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郁離子篇-憂時
2013/05/10 23:04:45瀏覽970|回應0|推薦0

憂時  郁離子憂,須麋進(1)曰:「道之不行,命也。夫子何憂乎?」郁離子曰:「非為是也,吾憂夫航滄溟(2)者之無舵工也。夫滄溟波濤之所積也,風雨之所出也,鯨、鯢、蛟、蜃於是乎集,夫其負鋒鋌而含鋩鍔(3)者,孰不有所俟(4)?今弗慮也。旦夕有動,予將安所適乎?」須麋曰:「昔者太冥主不週,河泄於其岫(5)且泐(6),老童過而惴(7)之,謂太冥曰:『山且泐。』太冥怒,以為妖言。老童退,又蹦語其臣。其臣亦怒曰:『山豈有泐乎?有天地則有吾山,天地泐,山乃泐耳!』欲兵之,老童愕而走。無幾,康回過焉,弗肅又弗防也。康回怒,以頭觸其山,山之骨皆冰裂,土隤(8)於淵,沮焉。太冥逃,客死於崑崙之墟,其臣皆亡厥家。今吾子之憂,老童也,其若之何?

【注釋】

(1)進:前往探視。

(2)滄溟:混沌渺茫廣大的樣子。

(3)鋩鍔:ㄇㄤ’,ㄜ\。台語的“眉角” = “鋩角”。利刃的鋒尖,閃耀的樣子。

(4)俟:ㄙ\,等待。

(5)岫:ㄒㄧㄡ\,幽深的山谷。

(6)泐:ㄌㄜ\,石頭被水衝激而成的紋理。石頭依其紋理而裂開。凝合的樣子。同“勒”。

(7)惴:ㄔㄨㄞv是憂慮、害怕的意思,形近於「揣」;有推測、估計的意思。「惴慄」指憂慮戰慄,所以當用「惴」而非「揣」。

(8)隤:ㄊㄨㄟ’,倒下;崩潰。毀,敗壞:“李陵既生降,∼其家聲。 降(福)。

【譯文】 郁離子憂心,須麋前往探視說:「道義之不顯明,這是天命,也是時代的考驗。你何必為此憂愁呢?」郁離子說:「我憂心的不是這樣,我憂心航行在滄茫浩瀚溟大海的船,沒有舵工的指引方向。滄茫浩瀚溟的大海是浪濤的累積,風雨之所興起的地方,鯨、鯢、蛟、蜃就在此地聚集。這就是背負尖銳的刀鋒鋌進,而閃耀光芒的人,那個不是嚴陣以待?這就是我今天的憂慮,現在不憂慮,等到事情發生時,將會發生動盪,到那時候,那如何將身心安排到適當的地方。」須麋說:「從前太冥主宰不週山,河流排泄在幽深的山谷,且沿岸的石頭,因河流的流經和沖刷,而形成紋理。老童憂患的經過,告訴太冥說:『山脈即將崩裂。』太冥聽了怒斥,以為妖言惑眾。老童退避,又對他的臣子,冒出一些話語。太冥的臣子也忿怒說:『高山那會崩裂?有天地以來,就有山系,除非天地崩解,山才會崩解!』隨即想出兵逮捕他,老童帶著驚恐,慌張地離開。過不久,康回也淡然地路過此地,太冥既不嚴肅也沒防備。康回怒,用頭碰撞山脈,山的骨幹全崩裂,土堆像散落一地,堵塞了水淵,呈現出狼籍的樣子。太冥因而逃離,客死在崑崙附近的廢墟,他的臣子也全因驚厥而死亡。我今天的憂思,就在老童身上,這有什麼分別呢?

【寓意】 本篇意在說明,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憂時的人能居安思危,思考作者用神話故事,告誡人們要居安思危防範未然。同時也指出,那些固執不聽忠告的人,是没有好下場的。然而,在物質生活中,對於無形的道,人們常以眼見為憑,而聽不進先知者的忠告。等到事情發生後,後悔已來不及。當下每做一件是事,都是未來的結果,不管結果的好壞,也是一種結果,不是?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822515&aid=7608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