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佻 . 大跳
2011/07/20 08:58:37瀏覽346|回應0|推薦8
性格決定命運。

時空跳躍者 (Universe Hopper,以下簡稱UH) 經常東奔西跑的勞碌命是有原因的。在UH的雙子座字典裡,重複地獄是同義詞,所以從小就靜不下來,雖然不是頑劣不羈,但是調皮搗蛋的事也沒少幹,主要原因就是不願待在地獄

小二時越區就讀,上學要自己搭半個多小時的公車,早期的學生月票要貼照片,只有一排,好像就十多格而已,後來陸續增加到六十格,那時的公車有車掌小姐剪票,UH第一次領到公車月票時就興奮萬分不能自己;中午一下課後就坐著公車逛大街,一班換一班,在台北市繞了一大圈,老媽緊張地等到晚上八點多才見到傻瓜兒子怡怡然歸來,又急又氣,而自以為環遊世界榮歸故里的UH,還得意萬分,晃著手上幾乎被剪光的月票,才要開口吹噓一下馬可波羅的事蹟時,就遭到一頓狠打,莫名其妙的UH還很困惑為何女生會一邊哭泣一邊用力打人

人類就是容易崇拜權威,車掌小姐竟成了老師以外也讓UH崇敬的對象之一。重點不是人的本身,而是她們手中的那個票剪,那個決定你可不可以上車的神器,有一回終於鼓起勇氣向一個面目和善的大姐姐借來把玩,在票身旁邊剪了幾下,竟然毫無快感,因為不是真正的票格,最後不得不真剪了好幾格自己的月票,才有了爽的感覺,小小UH因此就學到了爽是有代價的,就那麼一下就少了一星期的車票。後來UH對於心理學上有關壓抑與補償方面的理論十分信服,因為直到今天UH在使用手持單孔打孔器時都還會有一絲快感,一種掌控的快感;有時在想是否應該也做幾張月票給女兒,每天早上開車送她上學時也剪它個車票過過乾癮。

現在看起來,一個六、七歲就自己把台北市逛完的傢伙,長大後在全世界跑來跑去是一點也不令人意外的結果。家鄉不只是台北,大學幾年寒暑,在救國團當領隊大哥,嚕啦嚕啦、哈啦哈啦的從北橫、中橫、南橫一路走到東海岸與南海岸,算算前前後後也有數千個城市子弟跟著UH把寶島繞了好幾圈。繞完了當然就得趕緊出國,不然就有入地獄的危險。幸好這藍色星球夠大,不然UH還真得想辦法跳躍時空呢。

時空跳躍者喜歡大家守規矩,因為如果大部分的人都守規矩,那麼打破規矩才好玩,如果大家都亂了套,調皮搗蛋成了主流,那這世間還有甚麼意思呢。問題是近年來每次UH回國都感到很困擾,新聞媒體總是追逐報導大事以外的各種事,談話節目想盡辦法把不合邏輯以及以偏概全當成主題,UH震驚地發現自己的調皮搗蛋根本就是雕蟲小技,自卑慚愧的不得了。這問題以後再談,UH要強調的是真的越來越不好玩了。

有個聰明的人說,旅行就是從自己活膩的地方跑到別人活膩的地方去看看;容易在一個地方待膩是UH的一大弱點,但是為了能比較隨心所意的去踩別人的地盤,就必須努力工作,製造不得不出差的機會。這方面是意料之外的好處。

話說回來,UH期望世界和平、民生富裕、大家循規蹈矩,就是希望有一個可以偶而並且不帶惡意地調皮搗蛋一番的地方。但不知道從何時起,這世界已經變了,惡質亂套的事情到處都是,UH越來越沉默了。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leepsudoku&aid=5445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