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糞便」作為台獨的「主權形象」與「思想意象」--- 一部巴塔耶式的台灣精神史
2018/10/22 20:37:59瀏覽1104|回應0|推薦2

           

   「糞便」作為一種[主權形象]與[思想意象]

      --一部巴塔耶式的台灣精神史或台獨建國作為一個[屎克螂共和國]的概念

       

  台灣的「民主化」歷程是一個世界性的奇蹟、奇觀與奇談︰經過不流血革命的解嚴解禁,言論自由,國會與總統普選,三次政黨輪替,台灣的民主政治在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快速建立,也快速腐敗崩壞!台灣民主的快速腐敗崩壞其癥結在於台獨的快速腐敗崩壞!台獨的快速腐敗崩壞則又表徵為兩大特異點︰

台灣主權的貪腐化以及貪腐的崇高化︰以李登輝的國民黨本土派的黑金政治以及陳水扁的「海角七億」為表徵。

台獨的文青化以及文青的屁孩化︰以太陽花學運的大腸花美學以及蔡英文的文青治國為表徵。

  第一個特異點指向台獨的主權形象(image of sovereignty),第二個特異點則指向台獨的思想意象(image of thought)。而根據太陽花學運的大腸花美學,「糞便」已同時成為台獨的主權形象與思想意象,台獨的快速腐敗崩壞可表徵為李登輝與陳水扁所開啟的台灣主權的糞便化以及糞便的崇高化,以及蔡英文與太陽花所開啟的台獨的文青化以及文青的屁孩化!

 眾所周知,小英與柯P皆是太陽花的政治收割者,但太陽花的最重要意義其實是開啟了一種「文青品味運動」,更好說,一種以「去政治化」,[中立化]的文青品味來包裝矯飾的極度「泛政治化」運動,其最高指導原則與教戰守則就是「裝可愛,狠奪權」!重點不在於太陽花世代的「小綠」實際上能搶佔多少位置資源或已然狗烹弓藏,而在於整個民進黨[大綠]的台獨操作模式皆已「太陽花化」,小英的「文青治國」正是太陽花作為文青品味運動之登上廟堂,開花結果!所謂「文化台獨」無非就是「台獨的文青化」!

  然則,何謂太陽花之文青品味?眾所周知,「太陽花」自取別號曰「大腸花」,當中實蘊含了一套「反品味」、「反美學」的「糞便美學」與「肛門期詩學」,透過對傳統威權偶像之崇高神聖性的褻瀆與猥褻,扒糞與潑糞,來顛覆翻轉「高貴\低級」之價值位階秩序!所以,大腸花美學引領的文青品味運動最耐人尋「味」之處就是處處表現出「小清新,真齷齪」之噁爛又假仙的[沒品之品味]

  例如,今日文青最愛的「日治時代」一詞,在「歲月靜好,和風文明」的「小清新」、「小確幸」,[小時代]中,暗藏著「可是有些慰安婦是自願的呢!」「南京大屠殺並沒有真的發生呢!」「殖民越久越進步呢!」「支那豬巴格耶魯滾回去呢!」之種族清洗的法西斯殘暴淫虐美學以及「脫中入日」的自我殖民化!

   根據班雅明的著名公式:「社會主義是美學的政治化,法西斯主義是政治的美學化。」那麼,大腸花美學的[小清新,真齷齪],當可界定為「法西斯美學的肛門期化與糞便化」。「屁孩」一詞的流行,正反映了「大腸-肛門-糞便」系美學品味!而憤青者,糞青也!綠蛆自是糞便的衍生物、寄生蟲!「屎袋力量」更無須解釋!換言之,「綠蛆」、「大腸糞青」、「小屁孩」、「屎袋力量」皆屬「大腸-肛門-糞便」系美學的「題中應有之義」!其與「同婚」,「廢死」、「反核」、「動保」、「去中」、「皇民化」、「新南向」的「美學-政治」關聯,當然都要置於「法西斯美學的肛門期化與糞便化」來掌握理解、爬梳清理!

法西斯的本質就是一種政治上的返祖退化症候,退化到原始部落戰爭之血祭復仇衝動!根據佛洛伊德,人是部落的動物,初民部落社會是人類歷史的童年階段,而每個人的童年皆仍殘存保留著人類最原始的部落衝動與習性!性變態則是人的性發展過程退化到「前性器官期」的「口腔期」與「肛門期」之兒童自體性愛之自戀狂!法西斯可視為一種政治上退化固著於原始部落衝動的集體性變態!所有的法西斯都是一種少年法西斯與兒童法西斯!太陽花的最大貢獻就是以其特有的「裝可愛,狠奪權」充分復現復刻了兒童法西斯之幼稚弱智而又變態殘酷本色!大腸花則如「兒童暴露狂」般自我暴露出法西斯操作的肛門期特徵與「糞便崇拜」傾向:或是把糞便當成黃金通貨之禮物交換流通之「扒糞儀式」,或是當成投擲武器之「潑糞戰術」!

   所以無須訝異,整個文化台獨的民粹操弄手法,其荒唐離譜,胡鬧惡搞程度,會令人匪夷所思,難以置信:怎麼可以這麼低級呢?怎麼可以幼稚弱智,無恥齷齪到這種程度?可以公然的雙重標準與原則自相矛盾,指鹿為馬地睜眼說瞎話,狗屁不通地鬼扯硬拗,而完全臉不紅氣不喘,所謂「權力的傲慢」根本不足以形容,唯有佛洛伊德的性變態理論之兒童自體性愛與兒童自戀狂暴露狂才足以解釋這樣一種「自己智障,還把別人都當白癡」的幼稚退化而又妄自尊大!所謂「文化台獨」其實既無文化,更非台獨,只是一系列退化固著於兒童肛門期任意宣洩的扒糞儀式與潑糞戰術!

   其整肅異己,汙名化政敵之粗鄙無文怨毒當然屬潑糞戰術!而獵雷慶富案爆出的「總統府喬24億門」,其官商勾結手法之拙劣粗暴,幼稚離譜,直似兒童辦家家酒,正反映出整個綠營的「金權政治」已退化到兒童肛門期水平之扒糞儀式!

  根據佛洛伊德,兒童視自己的糞便為最珍貴寶貝之物,會拿來當禮物送人!享受積便與排便造成的肛門區排泄快感,當作一種性快感來享受!所以成年人社會之金錢貨幣流通作為一種「通貨」,始終帶有兒童肛門期之糞便特質!所以肛門期的屬性是低級、噁爛、淫穢之混合體,這也正是大腸花美學之旨趣所在!

  現代的犬儒權力觀,視權力只是力量與利益結合的黨同伐異,派系鬥爭,政客騙術與國家暴力。今人都遺忘了古代的權力觀:權力是超越金錢與武力的榮耀與名譽,至尊無上的聲望與地位!真正的權力是不可交易的至高X,無法用金錢收買,亦不可以武力威脅!現代犬儒就是使這「不可交易的至高X」成為「可交易的」官商勾結之金權通貨網路:所有的人都是有價的,一切都可用錢收買,不管是靈魂還是屁眼!

  綠色「金權政治」之拙劣官商勾結作為兒童肛門期之扒糞儀式,乃展演出「權力的金錢化、通貨化金錢通貨的糞便化糞便的禮物化、崇高化、神格化、拜物教化」,權力崇拜與金錢崇拜最終都歸結為兒童肛門期的糞便崇拜以及無比排泄快感之自體性愛!而快感即美學,崇拜即神學!大腸花的糞便美學-政治,對應著綠色金權政治之糞便的政治-經濟學,更反映折射出一種糞便的神學-政治之台獨神棍化!

  眾所周知,台獨綠營最神聖的字眼就是「主權」,sovereignty,但彼輩似乎無知於sovereignty的本義就是「至高性],[至尊無上],「主權者」(the sovereign)就是「至高者」!阿扁的海角七億宣言「貪汙是為了台獨建國基金」開啟了「主權=金錢=通貨=糞便=至高者」之「主權至高者=貪腐卑污者」之價值翻轉倒錯,簡言之,啟動了「主權的糞便化\糞便的主權化], 也就是[糞便的至高化神聖化」!所以無需訝異,深綠一再堅持要特赦阿扁,因為「主權的糞便化\糞便的崇高化」本就是台獨急遽腐化墮落,退化到肛門期的正當性、合法性之神聖基礎!惟有肛門期糞便崇拜的兒童神邏輯才可以睜眼說瞎話為阿扁平反除罪化,任性硬拗瞎掰來正當化,神聖化阿扁背叛出賣台灣主權的貪腐濫權!此一台灣主權的「金權化\糞便化\神棍化」之台獨精神勝利史又可溯源至李登輝開啟的國民黨本土化之地方派系黑金政治!

   然則,肛門期的屬性雖然低級、淫穢、噁爛,但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退化到口腔期!根據佛洛伊德,口腔期屬性是吸吮、併吞、內化!其自體性愛快感不只是嬰兒吸吮拇指或奶嘴,或癮君子菸不離口,而是嘶咬、咀嚼、吞噬之原始攻擊本能與殺戮衝動,是原始「食人族」之恐怖殘酷原型!當代流行的殭屍片之活屍喪屍血腥噁爛亂咬一通,無非是口腔期食人族原型之復現復刻!太陽花作為少年法西斯衝鋒隊,本就是台獨符咒趕屍之青春殭屍兵團!而從黨產會、促轉條例到拘提新黨青年軍,更反映出文化台獨作為一種文青品味運動,不只是肛門期之噁爛淫穢,更指向口腔期之血腥恐怖!

    一般論者常將太陽花與文化台獨比擬為紅衛兵與文革,實乃對紅衛兵與文革的莫大侮辱與汙名化!文革紅衛兵雖流於偏激偏執,卻是有思想、有理想的,充滿崇高的理念與道德訴求,太陽花的文青式台獨則沒有任何的思想與理想可言,遑論理念與道德,只有兒童肛門期的褻瀆與猥褻,扒糞與潑糞,完全的沒腦與沒品!一個典型例子就是名導柯一正與王小棣昔日站出來高喊「我是人,我反核!」一旦封核電,火力發電大增造成空汙,又站出來高喊「我是人,我反空汙!」對自己的自相矛盾與雙重標準視為天經地義,無絲毫羞恥臉紅!柯導、王導一如花媽,皆屬冷戰戒嚴年代之資深文青,卻比花媽更成功地轉型為太陽花文青,乃充分展現太陽花文青品味之自棄任何思想與理想,完全的沒腦與沒品!所以,太陽花作為大腸花美學所開啟的「台獨的文青化」,同時也就是「文青的屁孩化與糞青化」!有詩為證:「文青皆舔大腸屁,斯文掃地屁不如!」套句柯P嘉言錄,就是「腦袋裝屎」!這句柯P嘉言當然也適用於柯P本身! P之風靡青年世代正因為抓住了「台獨文青化,文青屁孩化」的大腸花品味!P者,嗑屁也

   記得小時候聽廣播電台重複播魏龍豪,吳兆南相聲,有個段子《歇後語》,抖包袱抖出一連串順口溜,連珠炮的老派歇後語,但總是環繞兩大主角猛酸--武大郎與屎克螂。
  面對「台獨文青化,文青屁孩化」所反映的[腦袋裝屎]的台獨思想意象,在此僅謙卑務實地貢獻兩句老派的「歇後語」︰
       屎克螂戴花,臭美! 倭太郎賣高,自暴其短!

   為何擅自把武大郎改為倭太郎?因為武大郎是個老好人,命運已夠悲慘,實不忍再酸他。倭太郎則很符合小英-嬰靈之日治文青系的志願慰安婦情懷想像,即使自暴其短,仍是日本囊葩萬

     文化台獨其實既非台獨,更無文化,只剩台獨的文青化! 台獨的文青化其實也沒有什麼內涵,只剩文青的屁孩化。那麼,文青的屁孩化又剩下什麼內涵呢?當然就是「屎克螂戴花,臭美!」之大腸花美學品味,以及「倭太郎賣高,自暴其短」之皇民化復辟之自我矮化倭奴化之視野格局!

    而「台獨文青化,文青屁孩化」並非孤立現象,而是「台灣主權的金權化,糞便化,神棍化」之獨派急速腐化沉淪之更廣泛脈絡的一部分! 台灣之父李登輝開創了國民黨本土化的地方派系黑金政治,以及台灣之子阿扁「貪污是為了台獨建國基金」的海角七億,皆啟動推進了「台灣主權的金權化,糞便化,神棍化」!台灣之女小英的貢獻則是為「台獨金權化,糞便化」打上「空心草包文青」之多層次AV馬賽克,不但發揮「點屎成金」之妙,更能化糞臭為芬芳! 所以小英,賴神皆搖身一變為超齡文青騷客,詩興大發如吃壞肚子拉稀,不擇地皆可出

   小英的「用愛發電」,「勞工是我心中最柔軟的那塊」,「自自冉冉」早已是萬民傳誦佳句,賴神的「低薪當成做功德」與「乾淨的媒」更是後來居上,膾炙人口,充分展現出現代詩常見的矛盾語法之吊詭意象張力,可媲美「震耳欲聾的寂靜」,「一叢熊熊燃燒的冰冷火焰」等現代詩名句!

      但不知嗅覺敏銳的讀者是否已聞香到,「台獨文青化,屁孩化」與「主權金權化,糞便化」之連結點正是「糞便」,換言之,「糞便」已同時成為一種「主權形象」與「思想意象」! 這如何可能呢?連結的關鍵公式就是「金錢=通貨=糞便」,所以台獨金權化作為一則「主權=金錢」之貪腐方程式運算(可表述為阿扁的「貪污是為了台獨建國基金」),不僅使台灣主權成為糞便狗屎,同時也使糞便狗屎昇華為台獨思想結晶! 其結晶形式體現為菜想想論壇之「指鹿為馬」之歪曲事實睜眼說瞎話,以及「邏輯狗屁不通」之唬爛硬抝,鬼扯瞎掰之無上心法!所以小英文青治國的假仙方程式轉換就是使小英,賴神,嬰靈皆成為[文青=糞青=屁孩=屎克螂]! 

   在此補充一點。當年徐復觀評論日本文化,曾提出一有趣論點︰日本人患了「文化的直腸症」(即俗稱的拉肚子或拉稀),中國人則患了「文化的便秘」。延伸同一「大腸-肛門-糞便」系之隱喻機制,斯斯有兩種,消化不良的拉屎也有兩種,小英的「用愛發電」與賴神的「乾淨的媒」可歸類為拉稀式的屁孩文青語言!但台灣文藝界還流行另一種逆向操作,故作佶屈聱牙,故弄晦澀玄虛的屁孩文青語言,藉以掩飾其內涵之淺薄空洞,陳腔濫調,狗屁不通,卻美其名曰「字思維」,擺出一種偽精英假前衛的虛矯小眾姿態!如果小英、賴神的文青語言是拉稀式的,此類佶屈聱牙的「文青字思維」則可歸為一種「思想便祕」的「文字糞塊」,其汙穢惡臭,噁爛不堪,仍與小英、賴神的拉稀式妙句有異曲同工,呼應唱和之妙。面對此輩耍弄「思想便祕」之「文字糞塊」而自命高尚的便秘型文青,也只能將其與拉稀型文青一視同仁並列,贊曰:

         屎克螂戴花,臭美!

         倭太郎賣高,自暴其短!

    而拉稀也罷,便祕也罷,臭美也罷,一切都指向「台灣主權的糞便化,糞便的崇高化以及台獨文青化,文青屁孩化」之總體文化戰略,一切都是為了建立一個糞坑綠蛆台灣共好東亞共榮的屎克螂共和國!

    總結台獨文青化的教戰守則是︰[裝可愛,狠奪權][小清新,真齷齪]!

  台獨心法則有四句教法門︰數典忘祖,絕子絕孫!裝神弄鬼,禽獸不如!

   台獨意識則涵攝三重人格結構: 空心草包文青的假仙表面自我,自我殖民矮化倭奴化之皇民化超我,素豬省籍意識誇大扭曲為種族仇恨之法西斯深層本我!

     曹植〈與楊德祖書〉︰「人各有好尚,蘭茞蓀蕙之芳,眾人所好,而海畔有逐臭之夫!」《孔子家語》︰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
   今日之民進黨菜政權可謂「與屎克螂居,如入糞坑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已成一超級糞坑與無底化糞池!今日之綠蛆群眾與大腸花文人,後庭花教授死命擁抱糞坑政權,當然是「海畔有逐臭之夫」的屎克螂們,而且還屎克螂戴花,臭美!

   就此而言,今年二月間發生的「衛生紙之亂」具有象徵性的指標意義。

   為何一夕之間洛陽[]? 為何用過即丟的薄薄一張紙,竟成為全民集體恐慌,奇貨可居的缺稀對象 rarity?是誰造成壓垮菜政府的最後一張衛生紙?

   記得多年前服預官役時,軍中弟兄暱稱衛生紙叫[糧食]! 表示衛生紙作為日常民生必需品之不可或缺性與迫切必要性

   衛生紙有什麼好? 三歲小孩都知道,衛生紙是擦屎用的,擦屁股肛門上的殘屎! 沒有衛生紙是一種什麼樣的恐慌? 當然就是害怕屁股肛門的糞屎沒辦法擦乾淨! 大過便卻沒有衛生紙擦屁股,留一屁股屎沒紙擦,這是一種什麼樣骯髒齷齪的噁爛夢魘啊!

    大家都知道,潔癖是一種強迫症偏執狂,患者覺得自己手髒或哪裏不乾淨,需要反覆再三清洗,洗到手都破皮流血,仍感骯髒污穢 !

  全台陷入害怕買不到衛生紙的集體恐慌,正是一種害怕留一屁股屎沒紙擦之集體焦慮強迫症,而表現為全民搶光衛生紙之集體歇斯底里世界奇觀!

   正如潔癖患者害怕手髒洗不乾淨,手髒其實只是一個症候性的替代象徵,真正令潔癖患者感到骯髒齷齪的不是手,而是某種無法直面的污穢創傷

    同理可推,這一波衛生紙荒所反映折射的全民集體恐慌害怕留一屁股屎沒紙擦,這[一屁股屎]也只是一個替代性象徵,真正骯髒齷齪的不是屁股上的屎,而是菜政府培育維繫綠蛆政權之無底屎坑!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缺衛生紙,也不在於留一屁股屎沒紙擦,真正的問題是菜政府的卑劣齷齪無底限,為台灣人民製造滿坑綠蛆屎糞之無底坑,買再多衛生紙也擦不乾淨

   現在只等: 誰要當壓垮菜政府的最後一張衛生紙? 或是台灣人民就這樣被滿坑綠蛆屎糞給淹死臭死噁心死

  有詩為證:

            我心匪屎,不可污也! 我心匪紙,不可擦也

            糞坑糞坑,無污我室! 綠蛆綠蛆,無鑽我土!

             誓將去汝,適彼樂土

    亂曰: 安得壯士挽天河,沖淨滿坑屎糞綠蛆島宇清!

       面對民進黨的糞坑政權與屎克螂們,也許吾人應回以一種[佛頭著糞]之禪宗幽默!

   徒弟問: 什麼是民主改革進步?

   禪師曰: 我沒有看到民主改革進步,我只看到一坨屎!

    可公式化:  [ 我沒有看到X,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人,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總統,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神,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反核聖人,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環保,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諾貝爾獎得主,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奧運錦標選手,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台大,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中研院,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我只看到一坨   

     屎!

    我沒有看到文字,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思想,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台灣主權,我只看到一坨屎!

     我沒有看到福爾摩沙,我只看到一坨屎!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oukwan&aid=11839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