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另一個理性的例子──關於「平井憲夫」其人‧‧‧〈泥土的自我說明〉〉
2011/04/05 23:04:08瀏覽1362|回應4|推薦29

關於理性的例子‧‧‧以核災中被提出的血淚控訴者「平井憲夫」為例‧‧‧──泥人的說明。

這是轉貼自泥土給網友的一篇回應文,他質疑了泥人未能探究「平井憲夫」其人其事的真實性──而泥人卻以另一種理性的形式加以回應──

泥人沒有核能專業,也沒有充分處理日文資料的能力,我不可能用第一手的資料來判斷那份由日本傳來的關於「平井憲夫」血淚控訴的資料‧‧‧似乎我就沒有了發言權‧‧‧然而,我們怎能不關心對於我們可能影響重大的核能工程問題呢?

以下的回應文,是主張理性的泥人,對於「平井憲夫」其人的態度‧‧‧泥人認為也是自己能夠提出的一種理性的態度‧‧‧

,,,,,,,,,,,,,,,,,,,,,,,,,,,,,,,,,,,,,,,,,,,,,,,,,,,,,,,,,,,,,,,,,,,,,,,,,,,,,,,,,

我已在您那兒的回應強調了信任的問題,大家都見到日人在這次事件中的表現,確實讓人不能不懷疑──

是否太荒唐了,想想當年珍珠港事變他偷襲美國時,不少人笑美國的反應遲鈍‧‧‧這次她自己也不怎麼迅速‧‧‧我認為人沒有那麼完美,「人定勝天」是鼓勵,不可以作為目標‧‧‧

至於您提到哀悼時不能配合理性,我想很難說清楚,只是那樣怕會吃虧,尤其對於我們這樣一個弱者而言,西方有言「魔鬼躲在細節裡」,倘如您所說,怕我們更無法面對各種細節裡的魔鬼了‧‧‧

最後,承您客氣,稱許我的台灣史研究;現在不瞞您說,我對於平井憲夫的存在不是那麼在意,因為顯然看那些災難中日本人乖順漠然的樣子,他們似乎也不會關心有無平先生其人,我何必越俎代庖呢‧‧‧

不過由於我對於台灣人關心,我不知您是否讀過我研究偉大的八田與一與他的偉大建物的真相‧‧‧我要告訴您,我對於日本的印象來自對於嘉南大圳的研究‧‧‧

我無法忍受這位偉大的東京大學的大人物在台灣建立那樣的工程──

1919年,決定在日本地質專家認為土沙有崩潰可能的地帶築大圳。

1922年開工半年發生隧道崩坍事件,五十人死亡;他責怪工頭,挖出油來,幾天怎麼不報告我!──顯然那位偉大的工程設計與監造者,沒有給工人職前訓練。

1923年,台灣總督府為了安全請來美國專家,調查勘驗兩個月,他認為丟臉,以日本人的面子緣故,向美國專家抗議爭辯,美國專家的意見,不被接受,‧‧‧

1930年6月,完工通水,八田得到高升;十二月連續兩個地震,震度三點五級,烏山頭水庫在同一部位,崩壞多處‧‧‧

1936年,發現水庫淤積問題,淤積已達十分之一。

1946年,要修建大圳時,發現幹支線圳底九成竟是偷工的,沒有做內面工程,每年漏水達總供水量的百分之四十‧‧‧

其他不及備載‧‧‧

因此,我不太理會平先生其人其事,究竟如何‧‧‧我想當年八田與一的真相如彼,今天日本核能工程的真相,即使比八田進步了許多、許多,但是泥人不能相信完全改觀‧‧‧況且

我相信人都會錯‧‧‧而核能工程幾乎是不能出錯的問題‧‧‧

泥土敬白

,,,,,,,,,,,,,,,,,,,,,,,,,,,,,,,,,,,,,,,,,,,,,,,,,,,,,,,,,,,,,,,,,,,,,,,,,,,,,,,,,,,,,,,,,,,,,,,,,,,,,,

換言之,泥人當然承認日本作為一個先進國家,比中國早一步完成工業化,在科技上,他確實曾經遙遙領先海峽兩岸,然而,泥人並不認為他就是可以信賴的‧‧‧尤其,在這次核災中,日本官方和電力當局以及其民間冷漠認命一切的表現,更是讓我在觀感上打下了大大的折扣‧‧‧

個人以為,這樣核能問題上的判斷,雖然沒有能直接引用第一手核能工程的相關資料,然而,核能工程終究還是種種工程裡的一種工程,因而泥人覺得,泥人以同為日本工程師的、大名鼎鼎的八田與一之真相,來省思日本的工程問題,雖然並不直接論證平井憲夫其人其事的真相,但我的觀點仍應該還是屬於一種理性關懷問題的態度‧‧‧

泥土敬白

如果您有意理解「八田與一」與「嘉南大圳」的真相概要,可以見於本格子的相關諸文‧‧‧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4848192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4807278

如果您希望深入理解「八田與一」與「嘉南大圳」的真相,可見於拙著「應以史實更正教科書的相關論述」,其介紹可見於

http://blog.udn.com/h1234567am/4738050

泥土又及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5055180

 回應文章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關於「平井憲夫」的,也是我們的悲劇‧‧‧
2011/06/03 10:07
福島事故 核廠員工死前爆內幕

(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31日電)福島核災儆戒各界重視核安,在日核電廠工作20年的平井憲夫死前爆料核廠不堪內幕,經旅日作家劉黎兒奔走證實平井憲夫確有其人,而他的文章言論已在台出版成書,明天上市。

推守文化出版社在明天推出新書「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福島事故15年前的災難預告」,作者是在核電廠工作20年的配管技師平井憲夫。

平井憲夫具日本國家認定1級工廠配管技師,他於30歲時被核電製造商挖角,曾任職東京電力公司的福島核1與核2、日中部電力濱岡核電、日原電敦賀核電、東海核電等,他在日本核電廠工作20年間,負責監督檢查核電廠內配管工程。他於1996年12月因癌症去世,得年58歲。

書中收錄在網路上流傳已久,平井憲夫的文章「我的最後告白:核電到底是什麼玩意?」他在文中寫道,核電廠藍圖總以技術頂尖的工人為絕對前提,做出不容一絲差錯的完美設計,卻從未有人討論過,現場人員到底有沒有這種能耐。「安全僅是紙上談兵…問題的本質是我們都太過注重理論上的安全了」。

平井憲夫寫道,他遭受100次以上的體內輻射污染,最後得了癌症,「我曾經畏懼即將到來的死亡。但我的母親鼓勵我,沒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因此我決定在死前站出來,把我知道的真相全部公諸於世」。

「老師傅已幾近凋零,建設公司在徵人廣告上以『經驗不拘』做為求才條件」,平井憲夫寫道,技術越好的師傅,就代表他進入高污染區的頻率越高,他們很快就會超過規定的放射能曝曬量,無法再進核電廠作業。

所以菜鳥工才會越來越多…「核電不像大家想的這麼高科技,這些菜鳥做的核電廠,日後必會為我們帶來無窮的災難」。

平井憲夫說,核電監督檢查的真相是,檢查官通常都沒有真功夫。他們只會讀整理完善的報告書,聽建商的精采報告,看漂漂亮亮的場地,表面沒什麼大問題就判定合格。

有人問,為何不把核電廠停下來修理?他寫道,「因為核電只要停1天就會帶來上億元的損失。電力公司才不會做這種虧本的事。在企業眼中,金錢比人命重要」。

至於核廢料處理,他寫道,「我在茨城縣東海核電廠上班時,那裡的業者就是把核廢料桶載上卡車,運到船上,最後丟進千葉外海。」現在日本把低階核廢料存在青森縣六所村核燃基地,日本政府預計在那埋300萬桶核廢料管理300年,他問,「300年後管理這些廢棄物的業者還存在嗎」?

平井憲夫臨終前致力反核行動,發表多篇反核文章,但他的反核行動也隨他離世而消失。日本福島核災後,他的文章再受各界重視於網路上流傳,已被翻譯成中文、英文、德文等,但因死無對證,便有傳聞稱平井憲夫是虛構,其文章是捏造。

作家劉黎兒幾經奔走,找到此文源自日本「PKO法雜則推廣會」,推廣會負責人向劉黎兒證實,文章是親自向平井憲夫本人邀稿。1996年12月平井憲夫在獨居處死亡1個星期後才被人發現,1997年1月8日日本朝日新聞也有報導過他的死訊。

該書並收錄日本福島核電廠原子爐設計師菊地洋一的反省文和劉黎兒探詢平井憲夫資料歷程。1000531

(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攝100年5月31日)

low
RE
2011/06/02 23:37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10531/4449529.html

平井憲夫臨終前致力反核行動,發表多篇反核文章,但他的反核行動也隨他離世而消失。日本福島核災後,他的文章再受各界重視於網路上流傳,已被翻譯成中文、英文、德文等,但因死無對證,便有傳聞稱平井憲夫是虛構,其文章是捏造。

作家劉黎兒幾經奔走,找到此文源自日本「PKO法雜則推廣會」,推廣會負責人向劉黎兒證實,文章是親自向平井憲夫本人邀稿。1996年12月平井憲夫在獨居處死亡1個星期後才被人發現,1997年1月8日日本朝日新聞也有報導過他的死訊。

該書並收錄日本福島核電廠原子爐設計師菊地洋一的反省文和劉黎兒探詢平井憲夫資料歷程。1000531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6-03 10:10 回覆:
萬謝您,沒有登入,專程提供這重要的資訊。
恰巧這劉女士據我妻生前稱,是他高中同班同學‧‧‧
真謝謝您通知。
請受泥人一拜。

泥土敬白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歷史的投機者!
2011/04/13 09:37

泥土兄該兩篇大作,都已於前陣子拜讀,佩服吾兄用功之深,在台當今之世,實屬少見。 

我們這一代人,要在媚日派的嚷嚷聲中,撥亂反正,實屬不易,一者現今日本國力,在我之上甚遠,加上其結盟獨霸全球的美國,氣熖更為囂張,再者我華夏子民,自鴉片戰後,民族自信接連遭受打擊,至今仍未能重建,雖最近因大陸的經濟崛起,國力漸強,但去美日尚遠,觀之台灣及大陸,任何商品只要標上原裝進口,價高且搶手,便可見一斑! 

所以我們可做的,一方面如泥土兄的從吏實上著手,將日人對我華夏子民(包括台灣人及大陸人)的殘害實情,公諸於世,另一方面,掌握難得的歷史機遇,努力創造華夏文明復興的力量,只要華夏文明重現光華,這些現在的媚日者,便會一改其嘴臉,因為們只是歷史的投機者!他()們媚日,是一種心理的補償,一種逃避現實殘酷的自我割離,藉由認同加害者而掩蓋內心的創傷,就如文革時期有部份大陸的年輕人與父母劃清界線的情境是一樣的,雖然我同情他們,但我不認同他們!現有更誇張者,竟喊出來生不做中國人的論調,實在可悲啊! 

在過去的一個多世紀,做華夏子民無疑是痛苦的,受盡了多少屈辱,經歷了多少磨難,「骨肉流離道路中」是那時代的速描,那些媚日者,只是不想承擔這沉重的歷史擔子,自以為不承認是華夏子民,便可逃避這一切的苦難。殊不知,華夏子民的命運,早被歷史緊緊的栓在一起!

                           yaduo


野渡 / 原鄉人客棧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3 23:48 回覆:

渡兄

謝謝您的鼓勵;可惜泥人現在最在意的不是自己的研究成果‧‧‧

而是不忍眼見大局渾沌魚爛的問題

由藍綠之交相民粹,到中國目前難得之機會將獲得怎樣的結局

但願天可憐見

再謝您的回應

泥土敬白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謀不臧 與 情有可原
2011/04/12 02:10
關於平井憲夫其人的是否曾經存在,這篇文章可參考:

http://aloneinthefart.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3151.html

根據該文章的論證,平井憲夫確有其人,並確實是一位反核運動者。

嘉南大圳的工程,談不上偉大,論技術,八田與一談不上是頂尖的工程師,而其在台灣之所以被神化,基本上是一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表現。

任何一項工程,都不會沒有缺失,所以嘉南大圳有缺失,亦理所當然。工程手段,通常是在眾多取捨中,權衡輕重,有關地震的研究,那個年代,是不充份的,所以地震造成壩的部份損壞,尚情有可原,但輸水大圳沒有造內面工程,導致大量滲漏,就顯然是工程管理的重大過失了!

               yaduo

野渡 / 原鄉人客棧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2 11:40 回覆:

謝謝渡兄特來提示;

已拜讀所示平井憲夫其人的網站資料,謝謝。

至於嘉南大圳工程,所謂「偉大」是岛內「哈日派」「親日派」「愛日派」之所稱;

泥人所有研究,可說都是為了闢清您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而來,四五萬字的考索與批判,此處不能全面貼出,淚死我了‧‧‧

謝謝您以專業的眼光,提供說明。〈如果您有興趣,我格中之「日本應該對台灣人認罪」之三、四兩篇,應該可以參考〉

泥土敬白

悲哀的是泥人的地位,真是人微言輕,

雖聲嘶力竭,也沒有效果。

最近選舉聲近,愛日派又推出了陳水扁時代

陳正美編寫歌功頌德的「八田與一與嘉南大圳」

泥人唯有一聲顯然回天乏術的長嘆‧‧‧

泥土又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