那藍綠與雪白分明的羽色。之後又碰到兩隻未曾見過的鳥在巷口糾纒不休,足足有10分鐘之久,完全不顧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兩個旁觀者。無法判斷他倆是在打情罵俏呢?還是爭風吃醋?有時這兩種行為很難分辨。返家後查資訊,得知是一種啄木鳥,叫北撲翅鴷(Northern Flicker)羽色圖案繁複。從照片看來是兩隻公鳥,理由是下巴都斜抹着一撇紅。因此我大膽假設我們目睹的是一場精彩的敵手對招。

 

.

.

.

.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wayu&aid=21887934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五訪
2015/04/25 18:00

久享盛名的洛磯山脈,

能讓格主五次造訪,

和我五遊杭州西湖異曲同工。


Chen Mimi(hwayu) 於 2015-04-27 13:53 回覆:
我杭州西湖只去過一次,比起洛磯山脈的原始雄渾,西湖精緻多了,人潮似乎也多多了。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天使冰河
2015/04/21 01:33

謝謝您的報導, 才知道我在冰河大崩塌之前兩天, 幸得以親近!

當時有點想往湖畔的冰探視, 看到警告標示作罷!

卻是在湖裡玩夠了小冰山!

Image result for angel glacier




Chen Mimi(hwayu) 於 2015-04-21 06:26 回覆:
謝謝分享這麽美麗的全景照。你很幸運不但欣赏到美景,還逃過一劫。我以前從没想到這裡會隠藏這麽大的危機。正好在網上看到有人攀登湖上方的山(Mount Edith Cavell)的東側屋脊(相機顯然是掛在頭頂上),很刺激嚇人:


天涯孤鴻 ·· 橙子黃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山頭雪
2015/04/06 21:53

喜歡學姐放的每一首歌和音樂愛你喲!

氣勢磅礴的風景,最能壯闊一個人的胸懷

Chen Mimi(hwayu) 於 2015-04-08 08:38 回覆:

的確,大姐Chen Mimi選的音樂讓人回味無窮。
而美麗的大自然讓人忘了俗世的繁瑣,是最好的解憂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