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罌粟血案 第七章(02)
2009/09/14 00:25:10瀏覽491|回應0|推薦6

    「沒錯!」齊仲離附和道,頓了頓,接續又命令道:「吳捕頭-把高泰和游妙帶上來!」

    聞言,吳捕頭拱手作了一揖,隨即,離開了大聽,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將疑犯帶了過來。

    「跪下!」吳捕頭斥怒的發令說道。

    高泰和游妙低著頭,不敢抬頭看齊仲離,神色不安的模樣,惹的全身顫抖。「高泰!游妙!你們可認得本官!」齊仲離冷硬的兇道。

    高泰輕顛著雙臂,有些恐懼又有些固執的不怕死:「認得又怎樣,不認得又怎樣,巡撫大人,既然是你把我倆抓來的,那麼……你要審就審,如果不想審就別審放了我們,我可還有店裡的生意要顧呢!」

    齊仲離忍著怒氣,又開始說道:「高泰!本官在問你,何偉死的那一天,你在那兒?」

    「……我早已說過了,那時我已經睡了。」高泰敷衍的說道。

    「睡了?那也就是沒有時間證人了。」齊仲離頓了又頓,轉過頭兒對著游妙說道:「那你呢?」

    「我……我也睡了。」游妙顫抖的雙肩,有些結巴的說道。

    「等等……你們又是怎麼知道何偉的死亡時間?大人可兒沒問說確切的時間納,只問『那一天你們在那兒?』」一向敏感的懸棄,忽然驚問道。

    「是啊!本官確是這麼問道。」齊仲離冷硬了雙眸,接續又發怒的命令道:「說!你們當時到底在哪裡?是不是你們合謀殺了何偉!」

    游妙的臉上又刷白了幾分,顫抖的氛圍悄悄感染了高泰。

    齊仲離瞅著高泰那張有些發紫的唇色,發狠的瞪視高泰,嘴裡充滿著冰冷讓人不知不覺間感到強烈冰寒:「高泰!本官再問你最後一次,殺死何偉的兇手是誰?」又瞪了幾眼,接續又開始發吼著:「你最好把事情給我說清楚,否則……『後果』可就別怪我了!」

    高泰的臉又刷白了,冷冒著汗漬顆顆滴落,猶豫這兒兩個字眼,開始在高泰臉上游移,心頭兒亂糟糟的,整個人頓時完全無法思考,只能由著雙肩的顫抖感染全部。

    「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會說的!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高泰嘴裡喃喃的說著,有些冰涼的粗掌不覺間已深握著一旁的游妙,游妙顫慄的雙眸瞄了幾眼,忽然有些冷靜,有些理智回了過來,定了定心神,盤算了幾下,鼓起勇氣說道:「巡撫大人,殺何偉的兇手是我,不關高大哥的事!」

    高泰驚恐的瞅著游妙,硬生生的吞了好大一口氣,猶豫不決的衍生出心頭上的不安和恐懼和複雜和一些不知名的情緒,心裏有好多話想說,不過……在這兒一瞬間一下子又卡在喉頭裡說不出來了,全部又吞了回去,只能說出一些不負責任的話來:「是……是啊!大人,我真的不是兇手啊!」

    齊仲離冷眼瞅了幾眼,涼涼的說道:「……游妙,既然你說你才是兇手,那麼你說說看,你!是怎麼殺死何偉?你!是如何棄屍的!」

    游妙的嘴角抽搐著,吞了口口水,鼓起未知名的勇氣,說道:「再殺死何偉的前一天,我和他發生了些口角,那個賤男人竟然狠狠的把我修理了一頓,那天,我被打的很慘,我很生氣!憤怒之下我便動下殺機,決定殺了那個賤男人!……只有這樣,我才能夠脫離這種痛苦……才可以和高大哥在一起!」看了高泰幾眼,然後,頓了頓,又道:「我知道我只是個婦道人家,再加上受了傷,根本殺不死他,所以……我開始灌醉他,等他醉了不醒人事了之後,拿了把刀子,在他身上砍了好幾刀,等確定他真的死了之後,我就把他抬到驢車上,接著將何偉的屍體扔到林子裡去,事情……就是這樣。」

    齊仲離不語,只是冷冷的凝視,心裡思付著游妙方才的話,頓了口氣,別著頭看了高泰一眼,又道:「是這樣嗎?高泰!」

    「我……我不知道」高泰輕顛著飛白的唇色,相當懦弱的說道:「巡……

  巡撫大人,既然游夫人已經承認自己是兇手了,你……你又何必再問我呢!」

    「游夫人?」游妙詫異的呢喃,突然的虛脫感將游妙撞跌了,嘴裡盡是滿滿的複雜和悲鳴:「原來……我只是個『游夫人』,原來呀……呵呵呵……」

    芮禾無言的盯視游妙嘴裡得不自然,總覺得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了,隨著這份諷刺哀哀的悲思。

    齊仲離不語,忽然站起身來,俯視眼皮底下的兩人,有些玩是不恭的說道:「高泰-,你真的認為你可以這麼快就相安無事嗎?」

    「齊仲離……你……該不會……」芮禾喃喃的說道,其中參雜著幾分訝異,和幾分篤定。

    齊仲離燦笑著,眼底閃過了幾分與芮禾之間的默契,吸了口空氣,這兒才說道:「我這就先說說何偉這個死著吧!……何偉是個藥商,性格呢……自是相當暴虐乖張,對這個世道相當不滿,於是開始了所謂的家暴,不僅毒打游妙,甚至羞辱游妙,同時,何偉開始做起了罌粟花粉的買賣,而這個合夥人就是你.高泰!」輕笑了一番,又開始敘訴著說:「何偉是個極小心眼的男人,第一任妻子的背叛正是這場悲劇的導火線,我查過了當年由游妙的相公的那場事件血案,發現了一道驚人的事實。」

    「事實?齊仲離你快一點說清楚,別打啞謎了!」芮禾心急的說道。

    齊仲離瞅著芮禾,沙沙輕笑著,接敘說道:「當年游妙的相公和何偉的第一任妻子被殺死了以後,何偉買通了官府將游妙毒打,最後還將游妙扔進淫窟,這件事……芮禾,你還記得嗎?」

    芮禾用力得點著頭兒,嚴肅的呢喃說道:「但……這件事和兇手是誰有什麼干係?」

    「當然有關係。」頓了口氣,又道:「疏通官府不好辦啊!要是沒有官府內部的人幫忙,何偉又怎可以這麼容易疏通呢?又怎能輕易的將游妙趕出府衙呢?」

    「難……難不成!?」芮禾驚喊道,接續又說:「齊仲離……這事兒可開不起玩笑啊!沒有證據是不能亂說的啊!」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scilla0141&aid=3314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