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五省中木柵聯合分部之二──站在這裡──
2007/09/08 11:41:00瀏覽2517|回應11|推薦93

站在這裡

四十年前,站在這裡的我,是這個學校的一個野孩子,

那兩隻紅臉番鴨唳天而過的聲影,給了我最大的教範。

 

                

              站在這裡,肅穆如四十年前的朝會

                 藍天下,景仰著牠們的英姿

                 我渺小的立著,肅穆地

                

                 站在這裡,依稀牠們長長唳天的餘音

                 與軀影

                 仍然感到幾欲蒸發自己,隨之俱去

 

                就在這裡,俯首下去

                研索牠們那麼沉穩的步伐;在草莖間

                追跡牠們蹼間可能漏遺出來的奧秘

               

                站在這裡,回憶牠們搖擺走過的平凡與親切

                與我那甘作牠們腳邊草葉

                               受其擦身而過的渴欲

 

               天空下,有一個人站在這裡。        

                             蜻蜓、青草、池塘與滿天的夕陽,早已不見。

                             他懷想著牠們那平凡而親切的教範。

 

 ( 40年前,我曾親見校園番鴨唳天而去;40年後,代課於母校時憶起 )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121789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Riverlike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3/10/18 19:59

我見過家中飼養的番鴨從屋頂飛下,但⋯⋯唳天而去?

抱憾啊,沒見過。

謝謝分享這動人的時刻。您的心境與襟懷,是人間的美好風景。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3-10-18 22:08 回覆:

感謝您的回響;

衷心高興,您也能喜歡

希望我們都能永遠豐足於那些曾經讓我們動心的回憶

祝福大家

泥人敬白

 


安萍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感恩
2007/10/26 21:49

  小時候爸爸仍從事養殖漁業,外婆家還在種田。

  當時的我常有機會在漁塭的土堤上奔跑、釣魚、吃自己釣的魚(笑),有幾回甚至在破舊的小工寮裡和家人玩大富翁直到半夜,然後枕著郊區特有的蟲鳴交響曲入眠。喔,我還在那裡第一次親眼見到螢火蟲!(也是目前僅有的一次…)

  在務農的外婆家,我曾和大家一起到玉米田折玉米,被黑乎乎的小毛蟲嚇得哇哇鬼叫;一次則是挖蕃薯,指甲裡塞滿了泥土特有的腥香;有時在外婆家前面的小菜圃幫外婆挑起啃咬葉菜類的青色小毛蟲;我甚至親眼看過親切的老耕牛溫馴地窩在外公幫他準備的小屋,見著已經破損不堪的牛車;我也坐過務農用有點像但又不是大卡車的朱紅色車子,舅舅還開玩笑地稱那是碰碰車。

  現在爸爸不再從事養殖漁業,外公已經長眠。

  我非佇立於故地,但是閱讀完泥土先生的文章後突然很想念以前和大自然相處的日子…

 

  風跡曾告訴我人壓力太大的時候會很想念小時後的快樂時光,或許我現在壓力很大?(笑)

--啊,當然,城邦是一個紓壓的好地方!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10-27 17:48 回覆:

對我而言,我最喜歡大自然。

您也喜歡吧,有機會多到大自然去,電腦螢幕前怕容易讓人生病──

尤其您們年輕,應該要有足量的運動,您的住處附近有運動場地麼,若能在大自然中流些汗最好了──適亮的運動對於準備考試也應該是好的。

要愛惜自己呵‧‧‧

老泥土敬白


黃子岫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很喜歡這篇詩文
2007/10/15 02:54

泥土:

真是篇真誠深刻的詩文!有時人生風景裡的雪泥鴻爪,

即使過了四十年,每一回首,仍然令人感動。

派拉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10-15 11:32 回覆:

我也很感動。謝謝。

真是每一回首,仍然令人感動。

泥土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走在校園裡
2007/10/08 04:45

泥土大哥:
之前說的回應已發表於我的部落上了,因為文章加上了圖片後頗長,為怕破壞了您文章的版面,所以用連結的方式回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

「走在校圖裡」發表於<a href="http://blog.udn.com/reg2007/1284390">風動的詩篇</a>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10-09 21:29 回覆:

感謝您通知,請勿客氣。

竟引起您回憶起已過世的玩伴──啊,希望您不要太感傷。

泥土敬白


筱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07/10/02 21:47
四十年前我剛出生啊
*媽媽的守護者*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10-03 07:47 回覆:

是呀,時間真快──

我當時還看過番鴨唳天而過,也見過山羌出現,都在台北的市郊‧‧‧

大家都要珍惜呵──

泥土有感

關於那隻山羌──是種像小鹿的野生動物──該次印象可見於我網誌中的「所見」一詩──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首
2007/09/25 16:12

先祝福泥土 佳節快樂
有時候過了許多年 總有幾個片段特別清晰
幾度在夢裡徘徊不去
就像泥土說~~~

站在這裡,依稀牠們長長唳天的餘音

                 與軀影

                 仍然感到幾欲蒸發自己,隨之俱去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09-26 08:13 回覆:

謝謝大才如您的共鳴。

泥土敬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寫了一首,近期分享
2007/09/25 05:33

看了泥土大哥這篇文章後,讓我回想起孩童時校園的種種,我沒有像您那麼高的意境,只是感懷那段時光不再而已,所以我今天跑到以前的學校找靈感,寫了篇抒發心情的文章,過一陣子會發表出來,順便回覆您的「站在這裡」,感謝這篇文章的啟發。其實我已經寫好了,不過還有些舊文章,想先發表出來賺點人氣,且學校的照片我也沒有拍,因此,還請泥土大哥見諒。

PS.您在「心之界」裡說要“預約”寫詩,如果這是真的,我怕我還不敢接咧!這事牽扯太大了,因為依您的年紀如果又「暗戀」某個女生的話…,那泥土嫂知道後不就大發雷霆了?那我這個幫兇可能也會連帶遭殃,話又說回來您本身就是寫詩的高手,又何需我來呢?簡直就是第一名在稱讚二名、三名。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09-25 09:55 回覆:

輕風兄弟

不要那麼客氣,您這麼說,我以後就不敢隨興回應人家的文章了。

「預約」的事,其實我的重點沒說清楚,泥人是在讚嘆您各種情感經驗豐富,所以寫來絲絲入扣──

由此想到,將來泥人若有文路堵塞或無法啟齒的事體,當可請教於您!所謂「學道有先後」,可是「術業有專攻」呀!佩服,佩服耶。

泥土敬白


古 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佩服
2007/09/19 08:19

把握每一個成長的機會

您不僅是位念舊的人

也是虛心學習者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09-19 10:28 回覆:

泥人才應該佩服您呢!

許多複雜的事物在您的口中娓娓道來,都那麼自然‧‧‧這時誰能不虛心學習呢?

至於成長的機會──年華逐漸老去,怎能不努力抓住它們呵。

歡迎您的光臨與回應文。

泥土敬白


晨曦Catherin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阿 ! 四十年前 ~ 好久以前.
2007/09/15 13:10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09-15 14:35 回覆:

好美的花,依稀四十年前的模樣──好棒的回應

這是一朵橘紅的野薔薇嗎?

哈,您的來訪,讓我忽然想起從前去向牛筋草挑戰的小時候──

傳說牛筋草的根很強韌,放牛的小孩要偷懶就把牛繩栓在稍大叢牛筋草上;

小時候由最小叢的拔起,可以拔到全身乏力,滿頭大汗,坐倒在地‧‧‧‧

想想看,小孩子滿足地跟小牛拔河的想像──

哈,我不是放牛的小孩,羨慕他們呀。

感謝您的這美的野花──

現在我也羨慕您呀!‧‧‧‧‧呵,‧‧可以容許我遙遠地給它一個飛吻嗎‧‧‧

不能不年輕起來的老泥土敬白


金紡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讀小學時
2007/09/11 07:11

我們家附近也都是田,但隨著都市開發,那些竹林、池塘、田埂,

和許多的動物都已經不存在了。僅剩的,看起來也都很卑微,

令人嘆息.....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07-09-11 08:38 回覆:

記得大概是1970年代中吧,我家門前開了一條馬路,我傷心田園被破壞了,我的夕陽,我的風景,我正在感嘆──媽呀,又收到一張叫做工程受益費的單子!!!

更早在1960年代末的冬日吧,我在台北的同學來家裡,郊區那有都市那麼多好玩的地方啊──怎麼辦?

我問他們有沒有抓過泥鰍,那時剛田地收成後,他們很有興趣,我告訴他們在田裡如何翻開稻根抓泥鰍,和對泥鰍的感覺,並預告會有驚人的收穫──

沒想到翻了整整大約半塊田裡,一條泥鰍都沒了──我手裡拿著用來裝泥鰍的臉盆‧‧‧我才想起好久沒聽到青蛙叫了,那是我曾經上博物課時,向漂亮的女老師志願提供近二十隻大青蛙的同一塊田地──我懂了農藥對大自然的破壞‧‧‧

成長呵,也曾經如此的疼痛‧‧‧

感謝您的來訪與回應,讓我才有機會能與那許多歡愉與悲哀重逢──

泥土有感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