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罌粟血案 第五章(02)
2009/08/23 01:17:05瀏覽369|回應0|推薦1

    或許是這麼一瞬間,亦或許是兩人之間多年的默契,在這份溫暖過後,芮禾張開了一眼惺忪,凝眸深望著齊仲離,久久不停,久久不歇,而齊仲離也任著芮禾這般凝視,一點也不覺得奇怪,自然不扭捏,彷彿芮禾的凝視是很稀鬆平常的。不過,說得坦白一點,齊仲離其實很喜歡這份凝視,因為這份凝視是芮禾難得的毫無保留的真心,是齊仲離一直盼望的信任,對齊仲離來說,芮禾對自己的信任是很重要的,因為齊仲離認為,兩個人之間若是沒有信任、沒有真心,那麼這份感情就不具任何意義,唯一存在的也只剩下什麼都不是的表面關係,因此,齊仲離是真的很高興,芮禾如此的反應,彷彿在這個空間當中只剩下自己和芮禾。

    然而,韶光流連,幾許微風拂輾過耳邊的髮絲,吹散了倦意,喚醒了神智,芮禾揉揉雙眸,打了個呵欠,伸展著筋骨的緊繃。

    定了定心神,芮禾凝眸又望,然後冷冷說道:「……齊仲離,你是不是該減肥了啊!」

    齊仲離險些岔氣,身體僵成石頭,原本深情的黑眸瞬間凝固,無法置信的呆望,完全沒有準備,芮禾嘴裡竟會冒出這番話。

    齊仲離難掩額上的青筋抽動,定了神,看向芮禾,嘴裡有些顫抖的說:「芮禾……,你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說這個?」

    「嗯……,還不只咧……,我已經幫你想好了,每天一早呢,你就跟著捕頭大哥一起晨練好了,又或著,你可以跟懸棄大哥一起練劍!」芮禾越說越起勁,絲毫不理齊仲離臉上早已佈滿多時的青筋,也不理齊仲離那雙越發冷峻的黑眸,只是自顧自的眉飛色舞的說著。

    「晨練?練劍?芮禾……,你還當真把我當成胖子不成?」齊仲離有些咬牙的說。

    「嗯……,對啊!你不知道你最近胖很多嗎?老是叫你別吃那麼多,你就忍不住!看,現在好了,必須得減肥了。」芮禾有些抱怨的說著。

    齊仲離冷瞪著芮禾,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鬼主意似的,瞬間換了一張臉,此時的齊仲離透出少有難得的邪邪笑容,他的眼神穿透芮禾,一層層深鎖,一層層接近。

    每當齊仲離的步伐越往前一步,芮禾便退一步,直到退到牆邊,芮禾已無路可退之時,芮禾就只剩下顫抖著嘴仍然不放棄的繼續磨著:「齊仲離,你……我……我是為你好啊!要是你太胖了,沒有姑娘會要你怎麼辦?」

    齊仲離淺笑著,深深凝視,緩緩說道:「沒有姑娘要我?那你要我啊!」

    沒有姑娘要我?那你要我啊!沒有姑娘要我?那你要我啊!沒有姑娘要我?那你要我啊!沒有姑娘……?聲音在芮禾耳邊縈繞,久久不散不曾間斷,芮禾看著齊仲離的眼神有些瞠目著,不敢相信此刻齊仲離嘴裡所說得事實。

    齊仲離又深深淺笑著,低首鎖著芮禾,紅潤的雙瓣吻著芮禾,淺淺的淡吻,輕輕挑起兩人之間早已存在的濃濃曖昧,一團的溫水旖旎沾染,悄悄的將潛在的情慾綻放。

    齊仲離越吻越發深入,軟嫩的舌尖在芮禾嘴裡交織,緩緩的勾勒出兩人之間最原始的情感,緩緩將芮禾臉上的粉嫩染紅,芮禾不理身體的投降,只是將殘存的一絲理智保留,輕輕噫語說道:「齊仲離,你別……」。

    齊仲離對芮禾虛弱的反抗不予理會,只是更加深入的糾纏,只是更控制不了那早已迅速攀升的深濃欲望。

    不過,一找到空隙,芮禾又忍不住說道:「齊仲離,別這樣……」

    繼續深吻。

    齊仲離吻的專心,按在芮禾肩膀的手,顯得相當慎重。

    慾望,又再次將兩人的身心擁抱,在兩人之間許下了更深一層的情感,他們漫天的擁吻,纏繞其中的紅線,是兩人不曾讓對方知曉的強烈情意,他們吻的用力,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將他們烙印。

    不過,就在此時,芮禾又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狠狠推了齊仲離一把,惹的齊仲離一時的瞠目結舌,芮禾死瞪著齊仲離,臉上還殘存著幾分濃濃的情慾,久久不肯散開來。

    隨即,芮禾用力甩開慾望,嘴裡懷著幾處怒意,喊道:「你怎麼可以這樣!?」

    「為什麼不可以?」齊仲離反問吼道。

    「當……當然不可以啊!我……」我不配!

    芮禾難掩哀思,不敢正眼凝視齊仲離,而齊仲離低首深望著芮禾眼底的那份不安,不發一語,只是沉默著,只是受傷的什麼都不說。

    凝視一陣子之後,齊仲離望著芮禾,深深的控訴著:「為什麼你要逃避?……為什麼你總是看不到?看不到……我對你的愛?」

    「我……」芮禾凝著淚跡,刻意不讓它落下。

    我怎麼會看不見?我只是不能愛……我只是不想成為你的負擔……

    這些話在芮禾心頭盤旋,不肯將它落入齊仲離的心裡,自以為什麼都不說,才是對齊仲離好,殊不知芮禾這番深意,是會讓人受傷的。

    「如果……我的愛,造成你的負擔,那我也沒有辦法,……你可以選擇不愛,但我不行……」齊仲離淡淡的說著,彷彿在這些話的背後有許多的不為人知。

    芮禾凝眸深望,芮禾知道,齊仲離受傷了,也知道自己的什麼都不說,像利刃一般,正一刀刀劃破了兩個人之間,一道道的血口子一出血痕,彷彿這份感情隨時會消逝一樣。

  其實,在芮禾心裡一直都住著一隻心魔,不停的蠱惑芮禾的心,這道心魔不破,芮禾永遠都無法往前,而他們的愛也會一直這般?足不前,這份愛也就永遠都沒有一個終結點,而這件事雖然芮禾從來都不說,但是,齊仲離卻一直都懂,也一直都在等,在等芮禾親口對自己承認。

    兩人之間沉默了一陣子之後,齊仲離又深深望了芮禾一回,然後,深長的嘆了口氣,轉身離開,離開芮禾眼底的歉疚,離開芮禾心底的那份不安,……彷彿只有離開,才能讓齊仲離心中的傷痕不繼續惡化,彷彿只有離開,才能讓齊仲離不再繼續流淌鮮血,彷彿只有離開……。

    齊仲離的轉身離開,芮禾無法喊停,只能任由齊仲離的受傷,卻什麼都做不到,芮禾凝著齊仲離漸漸遠去的影,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彷彿時間已凝結在這個悲傷的癥結。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scilla0141&aid=3249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