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架追逐日本機群的小小飛機 /龔濟
2005/08/09 15:48:53瀏覽762|回應2|推薦1
 

那架追逐日本機群的小小飛機


龔濟/新聞從業人員(台北市)

八月六日是廣島被原子彈轟炸六十年,日本人以哀傷的心情紀念「原爆」,祈求和平。

原爆提前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九月三日向盟國呈遞降書。中國人無論以這兩天的哪一天當作抗戰勝利紀念日,六十周年也快到了。

六十年來家國,如今放眼世局,默思兩岸,重溫中華民族這頁沉重的歷史,中國人恐怕比日本人更愴痛難抑。

作為戰勝國而又躋身「四強」的中國,由於分裂、蹉跎,迄今尚難謂為強國;倒是戰敗的日本,迅速復興,不僅經濟上早為巨人,現在且要在聯合國「入常」,於國際政治上與「列強」並駕齊驅。

當年中、美協同作戰打敗日本,如今三國演變成「四國」,敵友關係重新排列組合,再塑愛恨情仇的新史頁。

對在廣島和長崎投擲兩顆原子彈的美國,日本謙恭有禮,百依百順;而對他們實際侵略了十四年,傷亡其軍民三千五百萬人的中國,卻了無悔意,甚至也無歉意,且利用教科書和靖國神社,繼續羞辱和傷害中國人。

兩岸的中國,一方有氣無力,一方厚顏自侮。對於日本企圖竊取釣魚台,對岸只能空口說說大話;在「七七」前夕,此岸領導人發表應景談話,連日本的名字都不敢提,而那個前任領導人,還以曾為日本人而沾沾自喜。

這樣的中國,怎麼叫日本看得起?日本看不起中國,早不自今日始。撰寫《脫亞論》促成日本「脫亞入歐」的福澤諭吉,在另一本書《文明論概略》中,將世界劃分為「文明、半開化、野蠻」三個等級,認為文明國家應當靠侵略別國來推行文明。所以他主張,日本也要加入歐美列強陣營中,共同分割亞洲各國,進而爭霸世界。他在《東洋的波蘭》一文中指出,中國遲早要像波蘭一樣被瓜分,日本要趕快動手,搶佔台灣和福建。中日甲午戰起,福澤諭吉發表《日清戰爭乃文明野蠻之戰》,直指日清之戰不是人與人、國與國之戰,而是文明對野蠻的「義戰」。

久矣日本人輕視中國人,所以不承認二戰敗給中國,因為他們自認在中國戰場上都是打勝仗的。六十年前的中國,所有的物質條件都趕不上日本,但是中國人的堅毅精神和「持久消耗戰」的大戰略贏了日本。侵華戰爭初起,天皇問要打多久,軍方回答「一兩個月就夠了」。但僅上海一地就打了三個月。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美英對日宣戰前,中國已單獨和日本鏖戰了四年多。中國人用「一寸山河一寸血」的「血肉長城」,阻擋日軍的飛機和坦克。

美國女作家史沫特萊在《中國的戰歌》中寫道,她一九四

O年在重慶多次目睹空戰,開始時有多達廿四架中國戰鬥機升空攔截日本轟炸機,後來中國飛機漸少,「有一次,我看見單獨一架中國戰鬥機追逐一群溯江而上的轟炸機。在那一刻,我真希望有能力為那架小小的飛機寫一首不朽的詩。」史沫特萊沒有寫,也不必寫,因為這樣故事很多,都已寫在每個中國人心坎上。

但中國人太健忘。此岸有些人「為親者諱」,恨不得替日本抹去殖民台灣五十年的事實。彼岸某些人手握歷史解釋權,只會藉勝利紀念之際,往自己「黨軍」塗脂抹粉,罔顧三百八十萬國軍戰士和兩百位將軍的捐軀沙場。當這些居高位的人敢於背向史實,又怎能批評日本人竄改歷史?

不錯,世人渴望和平,中國人不能長遠心懷仇恨,應該在國際間以和平處世;但和平要力量來支持與維護,中國要有力量,就必須知恥,反省,停止內鬥自耗,全心建設國家,然後才有能力追求與執行和平政策。但兩岸某些領導人,未得中國人的同意,正擅自一點一滴消耗中國人的力量。在那些以強權是尚國家的眼裡,沒有力量就是不夠文明,甚至就是野蠻。

世局多變,誰知以後還有沒有「文明」國家對「野蠻」國家的「義戰」?

2005/08/09 聯合報】   http://udn.com 

( 時事評論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jack&aid=41384

 回應文章

Das 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8/13
2005/08/10 11:40
我也會貼上一篇舊作,同樣追懷過往國軍英魂的經。神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年的8月6日不只是星期六
2005/08/09 15:50

圖:廣島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國空軍飛行員斯文尼架著美軍B-29型轟炸機在廣島投下世界上第一顆以人類為攻擊目標的原子彈,三天後又在長崎投下另一顆,兩地喪生人數近三十萬人(當場死亡與輻射線後遺症致死的),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 由於對日本軍國主義的痛恨,我一直認為那兩顆原子彈是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必要手段;然而,從電視看到那麼多的戰爭,尤其是美國對外的越戰、波斯灣戰爭及兩年前的侵略伊拉克之戰後,我開始思索,戰爭帶來的是什麼結果? 前陣子,在醫院聽到一位老太太講起國共內戰,徹底的改變了我的觀念。當時的老百姓是極可憐的,隨著時代的浪潮飄流,運氣好的,可以隨國軍來台,或逃到香港;其他的人,只能留在大陸;運氣不好的,也許在登上往台灣的船時就摔在海裡淹死了…戰爭對老百姓而言永遠是浩劫… 遭受到原子彈轟炸的日本又是如何呢?夫妻畫家丸木位裡與丸木俊畫了一系列的《原子彈爆炸圖》來對原子彈提出控訴,有人開始驚覺戰爭的可怕,用這種方式攻擊人民究竟是對是錯?

丸木夫妻的《原子彈爆炸》系列圖之一【幽靈】 引自 丸木美術館 令人敬佩的是,他們不僅訴說自己所受的苦難,也能反省自己的國家給亞洲帶來的災難,在他們的「廣島原爆圖」展覽時,一位美國教授對丸木位裡說:「丸木先生的廣島原爆圖畫得很好,但據我所知,日本軍隊在中國南京進行過一場慘烈的大屠殺。你為什麼不畫一畫南京大屠殺呢?」 丸木位裡並未生氣,他花了八年的時間去發掘被日本政府極力掩蓋的真相,1975年,丸木俊夫婦的──《南京大屠殺》再度讓世人驚訝,戰爭的受害者永遠是小老百姓,面對這點,所有人不能沉默以對。 在長崎和平公園,有著很多來自不同國家所贈送的和平雕塑,只有大陸送去的漢白玉和平雕像周圍有護欄,據說,這是因為常有右翼分子往雕像上灑油漆,公園因而裝上了護欄,「和平」竟然如此難以維護?即使雕像也是??

圖:和平雕像(在北京的仿製品) 不管「和平」是否是夢想,在廣島原爆六十週年的今天,都該想想平民是否該成為戰爭的犧牲者,無論是在廣島、在南京、在台灣、在倫敦,還是在伊拉克。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