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鳳凰河‧哀愁的進展
2007/07/03 09:43:36瀏覽257|回應0|推薦0

12.哀愁的進展

P.J的燒來的比她想的還嚴重,一整夜都說著她聽不懂得語言。聽起來像法文,但又不完全是。表情時而快樂、時而痛苦、時而憤怒、時而~

柔弱。讓人心疼的脆弱。

她看著P.J因痛苦而扭曲的臉,不由自主想起池亮。

【暖暖,我覺得池亮有些怪怪的!子鶴,你不覺得嗎?】

【有嗎?】

【他幾乎無法自己站起來~剛剛在洗手間還一直跳,而且不斷搥牆壁!】

【啊~不該再讓池亮哥喝酒了!他酒品有點糟耶~】

人荷小心翼翼地脫掉P.J的襯衫,拿下他的眼鏡。她擰乾毛巾,用清水仔細的、清柔的想擦淨他的傷口。 

毛巾接觸到P.J傷口那一瞬間,他抽動了一下,接著半開眼睛。

「不要~碰我!我很痛!我~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人荷猛地退離P.J遠遠的。P.J沉重的喘著氣。

「很好~離我~離我遠一點!」他斜睇人荷。大量的汗水不斷由他額頭、脖子和胸口滑落。幾乎要溽濕床單。 

【池亮哥吐了啦!快把他扶進洗手間!】

【給他臉上拍些冷水,讓他清醒清醒!】

【人荷姊怎麼辦?池亮哥怎麼抖的這麼厲害?他說什麼?我聽不懂!】

【他說他不能呼吸!暖暖!妳鎮定點好不好?】

【對!鎮定!可是池亮哥越抖越厲害了!】

【人荷~我的鳳凰河~我的心臟好痛~我將要死了!】

【池亮哥~你只是喝多了!鎮定!】

人荷歪歪斜斜的越過眼前的桌椅,搖搖晃晃往外頭走去。臉色白的像紙。

如P.J所說,他的傷口不大。大約一個五十元硬幣的大小。但是可能因為流血的時間很長,加上和衣服布料摩擦,傷口已經有些紅腫潰爛的樣子。 

她無意識地把拿起桌上遙控塞進口袋。打開門,按下電梯。 

去哪買藥?哪裡有二十四小時的藥局?

「小姐?要不要搭車?」一個計程車司機探出頭,在對街向人荷招手。

「我要去藥局。你知道哪裡有嗎?」 

「藥局?」司機想了一下「我知道幾家。」

「快帶我去!快帶我去!」

「謝謝你。」一小時後,司機將人荷送回P.J住處前「真的很謝謝你!」

P.J的表情似乎比較穩定了。一種似層相識,令人畏懼的寧靜出現在他蒼白的臉龐和身體各部。

不會吧?藥從人荷手裡滑落,淚也是。

「P.J?求求你!不要這樣懲罰我!」她趴在P.J手邊「求求你!我沒辦法再承受這一次。」 

「剛剛~妳去哪裡?我不是~」P.J的手動了幾下「我不是叫妳別離開嗎?」

「你還活著?」人荷抹抹眼淚「你還活著!」

「妳~妳希望我死嗎?因為我害死妳的朋友嗎?」

「我買到退燒藥了。」人荷撿起紙袋「我馬上弄給你吃。」她立刻端來開水,然後把藥弄成糊狀。 

「起來!」她奮力撐起P.J「吃進去!然後我再幫你擦藥。」

「這是愛情對吧?」P.J張開眼睛,把藥吃進去,笑了。 

「你的眼睛?」人荷皺起眉「你到底是怎麼了?我真的完全不懂!」 

「病毒~很強烈的病毒。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告訴妳全部。我說話算話!」P.J虛弱的躺回床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