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雲之南
2009/03/31 11:17:45瀏覽611|回應0|推薦5

剛從雲南回來,帶著重感冒,還拖著沈重的行囊。趁著記憶猶清晰,趕緊寫下這段旅遊歷程,也讓大家分享我的旅遊之樂。

我們是1011日早上出發的。我們在香港轉機,下午抵達昆明。一行有二十人,有十三位要發表論文,其他是眷屬。這是第三屆的兩岸人口學研討會,在昆明開會,地點是由臺灣人口學會建議的。 

從香港起飛後,像是沿著海岸線西飛,穿過雷州半島,航向略轉西北,看到許多南向的河川,也有不少沼澤地帶。

昆明機場不大,不過倒沒有給我冷峻或敵意的感覺。中國人口學會的張秘書長來迎接我們。他人看來挺謙和,沒什麼架子。 

從機場搭上一輛稍嫌窄的大遊覽車,進入昆明市。我們住在泰麗國際酒店,四星級。接下來我們將在這裡開會兩天。 

研討會本身絕不是大家此行的重點。到目前為止,這種與國家政策攸關的議題,大陸方面都已經有相當的共識或決策,我們難能聽到不同意見的對話。研討會通常不精彩,冠冕堂皇的話比較多。會議的總主持人是中國人口學會的理事長彭沛雲,同時也是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她個人態度還好,不過所到之處仍然頗見陣仗,有一群人隨扈或陪同。 

其實,大陸方面的論文也有優點,他們比較不重研究方法,而重實際的問題與解決方法。而且,他們比較多宏觀性的討論。我們臺灣學者的論文著眼較窄。 

在無精打彩聽完最後的結論後,大夥兒精神才來了。立即集合行動,逛街賞景去也。 

其實,到昆明的頭天晚上,我們已經逛過昆明鬧區「碧雞坊」,這是個傳統與現代混合的場所,有幾座牌坊,是仿舊制建築。舊牌坊聽說在文革時毀壞了。牌坊邊有麥當勞、有大型百貨公司,百貨公司正在舉行露天現場歌舞秀。可以感受到大陸人比以前放鬆太多了。

 13日傍晚,我們趕去翠湖公園,這裡是當年平西王吳三桂王府的一處花園,位於五華山的一側。清代雲貴總都阮元也加以開發。大概有意仿西湖的景色,水畔垂柳,林蔭處處,看來是昆明人的一個重要遊憩場所。

在離翠湖公園不遠處,靠山坡的地方是雲南大學。聽說這裡也就是當年的西南聯大。但是我們看不到有關西南聯大的說明文字,也許是中共對此有忌諱。我試著想問一位在看書的老先生關於西南聯大的建築,他不做任何回應,不知是聽不懂我的話,還是有其他原因。

當晚我們在新世界餐廳晚膳,有歌舞表演。其中一位男歌手音色清亮、高亢,如果學聲樂,應該是能出人頭地的。我們在此首次嘗到雲南有名的過橋米線。可惜,有點聞名不如見面,味道太鹹了些。所謂過橋,強調多油保溫。說是一位妻子送米線過橋給工作中的丈夫,米線端過橋仍然是熱呼呼的。米線就是米粉,比埔里米粉粗些。不過,他們吃的過程很講究,有些花樣,可以更增風味。 

14日我們前往石林,車程約二小時。中途休息的時候,我買了一只玉鐲,模樣我很喜歡,但是不便宜。回來讓林綿罵了好半天。 

石林據說是當年海底的水成岩,隆起後成為石林。又可分小石林、大石林。小石林特別精緻。如果大家看過一些最精緻的假山水,再放大些,就接近小石林的模樣。當然,這裡是真山水,感覺就大大不同了。 

當晚我們搭火車往大理。我們睡臥舖,這是難得的經驗。在火車上過夜,我已經有過多次的經驗,不過睡臥舖這還是頭一回,有點興奮。 

到大理是早上六點半,但天還全黑。這裡時間是中原標準時間,與臺灣時間相同,但是照算應與臺灣有二小時時差。應該來接我們的巴士沒來,大概睡過頭了。這位司機其實人很和善,但是對於放我們鴿子的事也沒怎麼在意。我們只好臨時改搭計程車往旅館。陪同我們的中國人口學會秘書長張先生很生氣,但是也無可奈何。回想起來,我可能是這時已經受了風寒。 

我們在大理主要是遊洱海、蒼山。洱海面積約二百五十方公里,水色清碧,四週環山,景觀有些像日本的箱根。顯然這是本地白族人主要的謀生環境。我們搭船繞行洱海。 

從洱海遠望岸邊的房舍,倒覺得頗為美觀。似乎當地人喜歡白色,房屋也偏好白色,而且建築物排列整齊,不覺得雜亂。 

蒼山就在洱海邊,我們搭乘剛完成兩年的索道(纜車),上到海拔三千二百公尺的蒼山上,這裡有大片的雲杉,雲杉蒼翠,難怪山名「蒼山」。當天下雨,雲霧時起,蒼山籠霧,別具美感。 

從蒼山下望,洱海就在山下,煙波浩渺,真是好山好水。 

可能我就是在蒼山淋了雨,接著在麗江睡時又著了涼,我後來感冒了。 

大理古城應該是在唐朝時就開始興建,當時有南詔國,在宋代時則有大理國。但是我們看到的城牆、城門都是最近新修的。城內的建築物倒是比較古老,大約是一、二百年的歷史。這裡最明顯的古蹟是清代杜文秀的「總統兵馬大元帥府」,他在1858年起兵反清,領著一群回民起兵。清廷花了十八年時間平亂,最後還屠殺許多回民。 

來大理之前,聞說白族的姑娘長得美,但是見了一些,並不覺得。此地將俊男稱為阿黑哥,顯然較欣賞黑而壯的男子。美女叫金花。如果稱呼他們作小姐,他們會不高興。 

1016日,我們驅車前往麗江。麗江的景色,我早已從李霖燦的「西南遊記」裡讀過,嚮往已久,沒想有朝一日竟能來此一遊。路上大霧,偶而霧散,現出一方原野丘陵,倒也頗有氣勢,只可惜只能驚鴻一瞥。途中還看到幾輛車翻覆路旁,行車顯然不易。中午稍後,我們抵達麗江城。 

現在的麗江已經是個熱鬧的城市,市容現代化,而且看得出很繁榮,行人熙壤,不少是外國人。這裡在1996年經過一場規模7的大地震,雖然損傷不小,但是因禍得福,引起各界關注,聯合國在隔年將麗江定為世界文化保護區。接著,麗江即獲大力開發。 

這裡的主要常住民是納西族,漢人居少數,不過顯然正快速增加中。 

抵達麗江後,我們先往麗江古城。大理古城與新城有一段距離,而且有城牆。麗江古城和新城緊連在一起,且沒有城牆。據說,麗江的土司木王爺因為「木」加「口」是個「困」字,所以決意不築城牆。同時,也以此表示與外界和平相處之意。倒是麗江古城裡官府的住處與一般民眾的住宅有圍牆隔開。 

麗江古城的特色之一是「小橋流水」。本地人強調這裡是邊陲的姑蘇(江南水鄉)。從黑龍潭來的豐沛泉水,流過古城各地,供應居民各種對水的需求。不過現在這些水已不供飲用。他們還可攔水洗街,維持街道清潔。看來納西人比漢人重清潔。

四方街是古城的中心,據說是當年馬幫交易的中心地。現在的古城,已經是商業城,販售各種地方特產。主要有銀器、玉器、樂器、傳統服飾等。我也買了些銀手環。 

木王爺府目前還保留著,只不知他們後人何在。當年明末徐霞客曾到訪木王爺,並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木王爺府前還留著徐霞客的字,很漂亮。

納西人看來漢化很深,語言、文字都高度漢化。木王爺自己被朱元璋賜姓木(比朱字少幾劃),他又對族人賜姓禾,是木字加一撇。納西人姓的也是百家姓。此外,納西人似乎很和善,好相處。 

離開古城,我們前往黑龍潭,這裡是古城的水源地,水量很豐沛。我們可以看見水從地底冒出的水泡,如果我們齊聲大喊,水泡會增加,似乎對聲音有感應。 

從黑龍潭北望,可見玉龍大雪山,山上積雪,飄渺雲霧間。碧潭、雪山,加上岸旁秋天轉黃的樹葉,顏色相映,景色確實不凡。我們大家搶著以玉龍雪山為背景拍照。可惜照片上玉龍雪山並不顯眼。倒是碧潭、黃葉,還有可觀。 

我們在潭邊一家茶館稍坐,聽一位納西族女孩說茶。她能說會道,哄得我們大家開心大笑。這裡稱美男子為胖金哥,據說是胖以稀為貴。美女叫胖金妹,此地發音近似潘金妹。最優秀的男子又稱「弱智」(音譯)。解說員自稱家裡六代同堂,共78口人。她向我們團裡一位教授(約六十歲)說,他可值八萬元(意指很高價),可以跟她回家,做第79位成員。 

晚上,我們接受盛宴招待。有歌舞表演,滿有特色。我很納悶他們怎能找來這些人。譬如有一組據說平均身高178的女孩,姿色都不差。有一段歌劇是此地納西族的神話故事,描寫黑白兩族交戰,最後因一對情侶的愛情而化解仇恨。歌劇中那對男女主角穿著肉色緊身衣,緊擁在一起。我身邊那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女教授說:這有點煽情(露骨說就是太色情了)。在大陸上能有這種公開演出,總是自由化的象徵。 

稍後我們又去看納西古樂。樂器大體和一般傳統中國樂器沒什麼大不同,所奏竟然有唐明皇的譜曲,也不知是真是假。這個古樂團曾到世界多國演出,顯然有其特殊代表性。它有個明顯的特徵就是演出者年齡很大,不乏八十歲老人。 

傳統納西人似乎是非常重男輕女,男人不做家事,也不必做工賺錢,他們主要的生活內容是「琴、棋、詩、畫、菸、酒、茶」。所以,納西男性似乎不少是有點文化涵養的,所謂「東巴文化」就是納西人裡的學者(都是男性)所創造與保留的文化,他們有自己的象形文字,據說是世界上唯一的活的象形文字。此外,演奏納西古樂的老人也都是男性(但是有較年輕的女性)。 

瀘沽湖的摩梭族據說與納西族同源。摩梭族最近成了人類學者的焦點議題,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走婚制。他們婦女不結婚,但是在成年後,婦女住在自己的花房裡,旁人不能隨意進出(連母親都不行)。有中意的男性,則於晚間在房裡幽會。生了孩子就跟著母親與娘舅。孩子們基本上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摩梭族目前人口約五千。可能假日裡前往瀘沽湖的遊人比他們人還多。我們聽一位摩梭族少女向我們講述這些事情。覺得有趣,但又別有感觸。問他們是否想離開瀘沽湖,她說沒辦法離開,除非是出外讀書。他們一般不會說漢語,也無法外出找工作。 

17日一早,我們就出發上玉龍雪山。車出麗江城,走在開闊的峽谷平原之間,感覺心胸舒暢。中途,我們看到路的左側玉龍雪山從雲霧中露出臉來,高聳的雪山已經清楚地呈現眼前,大家興奮地跑下車去照相。這裡空氣清涼,沁人心脾。 

玉龍雪山最高峰扇子陡高5596公尺,據說還無人成功登頂,因為山勢陡峭,而且岩石風化脆弱,所以難登頂。我們是搭乘索道車,從三千三百公尺高處直接上到四千五百公尺處。索道車好像說是瑞士的公司設計的,很新,才完成兩年。 

搭索道車上、下山,其實也滿有趣,帶著點刺激,纜車爬升很快,俯望下方,山高谷深,人摔下去不堪設想。同團的伊慶春教授有點懼高,上山時半天不敢睜眼看外面的景色。其實外面景色很美、很壯觀。往南可以看到大片雲海,遠處群山籠罩在雲海中。山下有個高爾夫球場,綠地遠看像是幾塊綠色的絨布,貼在地面上。這裡據說是世界最高的高爾夫球場,海拔大約是三千三百公尺。索道車經過之處,雪線以下有一段是大片的雲杉,林木蒼鬱。在接近雪線的地方,開始出現裸露的岩石,又顯得有點山勢猙獰。仰看上方,白皚皚的雪山背襯著湛藍的天空,美極了。過了雪線,有些地方出現冰川,也分不清看到的究竟是石頭還是冰塊,凌亂地堆擠在冰川上。 

下得纜車,我們還置身在屋內,一時也不覺得有什麼異樣,但是大步走了幾步,就開始不對勁了,覺得空氣不夠,需得大力吸氣。有點擔心,不知道自己是否撐得住。

事前,我也不確知自己會有什麼狀況發生,等到了這上面,還真是覺得步步維艱,走幾步路就得大大喘氣。還好,稍事休息後,又可以行動了。那位伊慶春教授則差點暈倒,一時慌了大家手腳。她說以為再見不著她姊姊了。她姊姊和我沿著木板棧道往上,也沒走幾步,就決定往回走。總之,一走動就覺得好辛苦。能少走幾步顯然大家都樂意。 

走回伊慶春教授休息的地方,她人正被幾個人架著,往索道車站走。我也陪著上了車。等索道車回到山下,她下了車還是好一陣子不舒服。 

我們準備了好多瓶氧氣,結果幾乎全用光了。年齡較大的幾位都在吸氧氣。我後來發現,只要身子不動,倒也還不怎樣,走路得慢慢走,走急了就會大喘。雖然我先還好,但是開始覺得頭疼。所以也想快快下山。下山以後,還是一直不舒服。 

下了雪山,我們又去到白水河,這裡河床中出現梯狀石階,水經石梯,水色泛白,大概因此名白水河。河裡有幾頭犛牛,供人騎乘、拍照。似乎犛牛喜歡水。河畔不遠處就是玉龍雪山,此處看來雪山高聳,背襯蔚藍的天空,這種景觀臺灣可是見不到的。我們在白水河附近吃午餐。餐廳窗外可看到雪山,視野甚佳,不過菜色普通。我們在大理、麗江都吃了不少風味餐,但是實在引不起我們的食慾。 

下午,我們前往木王府的水源地。在水源處有兩株樟樹,說是夫妻樹。水當然很清,水量充沛。這裡還有個東巴文化村。我進他們的所謂傳統房屋的客廳去看,客廳很暗,在床上生火,黑煙充塞屋內,說是可驅蟲,保護房屋木材。客人如果來了,就圍坐火塘邊,吃飯、聊天都在此。 

我在這裡水源地還騎馬上坡,感覺挺拉風的。但是這時候已經覺得身體不舒服。 

晚上,我們搭機回昆明。要上飛機的時候,走在機場的空曠地帶,我冷得直打哆嗦。好幾年沒這種經驗了。 

18日一整天,其他人出去玩,連伊慶春都玩得很起勁,我則待在旅館裡休息。他們去了大觀園和世界花卉博覽會。 

晚上,張秘書長專程跑回來接我去吃晚餐。我就擔心會這樣,但還是跟了去,否則怕不禮貌。晚餐又是一頓盛宴,又有表演。 

19日,我們打道回臺。還沒回到家,先去診所看病,算是給這趟旅遊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吧。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ag&aid=280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