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長照者的吶喊
2024/06/07 23:55:29瀏覽500|回應1|推薦25

長照者的吶喊

◎薩芙

 

二○二五年日本失智症人口預估突破七百萬人,照服員每四人,即有一人為六十五歲,平均薪資比所有職業平均值低六萬日圓,八成照服公司處於缺工狀態。安養院入住費高,供低於求,就算有年金存款支應,也得等上一陣子。加上每五名高齡者就有一名罹患失智,一般家庭照護破產時有所聞。

作者小梶沙羅是位大齡文字工作者,一人面對照護四名平均九十歲的老人,即使是親生父母和姨丈姨媽,金錢、時間、體力衝擊下,逐漸難以喘息。悲傷的是,她未婚無子女,經濟條件和往後的老年生活又該由誰照護,極恐的想,「搞不好我的命先沒。」《錢先花光還是命先沒?》即是她身為長照者的切膚之痛。

 

▌老後無法生活自理

沙羅為了照顧家中兩老,辭去工作搬回家,成為父母口中「吃閒飯的人」。女兒的貼心不僅被視為理所當然,任性不講理的購買行為及生活習慣要是被規勸,只會換來冷嘲熱諷,「有事的時候,女兒一點用都沒有。」這種將脾氣發在家人身上的情況是典型失智症狀。

直到有一天,沙羅接到車禍通知,才知道姨丈姨媽的情況更加嚴重。姨丈輕忽糖尿病已嚴重失智,家中的居住環境已成垃圾屋,兩老身上的內衣褲全破爛不堪,甚至長期沒有洗澡。不會使用手機的姨丈,帳戶固定每月扣除通信費卻渾然不知,各種保險、稅金、帳單皆一問三不知的姨媽,連日常生活採購的管理都出問題。雖有表兄弟姐妹,早已無往來,除了沙羅,膝下無子女的他們還能倚靠誰?

 

▌出手清潔換來爭執

沙羅幫四位老者整理家務,過期食品、閒置無法再使用的家電舊物、堆積如山的棉被衣服及書籍,但是卻引起老人家情感上的反彈。他們曾活在物資缺乏的年代,走過戰爭與飢餓,要一口氣處理掉,雙方必定釀起衝突。要是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沙羅的方法是一次一件,讓他們習慣。若要大刀闊斧,他們不在家時,就從囤積的冰箱下手。

說實在話,每三天得帶其中一老去醫院看病拿藥,至少半天無法工作,再怎麼堅強的鐵人也會倒下。沙羅得申請照服員到府支援評估、找醫師鑑定失智、尋找安養院。面對陌生人,四老各自展現出——我沒事,我好得很。一提及自理能力,眼神閃避不及。

種種的照護過程,讓沙羅擔心經濟負擔不起,早已養成不持有、不隨意購買的習慣,因為不久的將來,她也需要照護。她只有一個哥哥,而哥哥得照護岳父。

臺灣步入高齡化、少子化,將面對長照的嚴苛問題,身為照護者也需要喘息的空間,社會保障與支援系統的建立,的確刻不容緩。


薩芙臉書追蹤:www.facebook.com/lovesapho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180695599

 回應文章

tz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4/06/09 04:45
多半老人都不肯

斷 捨 離

做為家人的小輩 ,也是傷腦筋.
薩芙(missthink) 於 2024-06-09 13:27 回覆:

謝謝到訪。


有些物品帶有情感,有些是買了就忘,也沒有體力去清潔與整理。

做為警訊,我們步入老年後,維持簡單的生活習慣很重要,

能居家照護,不論是經濟負擔或時間體力,雙方都能減輕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