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時空跳躍者之東奔西跑之日本機場闖關事件
2011/07/21 15:07:09瀏覽787|回應1|推薦15

世紀交替時期的真實案件

事件の2ヶ月前

事情發生的兩個月之前,第一次踏上日本國土。一位清純的像女大學生的移民官員接過我的台灣護照以及舊金山日本領館簽發的商務簽證(渡航證明書),看了一下,微笑的點了頭表示認可我的證件,然後就把簽證卡擺在一旁,直接在護照上蓋章;有些意外,心想是否赴日觀光72小時免簽的傳聞已經生效,但是我要待五天以上,而且是商務目的呀。 我詢問了那年輕官員,是否以後持台灣護照可以不必簽證,她說是的,然而從她不甚流利的英語來看,我有些懷疑她是否完全聽懂了我的問題,可是她既然已歡迎我的入境,我就不再多問直接奔向客戶來接我的轎車揚長而去。

事件前の日...

決定把不必要的簽證放在家裡,然後踏上訪問日本客戶的二度之旅,因為新到任的全球副總裁要見見我爭取到的那幾個大客戶。在登機check-in時,舊金山機場的櫃台問我簽證在哪,我回答,你看我上一次護照上的戳記,現在台灣人赴日已經不必簽證了。她想了一下,半信半疑的把護照還我,我沒注意到她「欠缺自信的祝我一切順利;哈,不用簽證,民族自尊心增高了一吋。

1日の事件の

再度踏上日本。排在前面的老闆通關之後,我遞上我的台灣護照,Sir, VISA please 我立即向這位英文比較流利的官員指出上回的戳記證明我不需要簽證等等,他似笑非笑地說我搞錯了,台灣並非是邦交國,商務旅行是要有簽證的,心想麻煩大了,努力爭辯。無奈折騰了半天仍過不了關,等在一旁的上司老闆,臉色已經沉了下來。這時,一位較資深的督察前來接手處理,你有同行的人嗎? ,我指了指旁邊,他看了老闆的護照後,立極轉為親切的日語幾哩呱啦跟我老闆說了一堆話,一分鐘後,我那完全不懂日語的第三代日裔美國人上司以字正腔圓的加州英語回答他說 sorry I don’t understand …,青青白白的顏色出現在那位督察臉上,哈,他心裡一定有些鬱卒,竟然堵到一個不會說日語的日本人及一位沒有簽證的台灣人;頓了頓,那位督察冷冷的請我的老闆先離開,因為我將被原機遣返等等。

遣返?! 有沒搞錯啊,有這麼嚴重嗎? 難道是剛才的爭辯得罪他了? 慘了,沒有我帶路的老闆不知要如何完成未來的旅程,而我不僅要賠償這機票錢,回到美國時,不知又要怎樣跟移民官解釋為何被遣返,忘記帶簽證被送回來是很笨,但是應該不會笨到成某一種罪吧?

老闆離開之後,又來了一位勇壯的制服警察,與這督察一起「邀請」我進入一間只有一張桌子的小房間,wow, 好像美國影集裡的問訊室,真有趣,然後突然意會過來,不對啊,我正是那個要被審訊的人呀;護照機票扣在官員手裡,不會日文,不懂日本法律,又沒有律師,回程飛機要明天才有,今晚會不會把我拘禁起來? 跟什麼樣的人關在一起? 將來能否再入境日本談生意?一大堆疑問沒有答案,孤獨無助讓我有些慌了手腳,等待中強自鎮定著。

十分鐘後,進來一位嚴肅的中年人,丟出一份表格要我立刻簽字。我想到踏入江湖之初,師父再三告誡 -- 不懂的文件抵死不簽;我的快速拒絕讓他嚇了一跳,微慍的說不簽不行;我說我不懂日文所以絕對不簽,他立即把表格翻到英文那一面;我看懂了字,卻不甚明白其中的法律含意及目的;我問了一些問題,但是,哈,他的英文程度讓他的威嚴立即打了折扣,有些挫折的他,嚴肅地要求我慎重考慮之後就離開了房間,又讓我獨自待了十多分鐘。我已不敢心存僥倖,看來他們好像是玩真的了。 遣返?這種在報紙上才看到的事,真會發生在我身上嗎 ?心裡越發的七上八下。

接著進來了一位較年輕而自信的官員,他解釋說,這是一個難民身分放棄書,也是一個標準程序;基於人道理由,日本法律不能拒絕難民申請入境,但是日本政府又不想處理這種煩人的事;還沒講完,我心裡已同意要簽了,堂堂台灣人怎麼能以這種難民方法爭取入境呢! 他接著說明,如果我不簽,就無法展開談判。談判?!  我聽錯了嗎? 太好了,能談就有希望,日本大企業客戶我已爭取到好幾家,與日本政府官員談判也應有幾分勝算吧。拿著我簽好的文件,第二位官員滿意的離開了。

大約一刻鐘之後,門再度打開,這回來了兩個人,表情依然嚴肅。資深的一位只講日文,年輕的負責說明我所違反的規定及動手動腳地檢查我的隨身物件與行李,雖不至於動作粗魯,但一看就知道是談判前的下馬威。當然,一個國際商務人士該有的配備我都有,不該有的也都沒有,所以下馬威並未生效。

想到可以談判,頓時振奮起來。乖乖低頭認錯的結果很可能就是原機遣返,而如果伸頭縮頭都是一刀的話,當然是慷慨陳辭勇敢赴義才不會在日後看不起自己,於是拋開所有疑慮,全力一搏。

有兩種可能結果 我冷靜地對他們說。

一個是讓我入境,一個是把我遣返,前者對大家都有好處,而後者只是一種簡單而僵硬的照章辦事,你們是有權力這麼做,但是這做法並不能證明你們身為政府官員的解決問題的本事,而你們必須承認我不是沒有簽證,而是被上次經驗誤導為不用帶而已,這應該是一種不具惡意的失誤,我希望你們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

為什麼讓你入境對大家有好處?」 年輕官員沒有反駁我剛說的。

我推廣的是美國公司的電子零件,不僅可以讓日本企業降低生產成本,也有助於廠商把最終產品回銷到美國市場;再者,我們的零件也有一大部分是在日本的半導體工廠組裝測試的,某個角度而言,也是日本的產品,所以我的生意是有助於雙方經貿合作的,所以我說對大家有好處我義正詞嚴的說明,但心裡真佩服自己竟然可以說出這麼漂亮的外交辭令,哈哈。

年輕官員以日語跟資深的長官討論了一下,要求我打開電腦給他們看我的行程計畫、旅館訂房記錄以及我與日本客戶的往來郵件。看來情況有所好轉,我一一說明我與那些知名的日本公司的郵件,證明我所言不虛。

看了約三十封信件後,他們示意我足夠了,又低頭交換了一些意見之後要求我出示美國綠卡,我猜他們已被我說服,只是想說如果我有綠卡,就更不可能非法居留在日本,因為加州的生活環境很好,那麼他們就有下台階,也有較好的理由讓我入境。

問題是,我只有H1工作簽證。

我沒有綠卡。

你可以有,年輕官員說,我們只要看看就還你,不會沒收。

我真沒有

(我不知道趙本山他們怎麼曉得我當年說的話)

他們愣住了,

我想完了,沒台階下了

他們討論了ㄧ會兒,然後要我等一下,雙雙離開。

我又陷入了憂慮當中。

又過了難熬的二三十分鐘,一位氣定神閒的高階官員走進來,帶著自信的微笑並伸出手來,我站起來與他握了握,雙方都沒坐下,站著交鋒。

先生,日本國的法律要求你要有簽證才能入境,you made a mistake, 但是你的錯誤確是由我們先前的疏失所引發的,在此我表達歉意說完,竟是接著一個近九十度的鞠躬,把我嚇了ㄧ跳。我想他們可能已查過我上次的入境資料。

在考量各種情況之後,我必須很抱歉的告訴你 我心跳加快。

我只能批准你此次在日本待十五天,你下次入境請備妥證件

哈哈 好了,不必遣返了,我說,不必抱歉,我只需要五天,太謝謝你了。

他遞給我護照,上面註明著特別上陸許可」平成某年月日裁付。再度鞠躬一次,這次我也開心的回禮。幾個小時後,老闆在飯店大廳驚訝的看著我;我只告訴他,我跟日本境管官員分析情況,然後他們就歡迎我到訪日本了。他有些難以置信。

五天在各大城市密集拜訪,最後抵達大阪關西機場準備飛往下一站台北。

移民官員查看護照後,盯著我看了半天,然後問我,你為什麼有這個入境註明?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就回答他說,你們最操心的是外國人非法居留的問題,我現在要離開了,你何必concern 呢,他以一種嘿嘿,你不知道的微笑又神祕的表情讓我通關離去。

三個多小時後,抵達桃園機場,查驗證照的警官竟也盯著我看了半天,然後問我你是幹甚麼的? 為什麼有這個日本入境許可? 我反問他為何這樣問,他竟也是以一種「嘿嘿,你不知道 的微笑又神祕的表情,蓋了章就要我通關離去。

事後,有自稱了解內情的朋友說那是一種給特殊情況又不便事先申請簽證的人物的特別入境許可,聽他講,幾年前我們某行政院的高官臨時改道進入琉球時就是這種簽證;我不知道他說的對不對,特殊情況也是有好有壞。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稍稍得意一下,靠談判就能無證進入日本,但是我至少學到了,對的事一定要全力爭取,談判時要自信沉穩,再糟的情況都有可能好轉。

仍然感謝多年前那幾位通情達理的日本官員。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leepsudoku&aid=5445984

 回應文章

Steiff Be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將來換新護照時…
2011/07/21 17:18
那一頁要裱裝起來!
時空_Hopper(sleepsudoku) 於 2011-07-22 02:28 回覆:

哈哈 Yes,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為了寫這一篇時還特別找出來看看,確定沒錯,以免友人說我是吹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