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潘朵拉的盒子
2009/09/27 21:23:35瀏覽385|回應0|推薦0

潘朵拉的盒子

六年三班﹝永遠的36號﹞

昨晚就寢前,聽到有關教育部長與余光中先生的文言文爭論話題心中感觸言良多。

年年36歲的我,生長在所謂填鴨式教育之下,求學期間,喜歡文學,曾擔任校刊社的社長一職,在任職幼稚園園長時,也創辦了親職教育月刊生活不曾離開文學,文學不曾離開生活。喜愛隨手拾書而讀,喜愛隨意聊賦想法

那天,有小朋友在留言區問我:「為什們老師可以出口成詩?」我想,文學的素養是點點滴滴累積而來,文學就在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當你用心拾起它,它就會跟隨著你在被認為是填鴨式教育方式下,我們讀了不少古文學,也從先人的智慧結晶中求取經驗個人的文學素養有助於語文的教學,而我們的教育部長並不以為意還大聲疾呼他是專家,是研究先秦以前的古典文學專家我只能說:他的表現有失教育部長的風範,更無法從他的言談舉止中嗅出有那一點點點的文人氣習。真正的專家絕不會妄言自己是專家;真正有素養的人一切盡在言談舉止中...

教育政策一直在改變、教科書一直在更換而回想自己的語文教學,我到底記得什麼?此時,我可以不假思索的回答,印象最深的是以前部編本的國語課文,再則是南一版的國語課文,不曾有印象的竟是目前正在使用的康軒版國語課文照常理來講,我應該忘了過去,記得現在,但我卻是忘了現在,記得過去。記憶回答了文學性的重要,試問,何種文學才是語文教育中所應存在的呢?我不懂,我不是文人、不是專家,更不是教育部長,但我是一位用心於語文教學的園丁,我希望班上的孩子也能愛上文學、欣賞文學,從文學培養氣質、從文學奠定基礎

以前所學,我記得的是文言文、是新詩、是以前作家的作品,每篇課文似乎不曾忘過...而現在,我忘記的是正在教學的課文內容...這是多麼諷刺的教育改革,從不曾認為自己被填鴉,只是在想,現今的教育改革究竟要將學生的語文能力帶向何方?

去年暑假,曾到音樂廳聆聽一場余光中先生的英文與中文的演講那天,是先生生平第一次到雲林來,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風,也在先生幽默的言談中留下完美的句點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當文化局局長在介紹先生著作之多時,竟用「罄竹難書」。當下,我真的傻眼啦!身為局長竟在如此重要的場合中用錯成語。這句成語是貶義詞,形容一個人作惡多端我想,先生聽到了,而文化局局長忘了吧!或說我是唯一聽到卻沒忘的無聊人士吧!

昨晚,聽到鍾鎮濤十幾年前的一首「捨不得」卻也不自覺哼唱起來。打了電話問友人,他竟能從頭將歌詞唸一遍,我說:「你怎麼還記得啊?」他回答:「以前有意義的歌詞他都記得,但現在的流行歌他都記不下來,除了周杰倫之外。」我笑著說:「這不是與今日教育部長和余光中先生文言文之爭有不謀而合之處嗎?而你記得周杰倫的歌詞除了音樂性外,還因為他的歌詞含有七十年代的思想……

未來,你會想起什麼?忘了什麼?而我呢?會忘了什麼?憶起什麼?或該收藏在心中那潘朵拉的盒子裡喔!

〈寫於95225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audade3998&aid=3355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