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時空跳躍者之東奔西跑之『美國也有壞人』事件
2011/07/20 08:53:32瀏覽465|回應0|推薦9

-- 依然跟機場有關

一進入機艙就感覺到有甚麼地方不對勁,環顧四周,很仔細地看了一下,沒錯,跟來波哥大的時候一樣,我又是整班飛機內唯一的東方人;一人出門在外,最怕成為眾人注意的焦點,隱隱約約覺得不妙。

從哥倫比亞出境並不怎麼麻煩,倒是在入境的時候被移民局以及海關煞有介事地檢查又詢問了好ㄧ些問題,例如你來做甚麼,有無攜帶毒品等,我盡量憋住不敢笑出來,哈哈,從國外把小包毒品隨身帶回到哥倫比亞來賣,不就像是在台北的超市裡買了文旦再跑去台南麻豆沿街求售一樣嗎? 心想,你們這些官員也真幽默。但是後來幾天問了一些當地的朋友,才知道對普通的哥倫比亞老百姓而言,白咖啡(毒品)是只供外銷的;朋友半開玩笑的說,那些東西好像只有外國人才喜歡,而我們哥倫比亞人很有水準,是極少使用的。心中聽了有些不爽,但是他強調在政府掌控的地方,吸毒的人真的極少,只有在南方邊界叛軍所在地,才有較多人染毒。

不管其他乘客的好奇眼神,坐下來閉目養神,心想再過十幾個小時就可以回到加州,結束我這一段橫跨歐、亞以及南美的超長旅程,打算好好休息一陣子。

一路平順地降落在南美洲入境美國的門戶機場--邁阿密,很快就通過移民官的證照檢驗,提領行李準備要轉機回加州。home, sweet home 的溫馨感覺才浮上心頭,就被走道旁的海關官員,一個高頭大馬的黑人警察,給攔截了下來,「Sir, please follow me…」,身經百戰的我泰然自若的跟著他,還沒意會到接下來的麻煩。

才走進海關檢查站,就意識到今天不好過了。幾個旅客的大行李箱已經被徹底翻攪出來,散落一旁,只要比一個指甲剪還大的東西,不論是衣服,免稅品,甚至盥洗用品如牙膏等通通拆開,那種陣仗就像是早已認定你是毒販,目的就是要找出東西來證實你的罪。

我注意到那幾個倒楣蛋都是衣著時髦華麗的哥倫比亞籍訪客,其中最慘的是一位一身名牌的年輕人,連皮夾都被掏出來,一張一張的收據及信用卡簽單都要解釋買了甚麼東西,護照中的每一個章也要說明為何進出這些國家等;不少美國人有一種不自覺的成見,就是很容易認定富有的拉丁美洲人都可能牽扯販毒,就像我的西裔好友也是創業夥伴的V君,是個技術天才,曾在貝爾實驗室及IBM做過研發工作,但是經常被加州的交通警察攔下來,因為開保時捷跑車的拉丁裔人,是毒販的可能性比是科學家的可能性高一百倍以上,特別是當旁邊還坐了ㄧ個金髮美女的時候。我常開玩笑說他只有兩個選擇,換車或是換臉;

先生,把你的所有行李放上來這位魁梧的像是美式足球員的制服警察 (應該是海關人員),一臉嚴肅
輪到我了,趕緊回神,照他的要求,費力的放上兩個大箱子及登機箱;

警官大人,可否快一些,因為要立刻轉機不好意思
請把護照及機票交出來”, 他沒搭理我的要求
“yes
,這是我的美國護照,我不是外國籍,而且很明顯的我不是哥倫比亞人…”
我努力地要與隔壁那可憐的年輕人做市場區隔;

這回換他愣了一下,終於有了回應,先生,我當然知道這是美國護照,你是在告訴我美國就沒有壞人嗎?”
哈哈, 這位老兄很幽默耶,
“ yeah,
警官大人, 是是,是有壞人,但是我是一個商務旅客,沒有帶任何違禁品….”
先生,你如果對於我的處理程序有意見,你可以事後去投訴,他指著胸前的名牌,
但是如果你再繼續問我各種問題的話,我怕我要24小時才能檢查完你的東西他微怒的說;
嚇我一跳,24小時! 我立刻閉嘴,並打開行李箱。
看來我得放棄趕上下一班飛機的奢望,先好好應付這一場硬仗再說。
 
你怎麼帶了這麼多衣服,有大衣還有羽絨衣,你是幹甚麼的?”
警官大人,我知道南美洲是夏天,但是我是剛從歐洲過來的,那裡還在下雪呀。

那,這個是甚麼?”
喔,這是可攜型的蒸氣熨斗
你隨身帶熨斗?”
沒辦法,我行程很滿,每個城市只待上一兩晚,衣服沒辦法請旅館處理,我也試過幾次不要帶,但是墨非定律總是讓我在沒帶的時候,旅館也沒有;
你是說這個熨斗一路跟你從歐洲到這裡 ?”
是啊,它還去了亞洲
警察看我的眼神有點奇怪;

這又是甚麼?" 他拿起兩個管狀物,其中一個帶有馬達跟電線,有點緊張興奮,好像找到證物一般,
喔,這是隨身用果菜榨汁機,我老婆交帶我要多吃蔬菜水果…”, 我一邊解釋一邊組裝給他看,

果汁機 ?! “ 他難以置信的叫了出來,
不過它沒去歐洲, 因為電壓不同水果嘛都吃完了,沒帶入境…”
這警察搖頭嘆氣,似乎是第一次見到時空跳躍者這一高級別的旅行專家。

"這一大包東西這些又是甚麼還有好多電線…?”
哈,講到3C產品我精神就來了,
“yes,
警官大人,我工作上有許多需求,所以我有黑莓機、蘋果iPod、隨身硬碟、相機、LED手電筒、夜光表、鬧鐘、手機、電腦、風扇冷卻器、電子辭典以及各種產品的充電器與電線,加上電湯匙….”
“ OK
夠了",他揮手示意我不必接著說明;
我心想你要我講24小時也可以呀要耗時間就大家來做伙;反正飛機已經趕不上了;

先生,在決定是否要做進一步檢查之前,請你先說明你的職業以及為何行程要這樣安排?”

哈哈,他終於在策略上犯了錯誤,所謂自找麻煩的定義就是問一個行銷主管他的產品以及職業是甚麼,當然,就像我先前在日本機場的卓越表現一般,我開始講解電信市場的趨勢,不到五分鐘,這位警官大人就徹底信服了;

先生,我現在願意相信你是一個正常的國際商務人士,但是我們要先check你的護照以及過去半年來的全球行程後再決定要不要做深度檢查

不會吧,深度檢查?! 他們不會是懷疑我身體內夾藏著毒品吧?

在確認我沒有其他證件之後,他就拿著護照到電腦上比對起來,過了五分鐘,他竟然移到更遠處的另一組電腦做比對,再過了七、八分鐘,他走上二樓一個像是攝影棚中控室一樣的房間,有幾個監視窗口看著下方的情況,把我的證照交給另一位更資深的監視官員,並朝我的方向指了指,這讓人有點緊張。

他並沒有帶回我的護照,不過態度已經和緩許多,他說明我的護照正在各種系統資料庫中做比對,還要一點時間,不過應該沒問題。我猜,那幾個系統應該就是分別屬於FBI, CIA等等調查機構的資料庫。他接著說明,如我所預感的,像我這樣整班飛機裡唯一的東方人,又是從全球最主要毒品產地回來的旅客,不可能不查的,其實在我過移民關時,他們就已經盯上我了。真是恐怖。再加上我只去了哥倫比亞四、五天,卻有三箱行李,更是令人可疑。。他們對於我的超長旅程也十分好奇,我從亞洲回來,卻如大禹一般在加州過家門而不入,這點起人疑竇;其實,原因也簡單,轉機的地方離家仍遠,而且商業機會不等人,如果回家一天就又趕著出門,意義也不大。

又等了近十分鐘,他拿回護照告訴我可以離開了,行李也不必再檢查,走之前他拍拍我的肩告訴我,這樣折騰一次並不全然是壞事,在他們的各個系統裡都沒有我的任何不良紀錄,這次的深度檢查就像打預防針一樣,讓我留下一個清白的紀錄,未來的好一陣子都不會再被仔細搜查了;

其實,還有一個心照不宣的事,他們並沒有做身體的深度搜查,例如吃瀉藥看看有無毒品跑出來等等,哈哈,不然我可能連路都走不了了。

我想,應該是熨斗和果汁機救了我。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leepsudoku&aid=5445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