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師 說(上)
2013/05/28 10:59:51瀏覽484|回應1|推薦22

三年前花鄉隨筆一篇《驚鴻》(03. 12. 2010 波特蘭週報)提到令我淚流滿面的二封信,其中之一就是三十餘年不見的初中國文老師:林志岳先生;收到老師的信後,我們開始email往來;每次返台,必定先通知老師,希望能爭取到見面的機會;這些年來和老師聚餐了兩次,去年還見到她女兒和可愛的孫女。

 

臺灣師大畢業的林老師治學嚴謹,對學生的要求也一絲不苟,林老師無疑是我們成長中又敬又畏的啟蒙恩師;他教過我國文,音樂,體育和美術四門課,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在上他音樂課時,他不特別在乎五音不全,但拍子一定要掌握好;繪畫亦然,曾經帶我們全班到湄公河畔寫生,一筆一畫的工筆並不被他看重,倒是對那些不拘泥於形式、頗具創意、甚至抽象的潑墨,則給予很高的好評;上他的中文課,更是叫我入迷,尤其聽他談古論今,詩詞文章抑揚頓挫,講到《桃花源記》時,即能讓我們羨煞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

 

選擇到台灣升學,受到林老師的影響頗深,在他的課堂上模糊涉獵到:孔子老子孟子孫子韓非子,也常提到古今當代文人巨臂,如: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范仲淹,養天地正氣的文天祥,要如何收獲就如何栽的胡適,敦品勵學愛國愛人的傅斯年等五四新文化運動要角,他們身體力行推崇自由民主的風骨,以及風雨飄搖的台灣仍然堅持傳承著華夏文明的努力;當時心目中的台灣就是正統的中國而播下了‘回國’升學的夢。

 

沒有料到的是,我由衷景仰的林老師,居然是我最忠實的讀者;幾年來他幾乎每週都留意波特蘭新聞C2版上刊載的花鄉隨筆,看後總會作出一些共鳴以及提供不同角度的看法,並且抽出幾篇轉載到我們校友會網頁,分享同鄉親友;更令我受寵若驚的是,當沒有看到專欄刊出時,林老師就會來email詢問原由;每次老師來信,總會問到未曾謀面的《弟妹》,愛屋及烏,關懷厚愛之親切,溢於言表!

 

今年四月下旬到亞洲公務,行程緊湊,到了臺灣也只能通電請安,閒話家常之餘也向老師請益,詢問專欄文字上有沒有進步?需要加強改進的地方?老師總是鼓勵多於責備;『兄弟;除了探研你的玫瑰天地外,可別放棄你另一天份喔!』。上周收到他的來信,洋洋灑灑兩千多字,告知希望轉載幾篇花鄉隨筆,信中才給予嚴肅的教導“指正”,特別提到上幾期《我寫我歌三八節》的疏漏;老師筆觸風趣藏真,非常精彩而精確的點出敝文粗枝大葉,立當反省慎之。

 

老師說(原文之一段):《我寫我歌三八節》文內有這樣一段文字寫道:“'不少華人不敢大聲說38,因為38在中國話裡是奚落不正經羅羅嗦嗦的婦女(38)幾乎等同(雞婆)。。。”,對此;我也有些許看法想提供給你參考;文中所言‘中國話’一語究是指現今的國語(普通話)或涵蓋全中國各地方的語言?姑不論二者皆是或只屬其一,其實都有商榷之處。打從兒時到現今已是老年的我,拜亂世之賜,認識了好些不同省籍的朋友,有幸學了些許不同的方言。早期國府遷台時除去閩南語外好像都沒有其他方言以''三八''這話來奚落對方的,就連咱們廣東同屬閩南語系的潮州話也沒此現象,更不用提白話(粵語)和客語了,直到日久以後國語中才慢慢有‘三八’這字眼的出現,至於閩南語‘三八’一詞究起於何時何因註三實很難考證,此其一也.再者‘三八’一詞只對女性而說,意指該女有些不正經,好像快接近Abnormal邊緣而又還在Normal的狀態中,所以它常加上‘阿花’二字相連接以用之,即‘三八阿花’是也。君可瞑想有一女子頭插紅花,臉頰兩邊抹了較濃的腮紅,與子作不著邊際的對話,此中情景,或能道出此句子的些許形意吧!‘雞婆’一語則大不相同,它指的對象絕對是個好人(Good Guy),只是對朋友熱心到常會令人難以消受,有時為了你好,他會對你一直囉嗦個不停,這就是‘雞婆’,此其二也。第三。。。《下期待續》

 

http://portlandchinesetimes.com/issue/10730/jpg/PCTC02.jpg

花鄉隨筆~林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uxiang&aid=7621692

 回應文章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福氣!
2013/05/31 14:08
林老師的健朗,是您令人羨慕的福氣!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