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政權交替的見證 ~我父親在古寧頭大捷繳獲的戰利品 ~第一版壹佰圓人民幣
2022/01/12 14:19:08瀏覽279|回應0|推薦2

政權交替的見證

~我父親在古寧頭大捷繳獲的戰利品

~第一版壹佰圓人民幣

2020.7.6上午專程去台北的軍史館拍攝一些資料照片,看到20年前~民國891112日刊在中國時報上的一篇文章「政權交替的見證~我父親在古寧頭大捷繳獲的戰利品~第一版壹佰圓人民幣」還留在「金門保衛戰」的櫥窗做輔助解說,不免仍有「與有榮焉」之感!

一張「金門古寧頭大捷」的戰利品

                  陳宗嶽

  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二十七三天,在金門外島爆發一場為時五十六個小時的「古寧頭戰役」,是當時一連串失利中的一場漂亮勝戰,因為這場勝戰,不僅俘獲了七千多名共軍,也讓國軍得以在金門等外島防衛線站穩腳跟,讓驚悸於戰禍日漸逼近的台灣人心得以稍獲喘息。迨民國三十九年三月,總統 蔣公復行視事,穩定了政府中樞;六月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奉命協防台灣,阻絕了共軍的直接犯台;自此,台灣才真正可以免除戰火的直接威脅,並得以全心全力的開展各項現代化建設迄今,回顧往昔,「金門古寧頭大捷」是最大的關鍵。

一、戰爭的爆發早在意料之中

  戰爭爆發時,金門全島有第廿二兵團下轄的二十五軍所屬的第四0師、第四十五師、第二0一師,第五軍所屬的第一六六師、第二00師,以及第十二兵團下轄的第十八軍所屬的第十一師、第四十三師、第一一八師與要塞總台、砲兵、戰車、工兵、聯勤等特種單位,約三萬多人。共軍二十八軍調集了所屬八十二師的三個團與八十四、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師各一個團約二萬多人的部隊,準備如探囊取物一般的乘勝追擊,所以預備攻佔金門後派任的縣長以次的行政官員,甚至於辦公所需的桌椅,都隨軍行動。

  此時甫於鳳山完成新訓的八十軍二0一師,在孫立人主張:「駐廈門國軍的數量已經很多,如果各部隊能戰,多派這兩團是多餘的,若不能戰,兩團兵力也無法扭轉戰局;不如將台灣方面的兵力轉用於當時相對防務較為薄弱的金門使用較有價值。」的理由下,配屬第二十二兵團第二十五軍,於九月初陸續抵達金門。

  起初,二0一師被規劃為全島之機動打擊部隊,至十月十日大嶝失守後,第二十二兵團所屬第十八軍第十一師、第一一八師及兵團部陸續抵達金門的新局勢,二0一師奉調至金西,擔任海岸守備任務,防線右起壠口~小溪口,左至古寧頭~埔邊,正面寬約十六公里,縱深三至四公里,對二個團不到六千人的二0一師而言,正面是寬了些,師長鄭果與副師長閔銘厚因此規劃六0二團(團長傅伊仁)負責右翼壠口至小溪口附近,六0一團(團長雷開瑄)負責左翼小溪口至埔頭。隨即全力構築碉堡、工事、並清除海岸地帶之射界、配置火力與足夠的彈藥於各碉堡與據點之內,期使每個據點皆可獨力支撐戰況。碉堡之間的空隙,即以地雷、拉發手榴彈等予以封死。

  同時發動當地民衆捐輸門板、窯磚、紅土等,日夜趕工,十日之間共築成各類土堡四百多座,各堡間距,配合地形,約在六十至二百公尺之間。當時擔任青年軍班長的李志鵬(後任立法委員與大法官)駐守在安岐村,爲了在沙地構築機槍陣地,只得「借用」安岐村民家的門板與古寧頭山地的墓碑,僅他們那個班就「借用」了卅餘塊「門板」,且在戰爭爆發的幾分鐘之內,就向登岸共軍發射了五千多發子彈,顯然夠本了。當時凡是向民間拆屋及「借用」門板等物資者,國軍均有開立借條,言明他日反攻大陸後由福建省政府賠償,到民國七十年左右,由國防部理賠每戶新臺幣一百五十萬元結案。

  另在水際潮間地帶架設鐵絲網,主要火力點內配備輕重機槍、衝鋒槍、卡賓槍等自動武器,少量的山砲、迫砲亦推入工事內,俾能與自動武器構成綿密火網。

  十月十七日起,二0一師更開始各種戰場實況演練,尤其自十月廿二日起,即可清楚的看到共軍在對岸集結,因此戰爭的爆發早在意料之中。廿四日,再加強反登陸作戰演習與步戰協同的逆襲操演,使得官兵的作戰意志與心理狀況都達到「有以待之」的顛峰狀態。家父陳懷真自民國卅三年以湖北師範學院史地系三年級學生響應 蔣委員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投身青年軍擔任青年遠征軍二0四師砲兵營督導幹事,其後在二0一師六0一團擔任政治組荐二階(比照少校)組長,負責團部的民運、組訓與宣傳工作。

二、「拼死奮戰」加「突來援軍」贏得勝利

  廿五日凌晨二時左右,中共砲火開始攻擊,由於是海島型作戰,參戰者皆知只有拼死奮戰絕無後路可退。當夜六0二團配合因履帶故障而滯留沙灘的三輛戰車,痛擊共軍於水際,讓當面之敵幾乎全軍覆沒;六0一團當面共軍八十五師二五三團,趁土堡與火力點之間的空隙,滲透至後方之林厝、南山、北山、埔頭等村落。四時三十分,共軍竄至埔頭(六0一團指揮所)及一三二高地附近,近千名國軍遭圍,在團預備隊全數用上的情況下,戰況一度危急,甚至有「團長、副團長後撤料羅灣」的通知,但是雷開瑄團長不為所動,續率全團官兵拼死迎擊,一直撐到一一八師以戰車為前導,對觀音亭山、湖尾及湖南以北高地發起逆襲,六0一團亦同時展開局部逆襲。

  如同一一八師師長李樹蘭說:「十月二十五日金門大捷,若不是二一師拚命拒止共軍當時的攻勢,我軍是無法站得住腳的,更不用說反擊了。」十二兵團參謀長楊維翰也說:「二一師頭一仗打得好,給共軍一個下馬威;十八軍接戰迅速,阻止住共軍的進攻;十九軍適時參戰,形成兵力上的絕對優勢。」

  戰史記載,二0一師六0一、六0二兩個團五千多名官兵之中,陣亡五百七十人(官十六人、兵五百五十四人),負傷六百四十人(官三十九人、兵六百零一人),俘虜敵軍一千四百九十五人。就兩團陣亡人數佔總陣亡人數百分之四十五,俘虜敵軍人數佔總俘虜人數百分之二十一來看,二0一師陣地雖被共軍突破,但已成功讓增援部隊順利投入戰場,其所付代價之慘重,與對整個戰役之貢獻,實居功厥偉。因此民國三十九年四月,二0一師獲得總統 蔣公頒授虎旗褒揚,同時被陸總部評為「古寧頭戰役戰功第一的部隊」。

  戰爭中,尤其出乎共軍預期的,被剛從汕頭搭船轉進金門的胡璉兵團第十九軍所屬第十四師、第十八師加入戰鬥,從中截擊,來犯共軍運輸船艦在我陸、海、空軍的砲擊與轟炸之下全部遭到焚毀,在既無後援、又無後路可退的情況下,只有投降一途,因而擄獲了七千餘名共軍。

  事實上,這些被俘共軍,除了少數幹部,多數都是先前在大陸作戰遭共軍俘虜的國軍,因此,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新生訓練營」訓練後,一部份分發各部隊歸建為國軍,一部份依照意願在民國四十一年被遣返大陸。民國卅九年十月廿五日金門大捷一週年紀念時,家父陳懷真亦以作戰有功奉頒「(54)代值處字第一00四號戰鬥英雄獎章及獎狀」。

  當時,在清掃戰場時,也曾發現:因為夜色昏暗、視線不清而被戰車誤擊與友軍誤傷的國軍,誠屬不幸。

  另外,在清點所擄獲共軍攜帶之物品時,發現擔任主攻的共軍二四四團的運輸船上,載著大量新印製的人民幣,據稱係為了辦理慶功宴時的花費所準備,因此被國軍繳獲時,鈔票上連褶印都沒有,整整裝滿好幾籮筐。另外,每個共軍俘虜身上都有一些人民幣,因而人民幣丟的滿地都是,也沒人要。家父當時留了一張做紀念性的戰利品,一直由家母殷念慈保留至今。

三、一張別具紀念價值的戰利品

  民國七十六年兩岸開放探親後,家母和上海的昔日同學提及有這樣一張壹佰圓的人民幣,久居上海的同學還不相信有這樣的人民幣大鈔,因為,中共在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一日成立中國人民銀行以來,除了在同年的十二月到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之間發行的十二種面額、六十二種版別的第一套人民幣之中,有比照當時中華民國法幣幣值而發行的一百、二百、五百、一千、五千、一萬、五萬等大面額的人民幣鈔票之外,一直要到一九八0年發行第四套人民幣時,才再有一百元面值的鈔票,以當時中共的國民平均所得而言,一百元超過了一般人一個月的薪水,因此確實是大鈔。

  尤其,一九六0年代,中共總理周恩來曾經以「十八元八角八分」來回覆外國記者探詢「中國大陸到底有多少錢?」就是藉著當時大陸所發行的人民幣有幣值十元、五元、二元、一元、五角、二角、一角的紙幣,以及一分、二分、五分的鎳質輔幣,兩者的加總幣值為十八元八角八分,來巧妙搪塞外國媒體探究中國大陸有多少外匯存底的棘手問題。所以,當時家母世居上海的同學始終不相信-中共的中國人民銀行曾經以「中華民國三十八年」為紀年發行過壹佰圓的人民幣。

  由於戰亂,中共發行的第一版人民幣品相(未折損的完好程度)好的存世不多,所以今天這張品相屬上品的中華民國三十八年版百元人民幣鈔票的市場流通價格,大概在新台幣二萬元左右。

  但是,真正值得珍藏的價值,除了它是金門古寧頭大捷的戰利品之外;中共的「中國人民銀行」曾經以「中華民國三十八年」紀年發行人民幣,表示中共曾經遵奉「中華民國」的國號,這不僅是中共當局今天在處理兩岸事務所必須正視的歷史事實,也更是這張人民幣戰利品的歷史價值所在。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ty43115&aid=171263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