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公民自覺與陽光燦爛
2006/09/23 00:44:55瀏覽503|回應1|推薦4

公民自覺與陽光燦爛

螢光圍城大遊行,三十六萬至七十五萬人,在高度的理性自制中,和平圓滿落幕了!這是極其動人的歷史時刻,不再有藍綠的區隔,沒有統獨與族群,只有個簡單而明白的理念:我們要求自己要展現出公民素質的高度,同樣要求我們的國家元首,要展現出公民素質的高度。他不能再靠對自己說謊與對他人譏諷來掩飾自己的貪婪與嗔恨,人心自有公斷,且已有公斷,我們不能再忍受這種人來羞辱我們的國家,那是對我們自己的羞辱!因此,我們沒有人動員,自動自發,出來表達我們的憤怒! 

當晚,施明德先生對上蒼下跪,感謝神賜給我們偉大的台灣人民,更語重心長地表示:「我們在倒扁的時候,也要自我反省,是否我們過去曾助長陳水扁成為今天的樣子?」這段話,出自替台灣民主運動奉獻大半輩子的青春,幾度面臨家破人亡的處境的施明德口中,特別讓人感覺很辛酸。台灣民主的進程裡,始終夾雜著難解的國家認同問題,國家認同其本質就不是理性的議題,而是每個人的情感記憶,裡面往往還有著家庭背景的扭帶發酵著,釀就每個人思維的基點不同,這使得社會越民主,就越說不清楚任何道理。 

甚至,不同社會階段出生的人,譬如在台灣還是農業社會時期出生;戰後嬰兒潮出生;工商經濟起飛時期出生;或電腦網路時期出生……,即使同為家人,都難免會對台灣產生不同光譜的情感認同,更不要說由李登輝至陳水扁輪替擔任總統的十八年來,由於都共同採取撩撥社會仇恨意識來牟取政治利益的辦法,釀就出越來越激化的認同問題,終至使得台灣社會引爆出藍綠完全對立而無解的政治處境。在這裡處境裡,我們即使並不視彼此為同胞,卻都是同樣在受苦與受傷的人,我們相互用難聽的言語折磨,自己卻不會感覺出快樂! 

其實,這正是大家共同的心聲,即使民進黨的菁英同樣都有這樣的「自覺」,只是普遍噤聲不語。雖然,施明德先生在擔任黨主席的時候,會邀請新黨的主席與立委來喝「大和解咖啡」;而謝長廷先生在擔任行政院院長的時候,會主動提倡他「和解共生」的理念,只是這種自覺與蛻變的能量,總會受著黨內基本教義派的夾持,而不得不往後退縮,停滯在原點。因此,施明德先生最後會不得不退出民進黨,而謝長廷先生則基於圓滑的處世性格,且面對現實的政治生命,總會在最後關頭妥協,屈就於他的支持群眾,那種濃得化不開的仇恨心理。 

因此,不要怪罪我們的政治人物,我常覺得,癥結就在我們的人民,型塑出我們的政治人物的性格,與生命。就這個角度來說,我們應該要感謝陳水扁,因為他的失德,引爆大家最原始的憤怒,那已經挑戰到大多數人做人處事的底線,纔會在施明德先生登高一呼,率先引領大家思考這場極其嚴肅且極其艱難的「公民自覺」,這堂公民課的題目,不只是民進黨的貪瀆,還包括國民黨的貪瀆,該反省的對象不只是陳水扁,還包括我們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便宜心態,我們會讓陳水扁這種「奸雄」成為亂世裡的國家元首?或者,未來該如何避免? 

當人民普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刻,就是螢光圍城大遊行會獲得空前成功的原因。然而,過去總有著敏銳嗅覺的民進黨,卻在此時呈現出畏懼與退縮,反而繼續動員基本教義派來取暖!因此,昨天的「我們在向陽的地方」的集會,意外成為群眾攻擊電視與報紙媒體記者來發洩憤怒的環境,不只東森電視台與中天電視台的主播台被群眾施暴拆毀,記者被辱罵與毆打,甚至平日最支持綠營的民視新聞記者,只因不慎穿著工會一年前發的擋雨紅夾克,就被追打到介壽派出所請警察保護!這使得集會現場反而被中天新聞台譴責為「陰暗的一天」。 

誠然,台灣的電視媒體素質的低落,已經到讓人食不下嚥甚至寢食難安的程度。媒體絕對是社會的亂源,其對於想報導的內容的重點放大,對於不想報導的內容的刻意忽略,只給出極其瑣碎而毫無知識性的消遣搞笑娛樂,對於成人固然容易引發負面情緒,對於兒童與青少年的教育更有不量示範。我個人的家裡沒有安裝電視已經很久了,然而,不喜歡電視台的播報內容,難道就要用攻擊他人的辦法,或者動輒給出「統派中資媒體」與「滾回中國」這種狂暴語言?其與螢光圍城大遊行的落差,正就是公民素質的強烈對比! 

誠然,像是李濤這種善觀風向球的媒體人,能隨時操縱自己「二一00全民開講」的節目基調,固然能在西元二000年總統大選前毫不掩飾的支持綠營,同樣能在西元二00四年總統大選前毫不掩飾的支持藍營,他只是善觀民意,適時的潑糞或灑點狗血,把觀眾的情緒搞得血脈噴張,藉此牟取自己的經濟利益,至於公義與是非,則很難說真實存在於他的心底。然而,我們能就此輕慢給出「統派中資媒體」這種編派嗎?這種極其廉價而不需查證的指控,不只某些百姓能輕易就認同了,連現在的政府都跟著操作來牟利,這難道還不是失德嗎? 

有體制的社會,就按法律辦事,中資不中資本不是重點,如果政策真有限制中資,而電視台的資本結構已經公然違法,那就應該撤銷電視台執照,本不應該讓政府官員既跟著在遊行裡起鬨,又害怕得罪媒體,不敢撤銷執照,卻縱容支持者毆打新聞記者的道理!同樣的道理,只要取得中華民國身份證,按時繳稅,就是中華民國的公民,每個人都可有自己的政治認同,卻不能有因為認同不同,就要別人「滾回中國」,或不准他表達自己的想法,甚至要憤怒去毆打他人,沒有這樣的道理! 

言論與集會自由本來就是國家賦予人民體制內的自由,台灣或許由於情境特殊,其言論自由早已大至超過美國社會的標準,然而,不論什麼樣的標準,都不應該超過「尊重他人」的尺度。因此,你大可生活在中華民國,卻集會遊行表示要「顛覆中華民國」,這的確是你的言論自由(雖然美國政府不會賦予美國人顛覆美國的言論自由),然而,只要你「動手」,去侵犯你與你的信念抵觸的言論(不論那出自哪個人或哪個媒體),影響他人生命與財產的安全,那就超過法律能容許的範圍,那就不是架構公民社會該有的普世價值! 

這個標準,沒有任何顏色,沒有哪個公民能用任何理由自外!因此,圍城大遊行後的隔天,反貪腐總部帶領群眾轉進駐紮在台北車站的南二門廣場,不論是不是挺扁的群眾自己主動過來「嗆聲」,還是倒扁的群眾的「反制」,任何人釀就的任何衝突,只要對他人的生命與財產構成傷害,都應該被強烈的譴責!如果身穿紅衣的公民,自認果真站在公理與正義的路線上,那就應該徹底貫徹公民社會的價值,打不還手,任何衝突都經由警察與其背後象徵的法律來處理,那纔是正路。否則,如果有任何落人口實的衝突,都會削弱和平靜坐倒扁的正當性。 

其實,由於「九九運動」真的已經是個具有各種跨越性,與過去全部的社會運動都有本質不同的運動了,因此我們確實很難再用藍或綠的標籤來認識。最明顯的例證是說,主張「台灣國」的王麗萍與支持中華民國的李新,這兩位副總指揮,透過運動裡的攜手合作,重新認識彼此。而我個人的親戚裡,還有兒童時期親眼看見二二八事件憲兵抓人的場景,畢生痛恨與反對國民黨,長期慷慨捐輸支持綠營的長輩,這回則首度攜著同樣他長期支持藍營的太太,兩人共同默默踏在圍城大遊行的隊伍裡。九九運動,確實是個讓人與人傷口癒合的日子! 

不過,請讓我姑且這麼說,如果你確實反對這個公民社會的價值,覺得動手打人本是台灣草莽性格的特徵,如同過去的原住民會「出草」般,不應該被任何人制止,那你就應該真的放膽去搞「革命」,徹底挑戰甚至顛覆這個體制,架構自己認同的體制,只要絕大多數人民支持的話!否則,毆打無辜者或落單者,都只顯得野蠻與怯懦,無法獲得公民社會的普遍認同。這就是我會表示,九九運動與過去全部的社會運動有著本質的不同,而我們應該繼續呵護並擴大這個運動的特殊性,而不是只陷溺在「倒扁」的層次裡! 

如果五四運動對後來的中國有任何意義,那就是五四運動本質是個「新文化運動」,它使得各種新思潮在中國引發激盪。如果九九運動對後來的台灣有任何意義,那並不是在於陳水扁最後是否下台,而是在於九九運動的確是個「公民自覺運動」!紅衫軍早已遍地開花,使得陳水扁不論到哪裡,即使來到鄉間,都有人扶老攜幼穿著紅衣,高聲喊著要他下台,不論最後是否果真如願,陳水扁的名聲都已經注定變臭了,往後的歷史不只會記得他的無能,還會記得他與家人的貪瀆,下台不下台,其實都只是時間問題,並沒有根本的差異! 

問題在於,陳水扁下台後的台灣,政治會依舊混亂嗎?如果會,那他下台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我們不能讓陳水扁這種類型的人繼續蹂躪台灣,我們就應該徹底展開這個公民自覺運動,提高我們每個人自己的公民素質,讓我們有敏覺的良知來選出真正有社會責任意識的總統,還有各級民意代表與縣市首長。否則,我們老是「假清高」的認為政治很黑暗,我們不敏覺的心性與心智,卻總是在選出政客來與我們做利益交換,然而交換的結果通常吃虧的還是我們自己!這樣低落的公民素質,纔是台灣會攪成亂世的主因。 

因此,我個人固然深覺陳水扁在位一天,都在玷污總統這個名器。然而,我同樣希望在這歷史的關頭,施明德先生能適時把運動「轉型」,把倒扁轉到反貪腐已經是一大突破,如果能繼續轉到「公民自覺運動」,並正式宣佈,讓陳水扁去面對他自己的公民自覺(他如果不願意面對,那是他自己的問題),重點則放絕大多數的人民,我們大家共同來反省,什麼樣的「公民道德」,不虛偽,不欺瞞,應該成為架構這個社會的主流價值,成為總統與人民共同的生活信條?如果違背這個公民道德,那就是違背良知,應該受到輿論與法律的制裁! 

我知道,這回的運動,大家已經隱約有個答案了。我們應該保持對這個問題討論的熱忱,繼續深化對細節的認識,讓其更明朗化,並據此設計出更能適合人心與人性的民主政治制度,這會比繼續抽象的討論與挪移總統制或內閣制,卻由於人心的腐敗與法律條文的防不勝防,使得詐欺者永遠有漏洞可鑽,來得更有意義!我相信,唯有如此,纔是全體人民真實的勝利!如果辱罵陳水扁的同時,其實正就是在罵自己,如果替換掉陳水扁,又有個陳水扁在亂國,只是名字更換了(由李登輝至陳水扁,不就是如此?),那,台灣就真不知要伊於胡底。 

因此,施明德先生對陳水扁嗆聲說「不是你倒就是我倒」,我絕對相信兩個人都有超人的意志,我更在意著台灣不能倒!經此一役,不需要等到誰先倒下,兩人的歷史定位就已經昭然若揭,施明德先生做為無私為理想奮鬥一生的偉人,應該要更長遠帶領大家共同思考台灣的未來,保持對陳水扁的施壓,只是避免他繼續拿總統這個名器在誤國毀人,說些不三不四的顛倒話而已,如果繼續燃燒著謙卑與反省的熱忱,讓我們能因為公民素質的提高,真實體會出民主政治的優點,而不是只活在「自作自受」的處境裡,那纔是在對歷史負責的作法! 

每個人都想過著安生日子,然而,我們的情緒激昂,卻把彼此都燒得痛澈心扉。沒有人想當意識頑固的基本教義派,然而不知不覺變成基本教義派的人,都是覓不著出路纔會如此。九九運動已經讓某些過去的基本教義派不知不覺跨出來,更讓藍營的政治人物沒有生事牟利的空間,而人民自己的意願,纔是牽引這個運動最後命運的主人,這已絕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事實。我希望人民的理性與自制,能不知不覺催化施明德先生,把勝利的標的做微調,讓九九運動的民氣效應能持續發酵到社會各層面,形成公民意識的大覺醒與大反省! 

那,陽光就會因此而在寶島燦爛! 

這是我看見大家都在受苦,不惜野人曝曬,表達點卑微的願望……

 

               陳復寫於早上的風城,九月十七日,民國九十五年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ankutze&aid=460821

 回應文章

梁宇豪
公民自覺與陽光燦爛-回應
2008/11/22 13:22
台灣的這幾次的遊行集會,剛好遇上美國的總統大選,美國人民都在期望新總統是否能帶領美國重步繁榮,因這也影響到台灣的出口經濟,此次歐巴馬當選後的發表宣言,令我動容,他強調改變美國在世界上的形象,不再是以老大哥的腳色來仲裁所謂的不平等。而是當協調者的腳色,也主張保護工人的權力才能譚自由貿易,和主張替代性能源的使用,很多的主張順應民意和世界的未來的趨勢也是獲得選票的關鍵,尤其以當各個政黨老大募款對象還是那些精英們或是財團的老闆們,歐巴馬用了一批年輕人,巧巧的建立起史上最大的網路捐款機制,最後他從網路上募到的小額捐款,以及捐款後面代表的選票,遠超過希拉蕊和之後的麥肯。金融風暴的意外,台灣的政黨輪替,再再表現出現現在的民眾的力量已遠超乎20世紀初那種靠著精英,靠著命令宣告,強勢動員的溝通方式了。人民的聲音人民的力量才是改變世界的真正推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