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過於喧囂的孤獨』 Too Loud A Solitude, 2003.May
2011/08/16 14:52:33瀏覽771|回應0|推薦0
 
『過於喧囂的孤獨』 Too Loud A Solitude , 2003.May

 

前言:生活像是書中龐大的「壓廢紙機」,我們努力地在日子的垃圾裡尋找意義,打出一個漂亮的「包」,取悅乾扁的心靈。然而,當現實遠遠將我們的希冀拋在腦後時,一個只是想打出「完全屬於自己的包」的簡單渺小希冀,都只是笑話一場時,生命的神話,還能繼續演下去嗎?

比「米蘭˙昆德拉」還接近「捷克」的 Bohumil Hrabal  1914-1997)赫拉巴爾,終於有中文翻譯書出版,大塊2002出版,我不久前才發現,應是配合2002台北電影節介紹捷克與Jiri Menzel 之故。當然,是大陸學者翻的。 

 
他是捷克導演Jiri Menzel  得到1990柏林影展金熊獎作品『失翼的靈雀』的原著作者,1969拍的『失翼的靈雀』Larks on a String ,因為政治因素禁演,1990才還導演公道。而1989 捷克歷經「絲絨革命」,很早便寫出暗中嘲諷時政的赫拉巴爾,原先僅在國外出版的小說,才能大量在捷克出版,但因為原先共黨禁書之故,許多作品其實仍因而佚失。儘管如此,他的書在捷克出版數量超過三百萬冊,共翻成 27國文字。

   


Jiri Menzel 其實1966,就以Hrabal 的『嚴密監控的列車』Closely Watched Train,拿下1968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拍片時才28歲;更之前,1965,Menzel 還拍過Hrabal 49歲首部出版的小說『底層的珍珠』A Peral on the Bottom ,真可謂英雄出年少。至今Hrabal 的小說,共有十部拍成電影。

  


『過於喧囂的孤獨』是赫拉巴爾1976最後一本、最滿意的小說,經三稿才決定好文章使用的語氣,由「詩」轉成「散文」(布拉格口語),再轉成現在的嚴謹的「敘事曲」(捷克書面語),但也是到了1989年才得以出版。  
 
1997 ,83歲的他自醫院五樓墜樓身亡,謠言四起,許多人覺得他是自殺--「一個安排好的死亡」,以符合他自己筆下塑造的人物(a foolproof way of perpetuating the idea of the writer as a legend.),因為官方說法竟是,他為了餵窗臺外的鳥不慎跌出而死。

不論計劃好與否,都是很特別的死法,讓我想起水中撈月的「李白」。
 
 
2000 捷克拍了紀錄片” Prophets and Poets”( 得到Jihlava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之Kodak Vision Audience Award, 請見最下方),就是紀念這位逝世的文壇大師,昆德拉都要承認的,捷克當代最偉大的文學家( The  greatest living Czech writer)。原本該片編導1997就曾造訪Hrabal,想在大師晚年,趕快完成有關他的紀錄片,怎知,竟被當時脾氣不好的大師拒於門外,並對眾人大叫” Damn you! ”。英文題目原先在般 2001 Slovensky Artfilm 影展中定名 "Life is everywhere",這是他一篇早期的短篇小說,昆德拉有名的『生活在他方』 "Life is elsewhere"取自阿瑟˙韓波 ,想來二者都與之有關。

據說晚年他心情鬱悶,因為「絲絨革命」後的捷克,好不容易許多作品出版了: Listopadovy uragan (November Hurricane) (1990), Ponorne ricky (Underground Rivers) (1991), Ruzovy kavalir (Pink Cavalier) (1991), Aurora na melcine (Aurora on the Sandbank) (1992), Vecernicky pro Cassia (Cassius’ Evening Fairytales) (1993) and Texty (Texts) (1994).但據言輿論界對他偶有不公正之評斷( 原因待查) 。我不知道,這是否是他後來不再動筆的原因?或許只是,遲來的革命來不及挽救他被摧殘的體能。 
 
從Hrabal,可以看出捷克電影與文學界那種特殊的自嘲風格、時時神妙的天外飛來一筆、笑聲裡抹不去的沉重,原來都源自何方,他筆下那些愚昧與聰明兼備的小人物,像是捷克版的「契訶夫」,給予讀者無法抹滅的平凡之美、平凡之奇異。

而「中魔」的人,他發明的族群,「使用黑色幽默妝點自己每一天,甚至悲痛的每一天」的小人物,和昆德拉的冷淡的「媚俗」恰恰相反的人種,在他躍下窗臺之際,因為某種奇特的印證,竟得以溫暖長存。

***************  
肥料與醬菜

***************

醃了下酒
某人不這麼入詩嗎    

兩人世界或平淡或衝擊
都是足堪記憶的一個部份
 
忽而有了一種
屬於肥料或是醬菜莫名其妙的
幸福感
 
那些不嫌棄"堆肥"腐臭
只看到其中養份的男子  
不嫌棄"醬菜"卑賤
只識得下飯滋味的女子
 
有著過人的福份

***************  
 

http://www.kviff.com/en/films/film-archive-detail/20010925-prophets-and-poets-chapters-from-the-calendar/

Prophets and Poets. Chapters from the Calendar
Prophets and Poets. Chapters from the Calendar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4proust&aid=5547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