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幾乎戀人 25[下]
2010/01/21 11:31:57瀏覽539|回應0|推薦4

almost lover 25[下]

「希望誰活的好好的?」宗元移位到鍾盈身旁,搭著她的肩「沒事,慢慢說。」

「你們老闆。」她抹抹眼睛,答得含糊。

「誰?」他以為自己聽錯。不懂鍾盈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情緒竟是和裴斯奇有關。

「你們老闆裴斯奇。」這次,她回答得較有信心,抬頭定定的看著宗元「他就是......他就是......」

「妳該不是想說,」宗元做了幾個繼續的手勢,鍾盈點點頭,他愣了幾秒才說「他就是闖入妳家,用刀威脅妳的神經病?不~」

他本想說不可能。裴斯奇是個工作狂,除了工作必須的應酬場合,其餘一概不參加。就算工作必要的派對也是非常高級的派對,出入者都是身價非凡的富老闆和貴婦名媛。他也非貶低鍾盈,在他心目中,鍾盈絕不輸裴斯奇為了工作帶出場的女伴,但他真的不認為鍾盈有機會認識裴斯奇,更不認為鍾盈會是裴斯奇的菜。

像裴斯奇那樣不苟言笑、嚴謹到令人畏懼的性格,通常也只有很強悍的女人才會跟他在一起。無趣對強悍可是絕配,因為他們不知道浪漫是什麼所以不會為了挑選禮物或幾周年紀念大餐吵架。他們的每一天都是重複昨天,講求效率和實際。

至於鍾盈~

雖說她不食人間煙火的指數沒有娜娜高,不過高中時代少女漫畫也看得兇,大學時代也在沙灘上寫過字、談過心,騎機車環過島。這樣小家碧玉,看起來還像大學生的女人怎麼可能吸引裴斯奇?

而且早就聽說裴斯奇有未婚妻,他和鍾盈一個是日一個是月,怎麼想都不可能湊在一起。

他可不像他那個長年處於夢幻狀態的老婆,相信天使、惡魔、公爵、淑女、什麼荒地有情,沙漠有愛,亂七八糟的羅曼史。

但他不能這麼粗暴地傷害鍾盈,尤其鍾盈的口氣似乎和Boss頗有交情,宗元嚥下不可能三字,卻不知如何帶領鍾盈走出跟裴斯奇有關的幻想。

鍾盈一定是看了跟裴斯奇有關的報導,加上娜娜毫無建樹的加油添醋,硬把闖入她家的瘋子當成裴斯奇。

「確定是裴斯奇?不要亂想好不好!」宗元故作輕鬆「他還活得好好的!」

「是嗎?」鍾盈破涕為笑「你知道他......他用......他用健康身體試驗癌症藥品嗎?那會嚴重傷害他的健康......」

「鍾盈......」他微笑打斷,盯著她喝口飲料「妳怎麼會認識裴斯奇?我們說的是同一個吧?」

「我是自欺欺人對吧?很荒謬對吧?」她的心情又跌到谷底,略微形容裴斯奇的長相「可惜他已經被爐火吞噬了!」

不妙!不妙!宗元開始有點害怕。

如果鍾盈說的是真的呢?那個和她發生關係的男人其實不是同事而是裴斯奇,她一直被裴斯奇玩弄卻不敢吭聲~

最近,裴斯奇是挺春風得意的,雖然還是一貫的工作狂形象,但以他同是男人的專業判斷,裴斯奇肯定戀情正熾,想來跟他未婚妻好事已近。

那種肉體和精神的滿足是掩飾不了的。

「妳和他在交往?他辜負妳了?」

「沒有!你別亂說!」鍾盈猛搖頭。

「那~好~別又哭~」他真不知該怎辦了!到底該相信誰?試探的問裴斯奇?

「我要回去了。」她突然站起來「我必須面對那個袋子!不管我怎麼逃,也只能得到暫時的平靜。再不處理,我......我沒辦法......」

「鍾盈~」

「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她突然開朗一笑,反叫宗元更擔心。

「要不要我幫妳跟裴斯奇......」宗元嚥下一口口水「跟他討回公道?我雖然是小職員,但是個有勇氣的小職員。我不能坐視最好的朋友被有錢人玩弄......」

「他沒有玩弄我,而是我大意的讓他死了!都是我的錯!」她搖頭「我答應不跟任何人說這件事,你絕不能說出去,可以嗎?」

宗元看著鍾盈哀求的,楚楚可憐的表情,憐惜的在胸口畫了個X,表示自己絕對保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