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Cargo
2018/09/28 17:36:13瀏覽1381|回應0|推薦22

那個午後我在Shoreditch,偶然走進某條街道,穿過鐵路橋下,一旁白色拱門上黑色的字體吸引了我的目光.

CARGO

我停下腳步,注視大寫的字體,幾個人從門口出來,幾個人站在人行道上等著入場. 模糊的,零碎的,遙遠的,幽暗的片段,掙扎著從記憶的底層釋放出來. 一瞬間我有些暈眩.

那是一個早已遺忘的夜晚. 我和你從Paddington穿過整個倫敦,來到彷如另一個世界的,還粗糙而混亂的Shoreditch,只為一訪有名的地下夜店. 那時的東邊是陌生的疆域,我在黑暗的街道間,跟著也不熟路線的你,絲毫不覺得恐懼.

我不記得那是什麼季節,不記得最後怎麼到目的地,不記得那夜我們是愛人還是朋友,可是我看見鐵橋下的舞台,感到火車經過的震動,昏暗空氣裡綠色的光一明一滅. 那晚演奏的團叫Quintessential. 你用半嘲諷半玩笑的語氣說,他們的音樂還不錯,但是我不確定Quintessential是個好團名.

我的記憶僅止於此. 前後的脈絡都已無處追尋. 我的線索只有你. 你是唯一,可能補足我殘缺記憶的人. 

我想像你站在我身邊,看著白日裡毫無神秘感的夜店大門,一樣狂亂地拼湊往事的碎片.

關於那夜,你記得什麼?

你是否也曾經走過與我有關的情景,卻無法和任何人提起?

你走了以後,我決意留在這個城市裡,想證明我可以,想守護僅存的痕跡. 我想知道心有多強韌,我想看自己有多勇敢,我想踩在共同走過的路上,往沒有你的未來大步前進,想在你留下的廢墟裡,重建整個世界. 我不願承認,當時的我也許還有那麼一絲希望 -- 若你回頭,我還在海的這一方. 

可是我們都那麼倔強. 不為對方承受孤獨,不曾向思念屈服,各自走上永遠不會再交會的路. 

於是無數的日昇日落,不斷的潮起潮落,我終究在沉默的歲月裡,不知不覺的失去了那些我以為無論如何都不會失去的東西 -- 青春,回憶,和你.

現在的人生裡,我很滿足. 你是我的傷感,但不是遺憾. 我已學會珍視生命裡的殘缺和不完美,也在過去與現在之間,畫上了長長的分隔線. 然而我終究比離開的你,有更多機會站在似曾相識的場景前,回望年輕的自己,回想暫借的愛人,回味苦澀的快樂.

我不願回到二十五歲那年,可是我不想忘記從前. 我不懷念那段千瘡百孔的愛情,可是我總會在與往事擦身而過的時刻,深深想念遠方的你 -- 那個知己多過於情人的你,那個始終沒有勇氣為我失去一點什麼的你,那個十三年前,我願意拿整個人生來交換的你. 

我想像而今四十歲的你. 你記得的也許比我多,也許比我少,但是畫面同樣泛黃. 記憶在歲月裡失去了鮮明的色彩,只留下懷舊的氛圍. 這些年來,你在你的城市裡偶然想起倫敦,我在我的倫敦裡偶然想起你. 你是我的倫敦故事之一,儘管結局是微笑與嘆息,想起來還是不曾惋惜.

你離開很久以後,我還在這裡,看著晴雨晨昏,過著尋常日子,愛著這個城市.

原來Cargo其實不遠. 我只是忘了回去的路. 

原來你其實沒有離開. 只是成了我的一部分.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vetteinLondon&aid=108636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