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說話(草稿)
2011/12/14 12:02:17瀏覽207|回應0|推薦0

        「你都不知道…..

「我跟你說,那個人喔…..

「他真的很過份耶…..

    她身邊的人總是來找他說話,大部分都是訴苦跟抱怨,她靜靜地、微笑地聽著,一語不發。

    最守口如瓶的人便是不能說話的人,她天生啞巴,沒辦法發出自己的聲音。

    除了無法說話之外,她一切與常人無異,而且性格溫柔,大家都非常喜歡她,也常常找她訴說心事,也許是信賴,又也許是因為她沒辦法再對他人說,於是她就像各垃圾桶一樣不斷不斷地接收著他人的情緒,卻沒辦法說出自己的心事。

    唯有一個例外。

    那個她愛的男人。

---

    「今天吃紅燒肉如何?」他問。

    「咚」

    「好啊,那肉要肥一點嗎?」他又問。

    「咚咚」

    「好吧,那瘦一點好了。」他說。

    其實一開始他說話也總是問句起頭,等她的敲擊聲回應,一下是好,兩下表示不好。然後他逐漸傻笑著看著她搖頭或者點頭,但慢慢地,更多時間他看著她的眼神,彼此微笑,漸漸地變成一種默契。最後他們在一起的大部分時間也都是靜默了。

    其實她喜歡聽他說話,即使是芝麻小事,但光是聽見他的聲音就能讓她安心。她想,有一天,一定也要讓他聽見她。

    她寫:錢存夠了,我去動手術好不好?這樣你就能聽到我。

    他笑了,牽起她的手,開車送她,在手術室外靜靜等著。

---

    手術失敗了。她難過得不能自己,但他溫柔地擁抱著她,說:我愛你不是因為你的聲音,你的全部我都會愛。

    她感動著,但喉嚨麻癢,胸口一陣陣沸騰,好似術後的後遺症,也像是嘔吐的前置反應。

    她指了指廁所,再指指自己的胃及喉嚨,於是他緩緩扶她下床,然後在廁所門邊等她。

欲嘔的狀況很快就加劇,她劇烈地嘔吐起來,一瞬間安靜的病房裡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吵雜聲音,比菜市場的眾口紛紜更加狂雜、立體。

他呆楞著看她緩緩站起,虛掩著嘴卻仍止不住聲音的羞意,又是驚訝又是好笑。

    「怎麼回事啊?你可以說話了?」他笑著問。

    她搖搖頭,困惑著,開始試著分辨這些噴湧而出的聲音從何而來。那些都是她熟悉的聲音,她可以知道哪些聲音是同事的、哪些是朋友的,然後明白這些聲音都是她之前聽過的心事,長久以來不斷累積、儲存在她的身體裡,無法宣洩。

    而她還是沒有自己的聲音,她很失望。

    就在快要停止聲音的嘔吐時,她聽到了最後鯁在喉嚨的一句話,於是急急用力掩住嘴,拿起紙筆寫著。

他看著她溫婉的字跡,幾乎可以聽見想像中她的口音,潔白的紙上寫著:很抱歉,即使親口說出來,這句話也都還是別人的聲音,但我無論如何都想讓你聽見…..

    她堅定地凝視著他的眼,開口。

    那是一個如同從收音機傳出的深夜節目主持人磁性深情女聲。

「我愛你。」

( 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wing6&aid=5929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