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幾乎戀人 24
2010/01/04 10:18:42瀏覽488|回應0|推薦3

almost lover 24

一個月後。

程松醫院,院長辦公室。

鄭哲俊一手撫著上唇,一手靠著椅子扶手,眼睛盯著自己的鞋尖,深思。

「情況沒有好轉?擁先說他不當設計師了?」最後,他開口。

再次聽到這句話,程鳶從沙發上站起來,從沙發走到門口,又從門口走到窗邊,最後回到鄭哲俊面前。

「不當設計師,撕掉所有設計,看到什麼都說很醜,咖啡也泡不出來,上個禮拜甚至跟茉莉分手!你說,這正常嗎?」

「嗯~」鄭哲俊的眼神從程鳶焦灼的臉移開,再度回到自己的鞋尖,顯示他對葉擁先的狀況也很困惑。

好一會,他才抬頭,用著探詢的口氣。

「你不會認為......」

程鳶有點洩氣的怪笑「不騙你,我真的想過。這是程家永無止境的詛咒!」

「詛咒?」鄭哲俊皺眉搖頭「如果是排斥捐贈者的器官還有可能~詛咒,那是絕對不在擁先的問題之內。」

「那就給我一個原因,一個讓我啞口無言的解釋。」程鳶再度坐下「我已經毀掉了鴻沙,我該怎麼面對萍姨?該怎麼告訴她,我又毀了她另一個兒子?」

「程鳶~」

「不!是我的錯!」他對鄭哲俊搖手,戚愁地嘿嘿笑「不怪我怪誰?我不負責誰要負責?如果當初我收好那該死的設計圖,沒讓對手偷走,繼而誣賴我抄襲,程飛就不會客死異鄉,父親就不會在臨終前說出那樣的願望。現在回想,都是我的錯~全都是我的錯!」

「程鳶,你先冷靜~」

「這裡是我唯一的解放,所以不要叫我冷靜!在其他人面前我已經夠冷靜了!我只要求一個辦法,讓我能面對所有親友。拜託你告訴我,擁先到底怎麼了?還是我們把眼角膜取出來?可以這樣嗎?我寧願......我寧願......」程鳶喔的幾聲,握緊拳頭「我不該簽同意書的!那是個貨真價實的殺人犯......」

鄭哲俊過去按住程鳶的肩膀「我再找執刀的高醫生和院裡最權威的心理醫生過去看看擁先,或許能查出什麼也說不定。」

「能調到那位死刑犯的資料嗎?」聽到鄭哲俊講到心理醫生,程鳶緩口氣「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有什麼過去......或許......或許和擁先有些類似。比方無法幫助自己喜歡的女孩?你知道......他在程飛的葬禮表現得很堅強。那是他以為,他有責任照顧被留下來的海韻......這些你都清楚,難道你沒懷疑過?」

「這麼說並沒有根據~」

「海韻雖然是程飛的女友,可是年紀和擁先他們一樣。她和擁先特別投緣,擁先對她一直存有超過朋友的感情。我看過他強逼自己放棄,因為他清楚這一生他絕對無法贏過程飛。只是沒想到程飛先走了,他得到了機會。」程鳶微頓,一會無奈的說「更沒想到,海韻會糟蹋自己......接連兩次的傷害,擁先都沒有療傷期,如果那死刑犯碰巧也有這樣的過去,我真的很擔心那種無法用醫學解釋的行為。我從沒告訴過你,直到現在,『冬廊』還有海韻的專屬座位,不准任何人坐,永遠放著一支紅玫瑰。」

「我會想辦法查出來。」鄭哲俊說「目前還是先朝器官排斥這方面討論。再給我一點時間,你別急。」

縱使苦惱,程鳶也只能無奈的點頭。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