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罌粟血案 第六章(01)
2009/08/27 20:53:42瀏覽460|回應0|推薦3

    鏡明清麗,碎著幾許富麗織鐫,月牙色的細雋躺椅,搭配著一臉傲氣的男人,男人任著清亮的烏絲流線似噴泉洩下,半開的領口顯得幾分蠱魅,古銅色的皮膚調成勻稱的肌肉,使男人更具致命的誘惑。

    男人一語不發,淺淺邪笑著,接著,提起甚是優雅的長指,隨即,一道略微纖瘦的紅影即刻出現。

    「爺兒-有何吩咐?」細細軟軟的聲音說著。

    「他把人帶回來了嗎?」

    那女子冰冷的不發一語,臉上不見嘴裡較為熾熱的溫度,女子抬起精緻清麗的黑眸,凝視著眼前的男人,接著才緩緩道出:「爺兒-需要在下行動嗎?」

    男人透著的眼神瞬間森冷,嘴裡不著一絲餘溫,低低說道:「不用,我自會處置!」頓了口氣之後,接續又命令道:「我要你替我找個人。」

    「爺兒-您是想找誰?」女子詢問道。

    「芯餘-聰明如你,你應該知道我這麼多年來想找的人是誰?」男人邪邪笑了幾聲,接著又說道:「我方才接獲密報,說他有目前在這兒附近出沒的痕跡,芯餘,你找到他之後,暫時……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定時向我會報即可!」

    梅芯餘應了幾聲,隨即,離開這兒男人的住處,但是,就在深木色的黯門打開的那一瞬間,男人緩緩又道:「機會向來只有一次,世上不會再有兩次的偶然。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

    此時,梅芯餘額上瞬時刷上幾層薄汗,身子開始顫抖著,隨即又道:「芯餘發誓,絕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

    「要是你再失敗,就別怪我冷血無情!」

※    ※    ※

    腥色的血液撲鼻,強按傷口的掌心有些用力,他隱忍著疼痛,死命的不肯多說一句話。

    芮禾低首瞅了他一眼,深深嘆了口氣,接著,緩緩道著:「……我幫你包扎一下。」然後,定了幾眼,對著身邊護著自己的齊仲離說道:「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

    隨即,芮禾打開藥箱,拿出隨身的剪子和布,還有一瓶上好的金創藥。

    芮禾提起剪子,小心的剪開參雜著血痕的衣布,謹慎著處理傷口,擦上幾層厚的金創藥,最後,拿起絲白的織布,仔細的裹了幾層。

    「……謝謝。」他低低的說著,不善表達內心的他,有些難為情。

    芮禾甜笑著,淡淡的說著:「不客氣。」

    凝視一陣子之後,齊仲離慎重的問了幾句:「你到底是誰?你家主又是誰?為什麼要本官去見他?」

    「……恕在下不能相告,只要巡撫大人隨在下前去覆命,到時,家主自會告知您一切。」

    齊仲離有些沉默,思考盤算著一切之後,齊仲離緩緩說道:「……那就麻煩你帶路了。」

    「齊仲離-,你真的要去?」芮禾擔心道。

    盈滿的絲淚被眼框囚禁,芮禾心傷的揪著深紅色的心臟,不安、憂心、恐懼、害怕,各種情緒重重纏繞,芮禾無法抑制內心的想法,也不能阻止齊仲離的決定,這樣的矛盾讓芮禾感到裏足不前。

  齊仲離低頭看著有些失常的芮禾,齊仲離心裡有些動容,雖然明白芮禾心理的不安,不過,齊仲離仍是忍不住這兒滿心的興奮感。

    齊仲離淺笑著,接著說道:「這一次……芮禾你不能跟我一起去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隨即,齊仲離轉過身子,跟著他離開,臨行前,齊仲離低聲的跟懸棄說的幾句,才放心似的離開。

    芮禾有些失神,凝視著齊仲離的背影,芮禾才慢慢有所體悟,原來……一直不肯放手的人一直都是自己,老是跟齊仲離吵著說不要在一起,還跟齊仲離說不要愛她,但其實,原來芮禾自己早已愛慘了齊仲離,原來芮禾自己的執念早就輸給了全部,輸給了自己對齊仲離的愛。

  一直到現在,芮禾才漸漸明瞭自己的心是多麼的矛盾,才開始懂得面對自己的心,而今,整顆心就這麼赤裸裸的倘著,讓人輕易的看透,也讓人為之心傷。

  滑落的淚滴,不肯停止,芮禾不理,只是任著它在臉上畫畫,懸棄不語,只是給予芮禾暫時的一絲寧靜。

  懸棄徹下所有人,包括懸棄自己,給足了芮禾完整的空間,不過,現下的芮禾無法向懸棄道謝,現今的芮禾早已空了神智,早已陷入內心深愴的矛盾。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scilla0141&aid=326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