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燄舞38℃
2011/09/12 11:58:49瀏覽4013|回應52|推薦161

就在一個課程結束而另一個課程尚未開始的半個月空檔,我那好玩成性的心魔又開始勾引著不安於室的神智出竅,只打了兩個電話,包袱款一款隨即發動愛駒展開今年第二次的千里長征!

如飛箭脫離弓弦,頭也不回的往單調無比的北宜高疾駛,出了蘇澳轉進蘇花,狂放不羈的心是脫韁野馬,勾搭上呼嘯的風,鋪天蓋地的高調私奔;我的眼盡是貪婪~不放過每一個過彎,百看不膩的驚艷 : 花東迎我以如此大器的山和海、饗我以蘇打綠雪糕般的清涼、海市蜃樓的迷幻!

隨著公里數增加,流轉的樂聲中唱遍所有魂縈夢繫的地名,不管縱谷山線或是飽覽太平洋的海岸公路,只要倒數進入台東縣境,我那層層疊疊、小心翼翼收藏著蜷縮蟄伏的黯然相思再也禁錮不住的復甦、洶湧,龐沛如巨浪重重拍岸卻又溫柔漫身.....

唯有花東的滄藍、湛藍、靛藍以及深深的鬱藍才能收納我所有的憂鬱。

 "回家"~~使我無比自在開懷! 

多日來馳騁於縱谷山脈,在池上、在關山、在盈翠的綠光中散盡如稻浪起伏無可言說的愛;海岸也來爭寵,提醒著我曾留在風中的誓言,在加走灣~長濱~在晨光夕陽中印刻著我跨時空追尋所愛的足跡,日月星辰同做見證。

行進在祕徑197、所有台東你叫得出名字,連結台9與台11的"東西向橫貫公路" : 玉長、東富、光豐~都走過不下數次,此行再度巡航許多髮夾灣的瑞港公路,踏查奇美部落,癡情的追著秀姑巒溪出海,長虹橋近在咫尺...

哪怕我遠在綠島優游如熱帶魚.... 翻飛的浪花間抬眼.... 台東清晰而綿亙的輪廓緊緊貼著海的另一頭,依然教人驚心,往事歷歷,如此親近又如此遙遠;我愛這份孤獨與喜悅、苦澀與猶疑。

慶幸自己涉世不深,並不感染世故氣息,不太傷春悲秋、更不以淚療傷,當然也沒有高超到甚麼不悲不喜的清滌境界~我從來才不信這種自欺欺人的說法與不死不活的存在!

我願是枝頭上竭力鳴唱的夏蟬,用極其有限的生命和嘹亮的歌聲趕走濕溽的暑氣;我是無須綠葉仍兀自綻放的艷麗木棉~~以火焰跳躍般的奢華舞步,求一個痛快淋漓,揮霍燃燒殆盡!

我是火山亦是深冬大雪,冰火同源

決絕仍須大勇,至痛無淚;最不耐煩那不冷不熱的順喉情意~那是教戰守則、是凡人安全至上的用情不二法門~~鄙視之!

我已然厭煩部落格公關式你好、我好、大家好~~不得罪人卻也一成不變,沒有溫度的回覆和制式的祝福畫卡,討厭與文章無關卻四處拉票拉屎的垃圾訊息!真TMD受夠了這類層出不窮的票選活動~衝甚麼鬼人氣! 

我的偏執與乖戾是無可救藥的"惡劣" :不看教育、不看財經、不看動漫、討厭行銷廣告、不看股票、不看假惺惺、故作天真兒語,寫些令人作嘔的狗屁不通文章或是自我感覺太良好的東施效顰~~時常驚世駭俗搞出嘆為觀止的"曠世鉅作",總令我煩悶時有了捧腹大笑的爆點,也算功德一樁!

我排斥偷懶的UDN監評,彷彿有個口袋名單,固定大力吹捧一些名家、作家、記者的部落格並推薦文章,炒得火紅沸騰,似乎不隨眾朝聖膜拜就會落伍而成為孤島.....尤其最不看的是狗吠火車的政論文章,以免減損我的壽命~~絕不跟政客和豬生氣!!

我所得罪的人是一架波音747 也乘載不下的眾多。(寫完了這篇,應該已經變成法國那架A380巨無霸客機了!Cheers!罵~就光明的罵求痛快一死!)

所幸還深具自知之明早,已不太發文也始終缺乏良好的社交能力,做不到為維繫虛空的友誼而熱絡而串門子,因此對於敢死隊般的來客還尚有餘裕的好好誠實回覆.....

除回覆外,偶得空閒亂槍打鳥的瀏覽....禁不住喜惡強烈的脾性、瘋性和死德性 : 每每讓我看著開懷大笑或是皺眉忍不住想提刀砍人,趕緊倒吸一口冷氣,內心默數12345....這才壓抑下我許多幹工堵罵的OS!

無怪乎如晞早早之前就說過 : 膽子不夠大顆的格友,肯定是不敢上貓窩回應的!

於此,我深深佩服並感謝大家以無比的勇氣縱容著我的不禮貌和撒野!

敝貓本錢不足卻奇賤無雙,絕沒有自以為是的大頭症,只是慣於古墓生活,閉門造車、潛心進修所愛、個性孤僻帶不出門、褒貶寵辱皆不驚。

要我說場面話和悅耳動聽的假話....實在不甚在行,而不假思索的真話又太刺耳,交情不夠不便說。況且藉著網路不乏浮誇虛謊有文無格的版主,因此我只敢與相熟又心臟夠大顆的朋友打乒乓球般的回覆,殺氣騰騰、明朗直率。 

謹以此文獻給這些年來陪我走過的所有格友....

我希望,我希望還能有多些時間好好的書寫我許多精彩的原住民朋友~他們才是我眼中的真心英雄 : 利吉的嘎晤、哈旺的巴歌浪船屋、耀忠的陶甕百合的春天、依娜的飛魚、精彩稚拙的工作室:升火、項鍊、牛山Huting.... 還有、還有深得我心、遺世獨立的個性民宿:灰黑橘黃......

這裡我特別提到民宿,是因為從花蓮豐濱到台東沿海三五步就一間民宿,還有許多正大刀闊斧興建施工中,卻有更多是濫竽充數!

我尤其厭煩完全複製藍白地中海式、希臘式、東南亞及巴厘島風格或是歐洲莊園...等的建築,如此突兀的移植在這塊土地上。

花東是充滿個性的,絕非溫暖四季宜人的地中海型氣候,當然更不是熱帶雨林,丁香煙霧裊繞的印尼。

這裡夏季酷熱,陽光不客氣的炙燒、海天反射一如照映在多稜面的水晶,亮到無法逼視;而七八月常有颱風鳴金擊鼓的直撲,如千軍萬馬突圍進犯;冬季則刮著強烈的東北季風鬼哭神號的嚴峻橫掃....民宿於此必須是堅韌而強悍的與大自然合一的存在!

這是我選擇民宿的要點之一~有個性、有理想、不媚俗。

它沒有冷氣、沒有電視、更沒有網路....讓人真真實實的返璞歸真,學習傾聽大自然完美的合聲,與自己好好相處,作更深的內在觀省和觸動心靈的對話。

當然,我的旅遊方式與收穫不代表你也會有相同的感受!

除非....你也能擁有一顆無關天晴天雨,有沒有人陪都能開懷的童心!

我本為三天兩夜東海岸的加路蘭演唱會,為阿妹和王宏恩而去,大雨滂沱仍澆不熄玩心大發!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ffie0210&aid=5633220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奔放
2011/11/20 07:52
真實最美
4/24「寫·閱·評·聚」第五十三回會議

自個做(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芝加哥演討會4/13 活動公告 題目:「憶往·寫作·投稿」
3/28「寫·閱·評·聚」第五十一回會議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1-20 09:02 回覆:

謝謝不嫌!! 對這樣狂妄的"憤老"~~(早過了憤青的年紀還這麼"火大",所以叫憤老)~~~仍能"欣賞",且願意留下足跡。

感動!感動!!!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11/15 15:42

把-休-拿掉

就知道將發新文了

戲棚下的小板凳,我擺好啦 ~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1-15 22:58 回覆:

阿鐘哥您好哇!!!

剛剛才回到家,去看極冷門的影展片子,當了一天的老台北

舉凡小時候跟爸爸走過的地方~~成都路、武昌街、重慶南路....

幾十年的老店家和很有歷史的咖啡館也都去泡泡

悠悠晃晃像個遜清的貴族+紈褲子弟(只差沒蹓上一籠鳥)

結結實實給它晃上一整天!

很開心滿足!!

這幾天我要做些訂單,暫時沒空生產文字,心情很好!~~看見您來更好了!!!

哈哈哈! 喵喵心情一好嘴巴就特甜!! 您暈過去了嗎??!


痴人如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難怪E哥叫我要來這而晃晃
2011/11/08 09:07
幸會呀!自由的女郎
很棒的部落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1-08 14:49 回覆:

E哥這個無三小路用的花蓮狼....居然派打手來!

是說.....您也真是有顆傻膽! 怪不得叫做癡人!

從您家狂歌追風、策馬入林和褪黃的師對抗、旅對抗的記憶中恍恍然走出來

精彩!

感謝看重!

敬! 傻膽與痴人!!

我要整理行囊了!務必要在教官進門前關上拉鍊裝沒事,免得他看了感傷怨嘆啊!


CDOK 竹籬笆 野孩子的春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敬妳 為山鄉的情
2011/11/03 08:36

HI日安

年輕的時候   在梨山

望著逐漸從癩痢頭   演變成禿子的大片山頭

空氣中彌漫著濃濃農藥氣味

他們講   這裡的人   死得比較早

這些 隨著時間遞延   更加惡化

政治勢力   惡勢力   如癌擴散

CDOK已經從 Political Apathy  變成漠然 / 默然

只在盡己一份綿薄  

不為救贖   不為取寵

就只為著曾經有過盡了一分心意

敬妳   為山鄉的情

100.1103.0833.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1-04 21:14 回覆:

我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好好的玩烘焙,目前早已有證照,還要再往更精進學習

要學,就要鑽研真正專業的學理,打穩基礎並每天大量的實務操作

若是有心要學,千萬不要跟從坊間那些媽媽教室半吊子示範

或網路上有許多不正確的說法作法,以盲引盲還自吹自擂、沾沾自喜!

終於期末考完畢,一個階段結束! 露出開心釋然的笑容 (眼淚都飆過幾回之後.....)

一向嚴肅,不苟言笑的賴老師也靦腆一笑!

魔鬼集訓終於結束了!懂得越多,越覺得麵包的學問真是太深奧!

光是穀研所那兩本厚重的"聖經".....就一整個頭昏!

因此真正麵包師傅的養成是多麼的不容易啊!~~耗體力、低報酬的工作!

能有幾個吳寶春和文世成師傅呢?!~~他們都是窮苦的小學徒出身,吃進苦頭排頭!


飛天 ゚【二三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1/10/30 11:04

喵的文就是朝天椒,辣。
可妳本人卻是那樣的溫柔。。。

超怪了,這篇文章我怎會沒看到!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30 11:48 回覆:

剛剛在如晞新文章那裏留了兩則回應

快飛去看看!

很高興終於見到最美麗的詩人!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10/29 18:37

樓下---出草

就這個感覺

足你寫一篇,期待喔。

中段--- 好像吹啦竹子的聲音---叮叮叮叮---叫什麼樂器 ?

回竹東老家,去五峰尖石,找不到紋面長者

憯然。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29 22:27 回覆:
你~~~你該不會就是那摳荒山伯爵吧??!

自1913年起Tanah Tunux(紅頭鬼子)即全面禁止族人紋面

你要紋面耆老在另一個世紀的現在~~2011年~~還活著,在醫療與營養長時期匱乏的狀態下....豈不是難為人嗎??!


你聽見的樂器是仿古老的口簧琴彈奏,普遍存在於泰雅、賽德克等族

另外還有獵首笛的聲音.... 這兩張電影原聲帶CD目前是我開車的良伴! ~~我每天上學都是精神抖擻的~~出草! ~~ MD! 我的組裡有個奇笨無比的美國天兵。


今天上午到國立圖書館台灣分館聽賽德克巴萊講座

與會的有製片、原著小說作者:嚴云農以及飾演道澤頭目~~鐵木瓦歷斯~~馬志翔

很遺憾主持人根本沒做功課,完全不了解相關背景與歷史,甚至張冠李戴,程度只像個追星影迷一樣圍繞著帥氣的馬志翔設定膚淺的題目。

其實光是鐵木瓦歷斯和莫那魯道或是花岡一郎和二郎~這兩條線的衝突和張力就足以創造出另一部迷人的電影架構了!

以道澤群來說,鐵木為了族群的延續又何嘗不是他們的"民族英雄"??!卻背負如此沉重的歷史罵名(這也是何以族人不願談論霧社事件的原因之一);甚至莫那魯道的太太~~巴岡瓦歷斯~~也是道澤群的人,所以馬赫坡社與道澤是當時勢均力敵的姻親社群的結合。

險惡詭詐的日本人善於利用部族與各社之間的矛盾間隙來以番制番,使其互相消弭戰力以坐收漁翁之利 (莫那不也曾為了更大的獵場而幫鬼子攻打梨山的泰雅族~~此為薩拉茅事件)

不管是親日番(味方番)或是被逼到退無可退而群起反抗的族人來說,誰不是迫於生存的無奈,至令手足相殘卻無法回頭的悲劇,這也導致一些參與戰役的族人事後並無勝利的喜悅,反而痛苦的自裁或自縊而死。

又或者莫那的女兒馬紅~~親手將孩子拋下山崖,以及更多婦女也必須親手將懵懵懂的孩子掛上樹藤縊死....

花岡一郎甚至先殺了川野花子之後再掐死襁褓熟睡中甫周歲的稚子,然後切腹自殺.....

光是從多年前多本書籍閱讀就曾讓我沉痛萬分掩卷而泣,何況是現在影像化的視覺震憾。

謝謝阿鍾哥在這議題上的用心與有心! 希望在清流部落遇見你! 


獨孤無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自然風格
2011/10/23 23:11

我覺得做一個讀者比當辛勤的寫作人更幸福  尤其是讀到您的文章總會令我會心微笑

從閱讀您部落格的文章 燄舞38℃  會被您的自然風格帶著飛翔天空游向大海  自由自在奔往陽光燦爛之所 

請問  您是舞動行走在雲端之仙嗎 

卻又隨時看到繾綣情深賢伉儷恩愛生活的情趣  人間竟然有如此揮灑自如的美麗生涯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24 00:25 回覆:

獨孤客  您好:

總說人越老是膽子越小

這套用在您身上可就不盡然了~~謝謝您的回應

我知道這事的來龍去脈,所以跟您留了言、問聲好,這會兒也訂閱了文章

咱要搬張條凳、取些瓜果、來壺好茶或好酒,等待月光

掐指算算您啥時能收假重現江湖?!

好文章已不多見,管牠卑劣無恥的剽竊亂賊當道,偷走死的文字,偷不走靈動澎湃的心!


咱不是仙!

當仙沒了怨憎會、愛別離、生老病死、一切的悲喜哀愁、酸甜苦辣、熾烈的愛及勃發的慾望~~~ 缺少了時時觀照警醒,攻克己心的操練,人生何其平淡無趣!

按照咱家那口吐不出象牙的ㄍㄡˇ嘴教官的說法....叫咱是~~羅剎

咱們感情沒那麼好啦,我們雖然聚少離多卻也常吵架、互相指控、氣急敗壞,恨得牙癢癢!

這次一起出海潛水,他堅持要由游遠一點,但我估計天快黑已漲潮且浪腳已高,百般不願他繼續往前游

但討厭的天秤座是那種永遠不肯聽勸的鐵齒一族

我當下快速的回游到岸邊坐定~~我要很清楚看見他頭出頭沒的身影與方位,以便隨時呼救.... 當時還是鬼月呢!

愛不愛?? 我不清楚也不重要,但若少個人偶爾作伴、鬥嘴、取樂....則肯定難過!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10/22 10:00

12年前銅門那位阿伯那買了12支,送走了9支,真後悔 !

越來越喜歡玩這刀。爬山時沿途用力「仆草」,想像出草。爽啦 !

就是愛看你的回應,有料啦。謝。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22 21:39 回覆:

你是該後悔,且該痛悔!

還陸續送出了~~~九把刀!

以前的刀作工好些,現在使刀的人不多,老一輩刀匠做不動了,現在只剩下特殊節慶用的禮刀和滿足觀光客收藏的小裝飾刀。

咱家裡有,車上也放了一把兩尺山刀~~~比球棒好用

可咱教官皺著眉頭說: 妳是擔心兇手臨時起意之下手無寸鐵,勝之不武而貼心的為兇手準備宰殺妳的武器嗎??!

暗! 好暗! 誰教之前多是獨自一人東奔西跑的多,而異想天開的拿刀壯膽! 

呵!台灣如果開放槍械管制,咱一定申請牌照,擁槍自重!

我喜歡武器! 叫咱舞鍋弄鏟近油鍋火爐都可以,就是別繡花織布就好!~~缺乏天分!


謝謝您的讚美!!嗚呼呼~~~好暈!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22 22:08 回覆:

PS: 莫那魯道所參予的是1920年的薩拉茅事件(今梨山附近)~~亦是日本鬼子以番制番的陰謀

日總督府於1910年即開始禁止出草獵首、1913年禁止紋面,而此時一面禁止泰雅族獵首,一方誘使強迫霧社各社群、白狗群、萬大群出草,以協助彌平剷除梨山的泰雅族暴動。

此事件造成各族群勢力皆衰退、各部族間仇恨讎隙,亦成為霧社事件的遠因之一。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嘿~~何時再出草 ?
2011/10/21 22:17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22 09:21 回覆:

嘖嘖嘖! 搖身一變成了探究詩的人!

您那兒現在是香火鼎盛的大廟,人人急於朝拜,咱就避避風頭的好

我愛這些充滿理想性"憂國憂民的詩,卻看不來情詩

詩的節奏太慢、欲拒還迎、拖拖拉拉、一件衣服脫太慢~~~

我這上膛的機槍會因此卡彈、倒彈,發射不出應有的感情、倒是熄了一把如野火燎原的愛

看不下去常造成吞嚥困難

這刀.....是海岸住民慣使的,如排灣、阿美、達悟,不是獵刀、山刀、馘首刀

你把咱這篇文章他媽的吵死人的音樂關掉,聽這首 Our Hunting Ground~~我很愛這首充滿力道的~~出草!

賽德克巴萊的原聲帶和真相巴萊(清流部落遺族後裔~餘生紀念館的郭明正寫的~~我都有!)

最後~~來兩張kuso照~~as your wish!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1-02 19:21 回覆:

看您之前霧社事件也查考的用心並發文

給您貼一張當時人止關的照片

 日軍登陸後,逐步將統治範圍擴及全島,但對於中部山區剽悍的原住民部落一直無法有效完全統治,後來日本實施5年的「生計大封鎖」,禁止食鹽及鐵器、布匹、槍彈等生活必需品進入霧社地區,且禁止漢人與原住民交易,全面進行經濟封鎖。

居住於霧社地區的賽德克人原就貧窮,生活不易,經這麼一封鎖,生活更形困苦

1902年日軍與賽德克族人(日據文獻將之歸類為泰雅族),在人止關」爆發了慘烈的戰鬥,雙方死傷慘重,這一戰使日本人驚覺賽德克人確實是驍勇善戰難以對付,於是日本人便惡毒的想出了利用原住民族之間的宿仇積怨,設計令其自相殘殺以作收漁人之利 。

1903年,日本人利用霧社地區長期遭「生計大封鎖」而急迫需要鐵器、食鹽等生活必需品的狀況下,唆使布農族干卓萬社,假裝要提供賽德克族人鐵器及食鹽,相互以物易物為由,用此誘騙賽德克族壯丁100多人到兩族的交界處交易(也就是濁水溪畔的「姊妹原」),當交易後賽德克族人被布農族以勸酒灌醉,於是200名埋伏的布農族壯丁趁夜展開襲殺,賽德克有80多人當場被殺,其餘也因重傷或溺水而死,最後賽德克族壯丁僅剩6、7人生還逃回部落,此事件稱「姊妹原事件」或「干卓萬事件」。

電影上集有鋪陳了這兩段歷史,但是事實上莫那魯道並未參與人止關和姊妹原事件!

姊妹原事件犧牲掉的是賽德克族之德克達雅群巴蘭社的青年精英,與馬赫坡社無關

巴蘭社因為後來的水庫與萬大電廠興建而被迫遷村到今日往惠蓀林場途中的中原部落,與霧社事件後六社的遺孤被日警嚴密看管居住的川中島~~清流部落~~比鄰為居。

可能是導演為了強化遭日人欺壓的背景,導致莫那魯道反抗的決心,所以在劇情上做這種與史不符的安排!~~可以理解!


捕光捉影 ♪ 答案揭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雖然自認沒做虧心事…
2011/10/16 16:25
但還是等了一個多月,帶著重裝備來報到!(捕光的心臟和膽子,剛好介於夠大與不夠大中間啦!不過遇到美食就沒折了…)

meow (Effie0210) 於 2011-10-16 21:55 回覆:

嘿嘿嘿!算你機靈! 等到咱彈藥庫存貨用罄....才悄悄搶下灘頭堡

補給剛到,載來的物資恰恰可以.....染紅沙灘!

總說鳥為食亡..... 這會兒知道您也是個勇氣可嘉的~~~鳥人!

頁/共 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