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4.地鐵上的遭遇
2008/11/01 20:55:39瀏覽963|回應1|推薦33

       語言溝通問题,不同的方言溝通問题,是中國留學生常蹈的一個誤區,令人極其煩惱,而且外國人(不僅是美國人)也常蹈誤區。

      有一次,本書生去纽约訪友,在地鐵上,碰見一位身材高大,卷黄毛發的美國佬,他笑容可掬,走了過來,坐在我身邊,拚命想和我搭訕。  我用英文問他,他不應,却指手劃脚地,說着我似懂不懂的語言,我想大慨是非洲的"斯瓦希利語"罢。

     我猜想;是不是本人最近游泳多了,晒的比較黑,他把我当成非洲人了?又一想,不至於吧!欧!是不是戴帽子把頭發壓卷了。當下,我下意識摸摸頭發,沒卷毛啊。歐!大慨,这位老兄眼神不太好,認錯人了?但他也沒戴眼鏡啊?歐!我明白了,他大慨戴的隐形眼镜吧!但是,又不太像,思绪萬千,百思不得其解,於是,我只有静下心來,静聽老兄的"斯瓦希利語"。

         突然,一句我聽過的話,使鄙人豁然開朗,恍然大明白-------"窩母雞啊",(廣東話:我不知道!)原来,这位老兄,拚命和我溝通的用的廣東話。

        我的老媽呀!本書生自幼在北方長大,那里會什麼南方----廣東話,只是,本人偶而去廣州出差,學了幾句三脚猫的廣東話。(內有此語)。原非語言天才,被逼急了,就拿出這句話抵擋一陣,這會,他鄉遇故知,不禁熱淚盈眶。

       原來,這位黄毛老兄,在香港上了三年大學,刻苦的學習一番,掌握了流利的粵語,就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从此鳥槍換炮,變成個中國通了。想必,已經投靠了中央情報局,要為帝國主義效犬馬之劳了。一見本書生上地鐵,趕快跑將過来,虛情假義和我搭訕、套近乎。向我打聽中國的軍國大事,和政治局委員開會的情况,以便回去密報中情局領取重賞。

     不料,本書生火眼金晴,革命警惕性甚高,早以洞悉帝國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大陰谋,不僅拒不吐實,一言不發,讓其無計可施。而且,老實说;本書生也是一隻"窩母雞"(也真的不知道!)不過,是隻東方雞,沒有那末营養過剩,長得那末肥頭大耳,那末高頭大馬罢了。

       面對這位精悍的中情局特工,本書生想起孫子兵法:攻心為上。於是,開口發言,正義凛然的代表祖國,代表人民,也代表被誤觧的"東方雞"。(真正是澤民老兄的三個代表,在異國他鄉的具體實施),將其予以痛斥、批駁一番。

      本書生 嚴正指出:"閣下刻苦學習的是中國一個省分-----廣東省的地方話。你知道嗎?廣大的大陸地區用的是國語----普通話。您:競然大慨連一個字都不會講吧!您:離一個真正的中國通,還差十萬八千里呢!您:知道"長征"嗎?您這那里是萬里長征"第一步",您不過是萬里長征,剛穿上鞋,鞋帶還沒系上。而且,誰知道您,那雙破鞋能走多遠?是不是大陸温州生產的偽劣產品?

           本書生一番擲地有聲的說詞,使"中情局特工"甚為詛喪,如喪考妣,失望到極點。"歐!原来我勤奮,刻苦的學習了三年,競化為南柯一夢。"最後,他站起身來,激動的和我握手,一再的重复說:"三克油!三克油!"(我心想:三克油够炒什麽菜的?死到臨頭了,還這样小氣!)

      那位特工,真正是含着痛苦的淚水,向我告辭的。他還順便向我打聽火葬場和殯儀館的地趾。還要委托我,轉達给他太太的遺囑。(此事,當場被我拒絕,我想關我屁事)看來,我的一番凛然如火的言詞,最終,摧毀他高傲的自尊心,使他自覺的走向了人生的終點-----毀滅。

       此事過後,本書生心里,感覺得無比的痛快。略施小計,不僅擊潰了帝國主義一次猖狂進攻。而且不戰而屈人之兵,用無形的子彈,消滅一個帝國主义分子。

       於是乎,本書生哼着紅樓夢里歌"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得意洋洋的奔赴"肯德基"店,享受一頓愉快的晚餐去也!

( 創作浪漫言情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xuming&aid=2345908

 回應文章

ebisu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KS
2009/01/08 14:27

蒙您推薦

感激不盡!

這是我另一blog的文章

請瀏覽:

試吃 ! 不吃白不吃, 吃了是白癡!

謝謝!

ps: 此Yahoo blog即將淡出  請把握.

 

這兩篇文章也請指教:

我佛慈悲

             菲馬總統 非馬總

笑臉書生(linxuming) 於 2009-01-10 09:15 回覆:
吃的好!荷蘭人欠台湾人很多,應該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