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過去了﹝下﹞
2009/10/30 01:56:35瀏覽534|回應2|推薦45
住院第一天開始,量體溫、量脈搏、照三餐一天總來個三次。胸腔x光、心電圖檢查和血液抽檢陸續做完。如果沒有問題?隔日九點應該可以進行手術。

我問過兩次護士,執行開刀的醫生是我的主治醫師嗎?她們的回答都說:﹝是。﹞

記得有一位護士負責打血管針頭,手法乾淨俐落,可那個針頭剛好頂在左手掌的關節下一點點,讓我只要伸動左手,我的眉頭總會深深皺一次。直到要出院的當天,醫生說我九點可以出院,護士九點半還推著點滴要進行注射,真稿不懂?這家醫院內部是怎麼作業的,依情況我前一晚注射完晚間的針劑,針頭應該就可以取下了。讓我要辦理出院的同時,還緊壓著不斷出血的血管,心裡難免要抱怨一下!

進到開刀房,我的主治醫師過來概略說明;今天進行手術是局部麻醉,因此我是在清醒的狀態下完成手術,手術行進中有什麼不適可以告訴醫師。

之後站在手術床旁的另一位男醫師和另一位女醫師開始將手術罩蓋在我頭部,包括眼睛的部份,麻醉的過程我不知道!只記得有一種極嗆的藥水女醫師叫我直接吞下去。男醫師顯然是在指導女醫師操作手術的器具。而我的主治醫師的聲音不在我的身邊。期間我清楚的聽到那位男醫師說;「沒關係把它放回去。」

過去一直不知道我患有鼻竇炎,在上次牙齒診療中,從頭部x光片發現的,那位牙醫師很慎重要我一定要找耳鼻喉科仔細檢查,才會發展出我的第一次住院手術。

鼻竇炎手術完,後續的治療實在很麻煩,吃藥吃到有點頭暈腦昏,第一次回診時間還搞錯。告訴醫師我吃藥吃到精神不能集中,一天到晚昏昏欲睡,醫師說;「那我開一天一顆藥給妳。」天曉得,一天一顆比一天十六顆藥效更強。這段時間是我最不爆肝,早早就枕睡覺。

鼻子裡的分泌物和著血塊和置內藥布,讓人整天就是清爽不起來。第一次感到服藥的時間怎麼那麼長?鼻腔噴劑留在鼻腔內,久一點時間總會有異味。於是我不管醫師的忠告!【不能用力擤鼻水、不能用力吐痰。】這些過去很少做的事,現在給它很小心努力的做。

二十六日那一天早上,我如常漱洗完畢,正在善後清理洗手台,看到白色陶瓷的洗手台,鼻水中有一小段彎曲成ㄑ字型銀色鐵絲狀的東西,仔細一看,真是的!難不成在手術中什麼器材斷落在鼻腔內,我小心的把它撿起來,用尺一量剛好一公分。

我能說什麼呢?算幸運嗎?它沒有在我使用鼻腔噴劑前,須要用力內吸時,吸進更深的鼻腔內部,它沒有卡在危險的地方!想一想醫界這種醫療疏失真的不能避免嗎?
看來!我確定須要再照一次x光。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xj62jpcj86&aid=3449818

 回應文章

鳳公主 : 休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遲來的關心 ~ 那一截東東 ?
2009/12/03 15:52

Dear  念茲  :
您真是勇敢吶
自己一個人面對醫院裡的一切
麻醉開刀還包括夢魘...
醫院對我來說是極其恐怖的地方
至少找個親戚或朋友作伴
針頭與血腥
一直是我害怕的弱點
更更好奇
那一截
鼻水中彎曲成ㄑ字型銀色鐵絲狀的東東
究竟是什麼
該不該有
讓我對於醫療體系的不信任感更加劇烈與害怕
又想打破沙鍋問到底
那個啥東東咧???
一切真的會過去了
拍謝
不知您住院開刀
遲來的關心
鳳公主 祝福您
身心健康 吉祥如意



Luy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否真的過去了?
2009/11/02 22:49
生病是痛苦的,但醫療造成病人的痛苦更為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