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細草《二》
2006/04/05 10:52:30瀏覽253|回應2|推薦2
曹植親眼看著曹昂下了葬。

在眾人面前,曹植依然面無表情,和一般無不同的反應,沒有人特別去注意他的舉動。

偷偷地,曹植捧了一抔土裝進囊袋。

懷裡揣著放入曹昂墳土的小囊,曹植將捧土的手縮在袖裡,避免被人察覺而質疑。

一定要是此時此地才有意義!

今日過後,屬於曹昂的軀體便不再存在,將在地下慢慢腐化……

慢慢地,自眾人記憶中消失。

 
曹植用那抔土養了一株小小的植物,擺在床邊小几上。

那是一株不知名的小草,是自二人道別的那棵樹上所移植過來的。

他還記得,發現它時,依然是在旭日初升的清晨……

 

慣常了早起見面,今日曹植來到相約的樹下,不意發現一株小草自樹縫間探出頭,驚喜地瞧了好半晌,小心翼翼拿手去碰,為生命的可喜緩緩笑了。

不知何時到來的曹昂悄步躡至曹植身後,出奇不意地便抱住了曹植。

「在看什麼?」

「赫!是……大哥!你又嚇我!」曹植抱怨著,報復性地踩著曹昂的腳。

真討厭,大哥總愛欺負他,明明都……在一起了,還這樣常鬧自己玩笑,心臟不知是會被嚇到無力,還是會被訓練得韌性堅強?

「我怎知你這般不經嚇。」刻意為之的曹昂自然不會在這個話題上多做停留。「又叫我大哥?你忘了你答應我什麼?」

「我才沒答應!」心領神會曹昂的語意,曹植的窘然明顯反映在緋紅的耳根上。

曹昂以唇輕碰著曹植的耳,意欲趁火打劫:「有啊,你說了『嗯』,不就是答應我了。」

「我說沒有就沒有!」曹植慌亂地掙扎。「放開我啦!如果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感覺腳被越踩越重,沒有意思真正逼迫曹植,曹昂不得已鬆開懷抱,得到自由的曹植臉紅未褪地咬唇怒瞪曹昂。

「只是要你喚我的名字,有那麼困難嗎?」曹昂攤手,一副無辜、無奈的模樣。

聞言,曹植方平復些的羞怯再度回湧。「就……很困難嘛!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如果我叫順了,不小心在別人面前喚錯就糟了啊!」曹植窩回曹昂懷中,抬頭對著曹昂就是一個甜笑,根據實驗,這招屢試不爽。「你是我一個人的昂大哥,我是你一個人的植弟,這樣不好嗎?」

「……我一個人的植弟啊……」

雙手交握,在微風輕拂中,曹昂吻了曹植的髮、額、頰……

最終,吻上了唇。

 

他們知道這樣違背倫常,也曾經徘徊徬徨,但卻莫可奈何。

如果管得住自己的心,也就不會有情緒上的晴陰。

因為不被見容,更珍視在一起的時光,更懂得解讀對方的眼神、舉動,因為難得,所以一切切都刻骨銘心。

哀莫大於心死。

曹植本以為他不會掉淚的,如果沒有聽到那些話語,他也不會顯露脆弱的哀傷。

他與曹昂的關係密切早已引人注目,早已惹來卞氏的「關切」;曹昂之死,他沒有悲痛的模樣,卻也被人閒話,這個世界多麼自相矛盾呵!

 

曹植輕撫著嫩綠的新葉,輕聲喃語:「我當這株植物是你留在這世上的寄託,可以嗎……」

默默地,一滴水珠落入了土,瞬間滲進,消失不見……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yyg6786&aid=227995

 回應文章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謝~~*
2006/04/05 23:12
 

謝謝~^_^~

我只是不知死活而已=ˇ=|||

一切都為了植弟啊~~XDD

懇請支持~~謝謝m(_ _)m


一將功成萬骨枯。他說。這身後落滿地的枯骨,便是吾的祭酒。


天空│殘胭閣‧雪韹居:http://blog.yam.com/tyyg6786


聽 雪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發現
2006/04/05 12:14

你有參加鮮鮮的徵文哦

嘿嘿嘿...

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