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咫尺(三)妳的老闆能集房東、長輩、伯伯於一身,必然很難搞!
2021/05/25 07:35:04瀏覽1809|回應0|推薦24

咫尺(三)妳的老闆能集房東、長輩、伯伯於一身,必然很難搞!

時光之輪轉動攜卷著將明的天邊,早上第一班車在五點十分啟動,四點天還沒亮趙鑫就起床梳洗了,厚厚的雲靄中隱隱閃爍著點點爍星,那幾顆星子的微光跨越時間留存到現在,依然熠熠生輝。

行李昨天已經準備妥當,一只廿吋的小小登機箱,再加上一個同款老花帆布雙肩背包,牛仔連身長裙和白色短袖線衫、齊肩長髮綁了個清爽的馬尾、足蹬一雙氣墊白布鞋,搬家就這麼簡單。

她想:活在現實,活在今天。

趙鑫的媽媽金罌最疼愛小女兒,當年剛讀初中的長女隻身離家,誰都沒想問起,趙鑫惦記著出去打工歷練,趙家人卻絕對不捨已經大學二年級的幼女一個人出門打工,說是家裡不缺錢、自己缺經驗,於是親爸找了叔叔在前一個周末趕緊幫忙打點,可她打算全都自己來的意願,完全被家人們否定。

「沒問題的,我可以自己搭火車去台北。叔叔不是還要上班嗎?不用這麽麻煩。」

「妳一個人怎麼行?太危險了,叔叔帶妳最安全!」

「嗯。」她應聲。

「見到叔叔,妳就一點也不開心?枉費我忙前忙後折騰了這許多日吶。」

「開心。」她如實回答,臉上笑容不變。

趙翊傑滿意了。

「房子呢,老胡已經找人打掃過了,下班再帶妳一起過去,看看還缺啥,等都歸置好了,叔叔再給妳買點東西過去。」

「我沒缺什麼的。」

上次去面試時,她在趙翊傑家住過幾天,地址和住處密碼鎖號碼,趙鑫都知道,實在沒有再讓人盯梢的必要。

找房子也是,她明明可以自己來,在台北只要有捷運、公車可以搭乘,其他都不是該考慮的,偏偏趙翊傑不嫌麻煩、金罌總是嘮叨,父親趙長佑也不放心,她怎麼勸都勸不住。

哪像大姊趙頗黎,中學就在速食店、書店打工,外宿、學習都自由自在、出類拔萃、自立自強,哪有她這樣到大學了還被保護在溫室裡的煩惱啊?

當趙鑫申辯的時候,他們只會說:「她跟妳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現在時空環境不同,如果妳自己一個人去外面打工,沒我們看著,肯定會遇見很多存心不良的壞人……」

那麼,為什麼大姊不會遇到壞人?

趙鑫私底下問了叔叔,想起那個既胖又醜、沒人搭理的大姪女,趙翊傑呵呵一笑:「她嘛,無論哪個壞人都瞧不上眼……」

趙鑫覺得這個回答是悖論,好不容易能學點社會經驗,她有些不服氣,讀書時,念書的科系、學校、讀書計劃都由全家人決議,以致於除了畢業旅行和跟團遊玩,她從來沒有一個人做抉擇的時刻。

終於,她就要離開這座生活了十九年的城市。

翌日,專門爲她送行的小叔叔,一早就開車從台北到桃園接送,而多花了些時間和家人同桌用餐之後,憂慮的母親表達了不舍,臨了還叮嚀再三,祝她一切順利。

「妳就這點行李?」趙翊傑非常納悶:「女孩子不是最起碼要有一箱化妝品、護膚品、零嘴、首飾、漂亮衣服……什麼雜七雜八的東西打包嗎?」

趙鑫搖搖頭:「那些現在我還用不上。」

趙翊傑把一頂遮陽的牛仔布老花寬檐漁夫帽戴在她頭上,微笑道:「想要什麼,以後叔叔都買給妳!」

對於趙鑫的離家,趙長佑並未過多叮囑,僅僅簡單地交待了兩句:「認真工作,照顧好身體。」

她認真應了,和父母道别後,搭上趙翊傑的黑色賓利車一起出門。

星期一的早晨,高速公路纔六點多便會湧現車潮,趙鑫本來想跟爸爸說不用送她,但叔叔已經拎著她的行李放到車上,說是直接去公司。

趙家有錢,趙翊傑更是鋪張浪費到沒兩年就換新車。

賓利是趙翊傑年初纔買的,平常很少開,趙長佑一家出入都有司機接送,但趙翊傑從來都是自己開車上班,不假他人之手。

他說:「常常開車就知道,自己駕駛,跟把自己的命交代到別的司機手上,那感覺就是不舒服,自己飆起來更爽也更安全……」

趙鑫聽著他嘮嘮叨叨,幾乎打起瞌睡,叔叔姪女兩人幾乎一路無話。

到了公司的地下停車場,還是趙翊傑先開口:「鑫鑫,妳跟著胡老闆好好學,他那邊人多事情也多,忙的時候也要記得按時吃飯。」

趙翊傑在工作場合是一個嚴厲自律的主管,在生活中又是一個開朗歡樂的人,趙鑫習慣了叔叔的熱情,見他一臉肅穆、不苟言笑起來,也連忙說:「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在公司裡,只有上下關係,沒有親朋好友。」趙翊傑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叔叔相信妳會照顧好自己,跟著小心做事、按時下班就可以了。」

「好。」趙鑫柔柔應道,低頭掩藏眼底的緊張。

搭上電梯,叔姪兩人直達卅樓的辦公室。

前面是業務部門入口,周圍三三兩兩的上班族都在刷卡,見到趙副總進來,紛紛讓到一邊,給主管先進去。

趙翊傑收斂了臉上的溫柔,似乎有些吝惜將笑容留給部屬,攏了攏純蠶絲的高檔手工三件套西裝,挺直了背脊,踩著擦拭得鏿亮的小牛皮電繡名牌鞋,徑直往業務經理辦公室踱去,滿嘴小姪女聽不懂的專有名詞。

「朱經理,這是新來的工讀生,以後跟著小羅在老胡身邊學習,小羅等一下會發電郵告訴大家,HR(人力資源部門)那邊名牌趕緊弄好,下午我要去廠商那邊audit(列席審查)再跟進deposition(談判),記得先把供料不足的企劃部on site(駐場)單子C.C.(副本)給我和CRM(客戶關係管理部門),等小羅把事情交待下去,你再仔細幫忙照顧一下她。」

朱經理是個矮個子的五十歲中年人,打量了趙副總旁邊的小姑娘一眼,沉默了一會兒,低聲說:「知道了。」

趙翊傑滿意地頷首,又轉向姪女,柔聲道:「妳等一下跟羅秘書去拍照,十分鐘就能拿到名牌卡,可以刷門禁,也能拿去員工餐廳用餐。」

趙鑫點點頭。

「去吧。」簡單的兩個字。

朱經理早先聽說過某個「有力人士」要進公司實習,於是打內線電話趕緊找人去辦事了。

「有事情就給我打電話。」對小姪女說完這一句,趙翊傑轉身離開。

叔叔轉身的刹那,趙鑫知道身後有幾十道目光在注視著她,其他員工也在目送趙副總離開,所以她一直沒有回頭看。

羅林從電梯口出來,沒怎麽費勁就找到了趙鑫,小姑娘長得好看個子又高,是時下男性最喜歡的清純學生妹類型,在人群中格外耀眼,於是這位年輕的男秘書明亮的笑容,像今早衝破烏雲的陽光一樣燦爛。

那個「還沒有出社會的青澀小女孩」,與羅林熟悉的「裸妝」美人大不相同,沒有半點妝容的十九歲少女膚色白皙、杏眼明亮,綁著蓬鬆柔軟的馬尾,柔亮烏黑的瀏海搭在前額,襯得上挑的眼尾和下頜的弧度柔和,唇色粉嫩而毫無人工的痕跡。 

趙鑫今天穿的牛仔長裙看似比較不正式,但名牌衣服就是不同,吊帶的設計是一串立體刺繡的小雛菊,白色的針織衫很襯她的奶白色皮膚,腳上那雙增高的氣墊鞋,將她的小腿顯得更為修長,骨感中帶有一絲纖柔之美。

校園裡帶有書卷氣的小女生,知性又飽含幾分清純和稚嫩。

趙翊傑和打工妹的關係,羅秘書早就八卦了好一陣。

周圍有許多人在盯著他們看,尤其是幾個理工科系的單身狗,眼含羨慕與好奇。

羅林眉眼彎彎,像個和氣的大哥哥:「妳好,趙小姐,我是胡總辦公室的羅秘書。」

趙鑫剛剛與自己的同事會面,又有人上來打了招呼。

羅林一眼就看到了禤經理,那個人事經理總板著一張老學究的模樣,垮下一張五十多歲的老臉,見到新人也不知道笑一個。

「我是管人事的禤經理,趙小姐,現在先去製作名牌和填寫入職資料。」

羅林燦笑著上前招呼,早就習慣了禤經理的木頭臉,開心地領著小姑娘往專業攝影室走:「來,我帶妳去逛逛攝影棚和公司相關部門。」

趙鑫跟著他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那樣,看什麼都覺得新鮮有趣,還有些忐忑不安。

當下的每一刻都是現場直播,生活不可規劃,只能跟著市場和旁人走。

拍攝完到職的大頭照,趙鑫眨了眨眼,很快就拿到了自己熱乎乎的名牌。

說是「熱乎乎」也確實如此,公司人力資源部門內有專業雷射打印的卡片機器,卡片可以刷上下班、調閱個人進入不同部門時間、電梯使用等,小卡上還有著她的照片、職銜、姓名、部門和用餐累計點數資訊,掛繩上更是印製了公司名稱。

禤經理說:「這張卡片記錄妳的上班資料,隨身佩戴,不要弄丟了。」

趙鑫忍不住提問:「請問我的名牌有限制進入的區域或樓層嗎?」

「沒有,」禤經理的臉上抽搐了下,「別人有限制註記,但趙小姐的名牌擁有極高權限,可以進入公司任何部門、樓層、廠房或辦公室,也獲准使用一定的通關密碼查詢公司內部網路、產品、人事等資料。」

「趙副總交待的?」

「是。」

趙鑫眉頭微皺,又轉瞬微微一哂:「我只是個工讀生,沒想到權力竟然如此大。」

羅林剛剛在旁邊用筆電發完電郵,補充道:「趙副總交待過,方方面面都要妥善安排,所以我們各部門全力配合,讓趙小姐能把工作早日上手。」

「是他交待過了,我纔有這麼好的待遇,是吧?」

羅林暗自嘖舌:這臉,這性子,這身份,以後公司哪個有膽子追?

趙鑫笑了笑,都姓趙嘛,大家心照不宣。  

入職了,星期一提前過來適應環境,時間還很充裕,沒有誰敢把雜務往這個工讀生上堆,於是胡老闆辦公室的首席羅秘書,特地花了一上午的時間,帶著閑暇亂逛的打工妹,參觀完幾層樓的數個部門。

胡老闆當初花了高價請知名設計師裝修,效果顯著,幾乎來過的人都會眼前一亮,由衷稱贊他們公司的環境優美。

雖然腳都走得有些痠軟了,趙鑫仍舊覺得新奇有趣,原來在外面工作是這樣:人人皆忙得不可開交。

有的人忙著在電腦前面打字,有的忙著影印、整理資料、接待客戶,有的忙著實驗室工作,有的人則忙著在各個會議室開會、視訊、三方或多方通話等。

她忍不住問:「羅秘書不用做自己的事?」

羅林微笑:「胡總共有三位秘書,大家各司其職,而我今天的任務,就是帶趙小姐熟悉一下相關部門的位置。」

「那現在呢?」

羅林的微笑擴大,他瞥了眼腕錶,說道:「現在時近中午,我馬上帶妳熟悉一下員工餐廳。」

用餐的時候,羅林帶她拿餐盤取飯菜刷名牌,戴上護目鏡和口罩的服務員取得她的卡片一刷,電腦螢幕上竟然出現七位數的可預支數字,雙眼瞪得牛鈴一般。

「這卡裡面的款項都是真的,一般從個人薪資轉入,數字自己設定後,交由會計審理,我們這些員工多半就放個幾千塊錢。」羅林聳聳肩:「趙副總大概是希望妳能在公司待久一點,所以把未來幾十年的餐飲費用預付進去囉。」

趙鑫覺得有些荒謬又尷尬:「我只是暑期工讀生……」

「我們公司的福利和制度都很好,說不準,這裡會是妳以後工作的唯一選擇?」

羅林跟她打哈哈,趙鑫也沒有多聊,為了飯桌上的和諧,兩人默契地只用餐,少說話。

員工餐廳的餐點非常豐盛美味,據說是專門找了幾名廚師負責,有地方小吃的擔仔麵、酢醬麵,也有義大利通心粉、海鮮粥;有芒果冰沙、西米露,也有冰奶酪、芋頭粉圓;有燒賣、涼皮、粉蒸肉,也有青椒牛柳、紅燒獅子頭、梅干扣肉等。

餐後,羅林終於帶趙鑫去他們工作的秘書處。

秘書處位於胡總辦公室旁,中間隔開了茶水間、招待客人的大型會客室,也鄰近趙副總的辦公室,總共有羅秘書在內的三位男秘書;按照羅林的說法,三人對應了三名公司大佬,她一個工讀生只要幫忙打下手即可。

這省去了很多交際的麻煩,不過最大的麻煩不在這兒。

趙鑫被引領到自己的座位時,望著桌面一應俱全的電腦、文具、杯盤、其後的資料櫃,覺得叔叔護短、內舉不避親,簡直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這樣行麼?畢竟人言可畏,如果旁人見了,覺得他們趙家利用公司資源圖利自家人也不妥吧?

羅林沒怎麼評論或臆測她的想法,只說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她可以在自己的座位上休息,會客室的沙發也可以躺一下,到了下午兩點再回來上班,然後就往樓梯間後面的洗手間去了。

沒多久,羅林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羅秘書卻還沒有回座位,響鈴第七聲的時候,趙鑫猶豫了一下,手指拿起了接聽話筒。

「喂?」

話筒那邊顯然沒有想到是一個陌生女人接了電話,沉默了一會兒。

趙鑫見狀,立即禮貌地說:「您好,請問您要找羅秘書嗎?他現在有事不方便接聽,我是他的同事,麻煩您留下姓名和電話,我會轉知他上班時間立即給您回覆。」

「好,我是胡總,羅秘書的手機不通,告訴他看簡訊處理一下客訴,我在辦公室等他,謝謝。」

低沉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趙鑫柔聲回應:「不客氣。」

話筒兩方皆愣了下,驀然陷入無邊的寂靜,過了一會兒,胡老闆那邊先收了線。

趙鑫想起了,胡老闆的辦公室就在前面,頓時感到些微不知所措。

休息時間,辦公室的省電燈座自動全滅,僅存暗淡的壁燈,空調也似乎停頓了。

她想打開窗戶通風,剛拉開窗簾,回身的時候被光線反射晃了一下眼睛,順著那角度望去,是一副掛在牆面上的相框。

照片中有四名年輕人,其中一個是叔叔趙翊傑,還有她的父親趙長佑;另外兩人不認識,叔叔的手搭在中間一名年輕男子的肩上,一如既往笑得很歡快。

觀察再三,趙鑫發現拍攝地點就是公司大門,多年前的泛黃老相片,每個男人都很年輕,臉上全是意氣風發的神色。

被趙翊傑搭著肩膀站在中間的男人,眼神銳利地注視著鏡頭,貌似最為沉穩;父親和叔叔站在此人兩邊,另一人也搭著兩人的肩頭,桀驁不馴的表情,教人過目不忘。

趙鑫大約知道他們是誰,公司的老闆叫胡琣賚,CMO(市場總監)兼合夥人叫禤椽,趙翊傑經常在無意間提起這兩位學長。

創業艱難的時期,趙長佑有時無法理解投資標的,或者趙翊傑覺得產品沒市場,他們往往由於意見不一而大起争執,有過多次迷茫、失敗、放棄的念頭,幸虧還是堅持下來,四人一起和這家公司走到了今天。

原來,胡老闆的聲音這樣特別。

趙鑫看著照片上的男人,猜測他是兩人之中的哪一個,不確定是不是因爲剛剛聽到那樣的聲音,好像能透過相框的玻璃,看到成功者的一種面相。

在她凝視著照片發呆時,前方辦公室的木門一開,室內燈光陡然全面亮起,下午兩點整差一分鐘,伴隨著秘書處眾人急迫回來上班的步伐,胡老闆從辦公室門口出現了。

男人高大頎長的身材,掠過冷淡鋒利的眼神,直直瞪視著她。

趙鑫有些怔忡,剛想起要說些什麼,就見羅秘書飛速跑了過來。

她訥訥地說:「胡總剛剛找你……」

羅林一愣,還沒有回答,就聽見自家老闆哼了聲:「小羅,手機怎麼沒開機?」

那是一張五官立體、清隽漠然的臉,眉骨藏鋒、鼻樑高挺、深膚薄唇,下巴有一道凹渦,整體輪廓線條像是雕琢過的深刻,嗓音卻非常地冷。

「手機正巧沒電了。」

「現在有電了嗎?」

等到答案,也等來了胡琣賚冰冷的眼神,後知後覺的羅林立即低眉順眼地遞上文件:「有有有,市場部送過來的方案,請您過目。」

胡琣賚接過文件,冷冷晲了羅林一眼,邁著大步往一旁的會議室走。

「CM(市場營銷)和SE(銷售工程)、SM(Scrum Master,策略新創指導)幾個主管,五分鐘之內都叫過來。」

羅林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汗水,正拿起筆電要跟上老闆,卻見他抬手指著趙副總的寶貝姪女工讀生:「妳,過來做內部會議記錄。」

趙鑫怔怔站在一邊,見羅林猛使眼色,趕緊也抓了一疊白紙和兩支筆跟在最後。

幾名主管陸續進門,在會議室排排入座,羅林趕緊把手上的資料發送過去。

「你們最近螺絲太鬆了,是嗎?」

「胡總,又是客訴?」

見屬下進來絲毫沒有收斂的迹象,胡琣賚腦袋擡起來,開口就是一陣臭罵:「還有臉問!現在是怎樣?啊?客戶氣到跳腳,你們為何就是解決不了那些技術上的老問題?」

有人小聲回道:「哪有吃燒餅不掉芝麻的……」

「我們這是開了家慈善事業嗎?公司就養了你們幾個只拿工資不做事的閒雜人等?」

胡老闆把手邊的文件扔到漫天飛舞,眉頭皺得可以夾死蒼蠅,嘴裡口沫橫飛地罵個不停,主管們嚴肅地望著他,人人都覺得自己就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這些他x的是什麼狗屁垃圾?CM就給這幾張爛報表充數?」

「SE到底會不會解決這種智障問題?」

「只要會做幾份PPT,狗屎也能給SM糊上牆了?」

老總嚴厲的目光掃過眾人,一下子大聲咆嘯,一下子拍桌子質問,氣得臉紅脖子粗,好幾個主管都懷疑他要爆血管了。

一場會議從怒罵痛斥開始到結束,奈何胡總破壞力驚人,沒用多久的工夫,這間曾經漂亮乾淨的會議室就變成了如今雜亂到難以下腳的模樣,與外面的明亮整潔,形成鮮明的對比。

客訴報廢的零件雜亂地堆在桌上,桌下甩落了一大纍撕爛的報告,若不是投影機還亮著,一個個無精打采的主管們聽著胡老闆一一砲轟,恍若被瞬息揍趴在地。

半個鐘頭的檢討會議結束,垂頭喪氣的員工們魚貫而出,徒留一片混亂的會議桌。

胡琣賚沉吟了下,隨手又指了指趙鑫:「妳,把裡面打掃乾淨。」

她本來還在思考這間公司的運作模式,後來被這場會議震撼得滿臉呆滯,見到這般場景,還沒有反應過來。

趙鑫家裡有錢,她父親叔叔和那些企業家的關係也不錯,可想而知她年紀輕輕就應該可以在事業上爬的飛快,這樣的出身看似豔羨旁人,但人生畢竟充滿未知與挑戰,她更願意活出自己的開心自在。

然而,貌似有胡老闆肆虐過的會議室,打掃工夫並不容易。

羅林說:「胡總性子急、要求多、標準高,是個徹頭徹尾的完美主義者,妳剛剛纔開始這份工作,不要太緊張了。」然後幫著撿拾滿地的垃圾。

趙鑫點點頭。

這個世界沒人有義務對你好,冷漠刻薄理所當然,而這樣的溫柔相待更應該百倍珍惜。

可是,這還是她上班的第一天吶,打工好難啊!

上班族都是這麼辛苦的嗎?

每個人都得在公司裡這樣苦苦熬著嗎?

趙鑫心想:胡老闆能集房東、長輩、伯伯於一身,日後必然會很難搞!

代Rosy貼(待續)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63197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