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村上春樹錯失諾貝爾,是因愛蒐集內褲?
2015/10/09 13:43:53瀏覽2140|回應0|推薦22


「喜歡蒐集內褲的村上春樹,怎麼可能得獎嘛?那個白俄羅斯的女記
者,可是冒著電話被監聽、遭政治法庭清算、被政府迫害的風險,勇
敢揭發車諾比真相,『小確幸』作家村上,壓根不符合諾貝文學獎評
審的口味。」

果如我預期,村上春樹今年又槓龜,和諾貝爾文學獎擦身而過,輸給
在台毫無知名度、以報導文學記錄俄軍出兵阿富汗、車諾比等歷史事
件的白俄女記者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

村上春樹到底會不會繼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之後,成為第三個日本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不只是近年來的日本文壇大事,在台灣也是很熱
門的話題。

今年報社記者甚至賭村上會得獎,已預訪村上專家,事先寫好全版報
導,以免晚上七點名單出來,措手不及。

尤其今年名單揭曉前,英國最大賭盤村上列第二熱門人選,僅次於亞
歷塞維奇。相較於後者在台中文著作僅一本「車諾比的悲鳴」,村上
春樹在台翻譯著作已多達40幾本,幾乎本本暢銷,年輕人或多或少都
讀過他的書;沒讀過的,也聞其名。



2007年國中基測甚至還引用村上春樹知名短篇「遇見100%女孩」,連
國中生也對他不陌生。

大家都以為村上春樹年年陪榜,事實上,連他是否入圍候選名單,都
是未知數。因為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事先根本不會公布入圍名單,一
切都只是外界猜測,但委員會也可能流出消息,否則賭盤今年不會預
測神準。

依諾貝爾獎慣例,只會公布50年前的入圍名單,例如1963年,當時才
38歲的三島由紀夫,第一次獲提名,就進入最後6人階段。包括川端
康成、谷崎潤一郎等日本大牌作家,當年也都入圍。

但直到1968年,川端才摘下文學桂冠。當時有人說,日本恐怕要再等
20年才有人獲獎,到時三島已63歲了。沒想到三島才過兩年就切腹自
殺。

這一等,日本直到1994年,才由大江健三郎奪下第二個諾貝爾文學獎
。如今又過了20年,差不多又該頒給日本作家了,村上的呼聲才會這
麼高。

村上春樹的著作,銷售少說幾千萬本,也得不少國內外文學獎,卻從
未得過日本純文學最高榮譽「芥川賞」,也沒當過日本筆會會長,有
別於得獎前的川端、大江。

論文學深度,以「博士熱愛的算式」聞名的小川洋子、「河川三部曲
」聞名的宮本輝,都早就得過芥川賞,尤其大江健三郎最看好的小川
,更有「無名指的標本」等三部著作被法國改拍成電影,是日本當代
國際知名度僅次於村上的作家。

村上春樹當然也寫過嚴肅著作。早期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中
期的「海邊的卡夫卡」、及後期的「1Q84」,除了描述高度消費資本
主義社會的人心虛無,更融合科幻、預言小說,樹立獨特文體;他也
寫過報導文學,「地下鐵事件」採訪奧姆真理教毒氣事件被害者,發
人省思。

不過,和宮本輝、小川洋子,及歷屆諾貝爾獎得主不同的是,深居簡
出、鮮少在公開場合曝光的村上春樹,卻在時尚、婦女雜誌寫了不少
隨筆、雜文,幾乎占了他的著作一半,其中不少由老搭檔安西丸水畫
插畫。

在村上的隨筆當中,讀者才可一窺他喜歡慢跑、愛蒐集黑膠唱片的生
活習性。他也毫不遮掩,呈現出最真實的一面。讀這些文章,反而最
有趣。

1986年出版的「蘭格漢斯島的午後」一書中,有篇短文「小確幸」,
近年來更在台灣引起風潮,成為流行語。



但該文原本指的「小確幸」是什麼呢?多數人恐怕不曉得。

讓我來告訴你吧,他的小確幸是選購、蒐集內褲,是個「內褲控」(
但是男性,不是女性內褲喔)。

村上說,他每次到百貨公司,就會忍不住買5、6條內褲。
看到抽屜塞滿摺疊整齊、捲好的一條條乾淨內褲,就會有微小
但確定的幸福感,他稱為「小確幸」。

1996年,他與安西水丸合著的插畫散文集「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他
在「形形色色的郵購、快樂貓的『吃飯、睡覺、遊戲」手錶」一文中
,又提到了小確幸。

起因是他1991年到美國時,有次看到一張心儀已久的二手唱片,要價
34美元,他雖然買得起,但覺得有點貴,忍住不買。沒想到,過了幾
天,唱片被買走了,讓他感到無比失落,好像愛慕已久的女孩子,有
天突然和不怎麼樣的男人閃電結婚般心痛。

3年後,他在波士頓另一家唱片行,又發現同一張唱片,才2.99美元
,簡直樂翻了,十足的小確幸。

村上因此感嘆,「為了找出生活中個人的小確幸,或多或少需要類似
自我節制的東西」,例如忍耐著做完激烈運動後,喝到冰冰的啤酒,
會閉上眼睛忍不住嘀咕「嗯,對了,就是這個」。「如果沒有小確幸
,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看到這段話,我真是心有戚戚焉!我常逛二手書店與唱片行,不時就
會發現絕版書或CD,若定價比較貴,有時不免縮手,卻因此被買走。
但往往過一陣子,就又看到賣得更便宜的新貨,慶幸還好當初沒買。

村上春樹能否得諾貝爾,對我而言,真的一點也不重要。若諾貝爾評
審,因村上喜歡蒐集內褲,認為他不登大雅之堂,也就算了。

我反而擔心,萬一他得獎了,會不會因此有所顧忌,不再寫這些有趣
、貼近市井小民生活的雜文,不能搞笑陪我入睡,那才是所有村上迷
的最大損失。

畢竟,支持大家好好活下去的,往往不是沉重大道理,而是小確幸。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ung49&aid=32586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