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罌粟血案 第五章(完)
2009/08/26 11:29:34瀏覽371|回應0|推薦3

※     ※     ※

    悅來客棧人聲鼎沸,香濃的餐點勾纏著許久不見的味蕾,人來人往的吵雜擁著客棧裡從來的色香味俱全,直到一陣冷色步伐,踏平了悅來客棧的熱鬧。

    領頭的男子,著衣貴氣逼人,精緻細膩的紋繡,柔絲絲的觸感,男子的穿戴讓人不難猜測是個怎樣的人,接著,男子臉上再搭配著一臉的俊鋌,分明的五官輕繡著充滿霸氣的橫眉,這名男子嘴角參著笑,提起掌心,接著後頭的人即上前,並問道:「爺兒,有何吩咐?」。

    「把他帶來,我要見他。」隨即,男子不理他行動與否,便自顧自的領著一幫人走上樓,臨行前,順道對著呆若木雞的掌櫃說道:「我包下這兒所有的房間,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准來打擾我!」說完,男子袖懷裡拿出兩碇金,放到一臉見錢眼開的掌櫃手上,隨即,才又領著人上樓。

※    ※    ※

    血跡斑斑,血肉漫飛肆濺,方捕快雙目噴張,屍首倒在地上,其慘狀苦不堪言,剛到現場勘查的眾人,無不面色凝重,瞬間刷白了色調。

    「懸棄哥-麻煩你封鎖現場,芮禾-驗。」齊仲離忍著情緒,肅穆喊道。

    聞言,芮禾蹲在方捕快的屍首旁,打開帶來的木箱,拿出袖套,戴上。

    芮禾眼底充滿凝重,來回翻查著屍體,然後盤看道:「方捕快,他的身上也同樣都有多處刀傷,死亡原因是失血過多流血致死的,手指上……也有少許的罌粟花粉。」

    齊仲離應了幾聲,隨即又道:「根據現場週遭的環境來看,這裡該是第一案發現場,這裡衣物散亂,傢俱附之倾倒,周圍還有多道劍痕,很明顯……方捕快在死之前曾與人有所劍鬥。」

    吳捕快蹲在窗邊的角落,低聲冷訴道:「還不只呢!大人-芮禾姑娘-你們來看看這邊。」

    聞言,齊仲離和芮禾走上前去,跟著蹲下。

    「這是……」齊仲離嘴裡含著驚呼,其中又夾雜著幾分狐疑。

    「罌粟花粉?」芮禾驚喊道,頓了口水,接續又說:「份量還不少耶!……但是,方捕快大哥怎麼會有這麼多罌粟花粉?」

    「不管原因為何,我相信方捕快之所以會被殺,肯定跟這些罌粟花粉有關!」齊仲離一臉的肯定說道。

    「對,說不定還是因此被滅口呢!」吳捕頭猜測道。

    此時,一聲聲乎斥傳來,眾人皆聞言,接著,一道深暗的影挺著高大寬聳的身姿,屹立於眾人之前。

    「你是誰?」齊仲離一臉的不馴,眼底瞅了那男子一眼,心?的猜測又多了幾分深似海中央。

     那名男子對齊仲離的無理不予理會,只是順從的將主子的話帶到,並且強力實施。

    「我家主子,命你即刻前往與他見面。」男子一臉的無言,音調冰涼如雪,讓人忍不住為之生怒。

    「你當本官是何人啊!你家主說要見我,我就必須見他嗎?」齊仲離有些憤怒的說,頓了頓之後,穩住脾氣,冷瞪著那男子如鐵一般的強硬,接續才又道:「……那你告訴你家家主,本官現下正在辦案,沒有時間去應酬他!請他下回在來,到時本官一定奉陪!」

    「我家家主命你即刻前往與他見面。」男子仍是一臉的強硬,絲毫不曾有一步退讓。

    「你……你不要給本官太得寸進尺!……本官跟你說不見就是不見!」齊仲離咬牙切齒的狠瞪說道。

    男子開始採取行動,走上前就想架著齊仲離離開,不過懸棄肅來就相當敏感的神經,一瞬間的反應搶在了那男子行動之前,懸棄擋在齊仲離面前,冷聲喊道:「打贏我,人就讓你帶走!」

    男子冷笑幾聲,接著說道:「你,是第一個主動說要跟我打的人!」隨即,男子抽出身上配身的玄銀紅戟,直直往懸棄身上一次,其動作之快,無不令懸棄感到異常興奮,懸棄巧妙做一閃身,躲過了男子這兒迅速逼近的一擊。

    男子見此攻擊失敗,隨即又做一迴旋側身,砍向了懸棄,幾乎是將要見血的這兒一瞬間,懸棄又來個低手撤身,閃過了男子的致命一擊。

    男子見狀,一瞬間琢砍攻克,一瞬間突刺襲擊,懸棄見招猜招,一下子閃身旋側,一下子輕功劃過,此舉無不令那男子更顯憤怒,男子對著懸棄更加用力攻擊,怒火攀升極速,男子憤恨的無以附加,現下的他早已失去往常的從容,慍怒早已覆滿全部,急匆匆只會讓懸棄更看透他的層層招勢,懸棄冷著臉瞅了男子一眼,乎覺一點意思也沒有,現在的懸棄一點也不想在跟他玩下去,只想草草結束這場愚蠢的鬥爭。

    懸棄抽起腰間的碎心長劍,趁男子心急出擊的瞬間,一招之內做一閃身,再加上撤身一刺,即將男子即倒在地。

    「要殺要剮隨你處置!這是失敗著應有的下場!」男子隱忍著肩臂上的血肉噴張,咬牙著喊道。

    「要怎麼想你家的事,我不會殺你的。」懸棄有些生怒的說。

    「懸棄哥,說的不錯!你最大的失敗不是技術上的失敗,而是你自己給你自己貼的標籤!生命並非如你想像的悲哀!」芮禾有些心傷的說道。

    一旁的齊仲離低頭不語,,只是低頭望了男子一眼,接著才又道:「……我可以跟你去見你家主子,不過……你欠我們一次!」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scilla0141&aid=3259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