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偶然的旅伴 (上)
2008/10/20 22:07:01瀏覽1042|回應3|推薦23

Facebook上收到新的message: "Hi! How was your trip in Corsica?" 我看著寄件人的名字,只覺得故事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盡,也不知從何說起.

 突然之間,我深深懷念起八月底炙熱的波蘭,Krakow的兩天,和偶遇的那個旅人.

 如果回到那個特定的場景,我們會走在舊城的街道上,繼續我們的談話,或是在彼此的陪伴中,自在的沉默. 那麼,我也許可以好好告訴他這次科西嘉之旅的所有故事,而他,就我所知,會是個很好的聽眾. 然而,隔著不遠的距離,他有他的,我有我的生活,兩個在旅途上偶然交會的旅人,已經再也回不到Krakow的那兩天......

 

早上八點不到,Krakow舊城門外,Auschwitz Tour集合處早已站滿了人,按照語言,英文和德法西文剛好分成兩台遊覽車,原本以為這麼早的tour應該比較少人,感覺不會太有壓迫感,顯然打錯了如意算盤. 我一個人站在兩兩成對的人群中,又是唯一一張東方面孔,我不由自主的有些彆扭,彷彿被錯置了時空. 沒多久,我看見一張在hostel早餐室匆匆一瞥過的臉孔,同樣一個人站在人群的邊緣. 如果我害怕孤獨,他必定是唯一的浮木,只是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存在,並不覺得有上前搭訕的必要,我轉開目光,當作沒見到,也沒有見過他. 

到了集中營入口處,每人必須領取一附耳機,方便導覽員講解. 排隊的時候,身邊的人突然問我: “Are you from Greg & Tom? I think I saw you at breakfast.”

Greg & Tom是我在Krakowhostel. 早餐時,聽身後到有人說要參加Auschwitz tour之後便匆匆告辭,那人顯然是他. 我們聊了幾句,發現彼此都住倫敦,我住Shepherd’s Bush,他住不遠的Ealing. 他搭波蘭同事的便車從倫敦到華沙,再從搭火車南下Krakow,而我的下一站正是華沙. 有了這樣的話頭,我們簡單聊了幾句.

集中營tour開始後,沉重的歷史悲劇讓人說不出話來,我和他偶然交換一兩句話,直到參觀結束,回程的車上坐在一起,才真正聊起來. 一個小時的車程轉眼過去,我們又回到出發的廣場邊,不約而同的往舊城區走去. 對話持續著,我們決定先找地方午餐,再繼續下午的行程. 我帶他到前一天去過的波蘭傳統餐廳,舉起啤酒乾杯之前,我們才交換了名字.  

他叫Alan,英裔南非人,外祖父是波蘭人,曾經因故被關進集中營,但因為沒有猶太血統而幸運獲釋. 之後他移民英國,在倫敦娶了英國妻子,舉家搬到南非,英國波蘭混血的母親嫁給蘇格蘭裔的南非父親,他因而在南非出生長大,卻對英國和波蘭有特殊情感. 這次來Krakow除了參觀Auschwitz集中營,他還身負尋訪失聯的波蘭親戚的重任:他拿出一張自己畫的簡單族譜,告訴我他打算用圖說故事 - 他不懂波蘭文,母親的親戚年事已高,英文顯然不會是他們能夠理解的語言,因此他決定照母親給他的地址登門拜訪,這張族譜應該可以化解語言的隔閡,讓親戚們了解他的身份和情感.  

午餐過後,我們往舊城底的Wawel Castle走去,一路聊著各式各樣的話題. 到達城堡售票處,大部份景點的門票已經賣完,我們只能在城堡的建築之間走著,除了Dragon's Den - 一個傳說是Krakow龍穴的石洞 - 之外,哪裡也不能進去參觀. 我們走下樓梯穿過石洞,見到了洞口外會噴火的龍. 午後的陽光正好,我們於是沿河慢慢走回舊城裡.

那天晚上,我們又剛好是Greg & Tom Hostel例行的Vodka Night的四個參加者之二. Hostel裡值晚班的Pitor (Peter)是我們的tour leader. 這個剛滿20歲的波蘭小男生在Krakow University裡主修日文,談起波蘭的vodka文化非常自豪,宣稱我們那天晚上每人喝四種口味的vodka shots,外加共享3L的啤酒,只是波蘭人的"baby level". 除了我和Alan,另外兩個人是來自Liverpool的一對英國姐妹,我們四個住在英國的人都自認絕非baby,然而四杯vodka shots下肚,大家都開始非常的happy. 轉戰Pub,一大管三公升的啤酒一下子也見了底,這樣還喝不過癮,Pitor帶我們到猶太區學生聚集的酒吧再續攤. 那晚我們五個人玩得很開心,回到hostel的單人房,我倒頭就睡,完全把要早睡早起sightseeing這回事忘得一乾二淨......

圖一:Greg & Tom的早餐室.

圖二:Vodka Tasting的其中一輪,是某種香料(Bison)口味.

圖三:Pitor和我們的三公升啤酒柱.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2296767

 回應文章

珍珍
愛小酌的珍珍說
2009/08/19 14:17
應該叫 偶然的酒伴 吧

crystalsu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酒量不好照樣住歐洲
2008/10/28 15:59
我只能喝一杯葡萄酒,臉就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一樣了,沒人敢灌酒的。我只要慢慢喝,別人喝兩三杯,我才喝一杯,這樣就沒事了。(給樓下的美眉) 其實有些德國人也不喝酒,或是不喝啤酒。

英國人愛喝是有名的啦! 好像是全歐冠軍耶!

底兒麗亞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不會喝酒不能住歐洲是吧?
2008/10/20 22:22

這樣還叫baby level?  那以我的酒量恐怕連infant都不如 !!

我去Dachau集中營時, 也是那個tour唯一一張東方面孔, 都沒有什麼人跟我作伴, 害我一路很孤單, 看到集中營心情又很不好.


I came to your shore as a stranger,
I lived in your house as a guest,
I leave your door as a friend, my dear
-- by Tagore , Stray Birds
Yvette@London(YvetteinLondon) 於 2008-10-20 23:33 回覆:

不會喝酒也可以住歐洲啦!不過妳可能要打扮成穆斯林才不會被勸(灌)酒.....

有tour可以跟已經不錯了~~我一個人去Terezin集中營的時候連人煙都沒有,還有鳥從空無一人(以前不知道死過多少人)的房間突然飛出來,這比較驚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