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如煙零稿──往日重回
2006/12/22 15:00:33瀏覽584|回應0|推薦13

如煙零稿

 

一〉     夏季

溽暑的風,搖動了黃褐色的窗帷。但是炎熱卻沒有消散的感覺─他找出寒暑表,啊!果然紅色的水銀柱已經又升起了許多。

不知該做些什麼地,他走過自己一向鍾愛的那張海報畫,他走過他常常憑臨的窗前;喔,這就是假期嗎?為什麼在最近的這段日子裏那樣不安?──為什麼最近在這個自己熟悉的房間裡踱步,竟像是踩著一條陌生而凸兀的道路…。

 

二〉     陽光下

 陽光的七月真亮得扎人的眼,他走在無垠的藍天下—─那天,很靜,簡直是四方都聽不到什麼聲音地──他望著遠天,有一點銀色的飛行體曳著一道細長的白色尾煙劃過,是那樣的緩緩,是那樣的輕輕,他走著,沿著家居附近的長堤,他沿著河畔的青草,走著…

這真是個探訪自然的好日子,他傾聽著野地裏的靜謐,玩索著強烈光綫下的風景。「多綺麗的世界」!他不禁在心底輕呼,啊!一次,又一次地輕呼──終於,他跑了起來,一再地跑那短短的一程──像是嬰兒似的小腿擂在母親心懷裡似的──他,在大地上,他奔跑著,並且常常自娛地跳起……

 

三〉    

只是投身一躍,他就舒展了自己──水是那樣的清冽,那樣地柔和,他突然發現,這時的自己不再是那個焦灼的肉體;他已非往昔的他了。

穿入水心的深處,沒有困惑,沒有徬徨地,他完全遺忘了人世不快和歲月鏤劃的所有斑痕。或者可以說,這時他像是一個回歸母體或返於宇宙始源奧祕的生命。

就這樣他舒展了自己,愉悅了夏季裡他跳躍飛騰的心。就這樣他來回著,在那微微泛藍的碎波裡──呵,那天不僅每一划手都是一池柔的清冽,且每一翻身也都有一個嶄新的方向……

 

四〉     火炬之夜

如果看見一支火炬,由小而大,並且你曾給這火炬以一種象徵──如果那是你親手完成的一支炬,同時,你曾經藉著你握炬的掌心去感覺炬在發光和發熱的某種存在。

或者,你曾和你友圍坐一炬,在熊熊的炬旁。

或者,你曾高執你炬地溫馨在他炬之間──亦即,你及你炬在眾炬之間,而你和他的臉都曾在火炬的燄光下相互看見。

 

如果,炬的火燄漸次微弱、縮小,以致於被替代成一縷滯動的薄煙時……

當眾炬皆已熄成交雜的薄煙和焦黑的碳化物時,在虛空而狼藉的殘餘之間:「你的炬是唯一且是最後的,你在終必闇昧的你炬的漸弱的火光之下……

 

讀完了他友人的這段斷篇,那夜,他啜泣了。但夜仍漆黑,火已熄滅,而天空只搖曳著幾顆微弱的殘星;在晨風的淒清裡,望著天空,他望著漆黑的遠方……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609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