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奇怪的趣稱
2008/10/29 14:01:34瀏覽866|回應1|推薦21

      所謂"留學生",台灣人有什麽趣味的稱呼,我不知道。大陸人趣稱為"洋插隊"-----這個缘由,台灣人一定不懂,這要補叙一下大陸之歷史。在文革期間,统治神州大陸的毛皇上,向全國大、中、小學學生及全國的知識分子,發出了所謂的最高指示-----"知識分子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喇叭齊鳴,示威遊行,

         於是乎,全國騷動起來,成千上萬的學生,苦着臉,扛着被包,背着臉盆,敲鑼打鼓,吼着革命歌曲,奉命到全國各地的生產隊去"插隊落戶"。搞的是人心惶惶,雞也大飛呀,狗也大跳,這就是土插隊。

            但是,自從毛皇上,被馬克思先生從地獄第十八層小旅館,請去喝花酒,競然一醉不歸之後,知識分子和學生們,聞之大喜,彈冠相慶,纷纷拉着舖盖卷,偷偷溜回城,口中念念有詞"老天救我",喧囂一時的土插隊也結束了。

         臘鼓鳴,春草生。一滴雨水也會激發生機。新的陛下坐龍庭了。

        皇天厚土在新皇上,大高個子鄧先生(這撕,據说曾参加美國NBA籃球選拔賽)的要求下,全國愚民一齊向"錢"看,返回城的這批不甘寂寞的學生知識分子,從井口往外一探頭,哇!本蛙又發現了一片新天地,還可以留學呢!原來,地平線之外尚有自由王國,那里可以不用"布票"可以換身"蝌蚪文衫,還能不用"糧票"的大啃面包,不用"肉票"的大嚼牛排。

        於是,諸位肚皮里的饞虫們勃然大怒,搧動着小主人,非要"換一種方式"活着不可。於是,新一輪的人心惶惶,雞飛狗跳又開始了。學子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那就是,纷纷尋覓小快刀,削尖了腦袋,哪怕鲜血淋漓,也要尋關係,找門路,考"托福",去洋國。哪怕淹個半死,只要有一口氣,也要橫跨巨洋,去吃鬼子飯,這就是"洋插隊"。

        插隊-----不是什麼好名 詞,就是人們,在安安静静排隊買東西。或者,力圖購買一張難得的歌劇票,或者,公廁正好人滿為患,人們正焦急地等待如廁,此時此刻,諸位父老鄉親們正埂着脖子,漲红了臉,頑强和膀胱在對峙,而閣下不顧人家的感受,潚洒的插入隊去也------你说讨厭不討厭?招不招人恨?

      盡管,此時此刻,人們憤怒的目光,象火一樣的燃燒,足以把鐵煉成鋼,可就是不能融化您的厚臉皮,人們常挖苦那些不自覺的先生,常用一句話,臉皮厚的象城牆一樣,而且是城牆帶拐彎。(那個地方是城牆最厚的,炮彈都打不動)。

          這時,一位本土紳士,見狀不公,打抱不平,走了過來,用抑揚顿挫,優雅的本地語言,請您:遵守秩序,到後邊去排隊。而您這位"托福"專家,競然聽不懂,張大了嘴巴作呆瓜狀。

          原来,您那點爛英文,只能唬唬中國老百姓。然後,您又察覺這位紳士想和你沟通一些什麽,又指手劃脚講起來,結果,老外一再的搖頭,原来也是蛤蟆跳井"哺咚"---不懂!你還多大的委曲,以為自己會講英文,哼!

      這就是那幫留學生的德行,盡管,閣下號稱"托福",考了幾百大分,沒出國前,(就是這隻蛤蟆,還沒出水井口前),在老爸,老妈,親朋好友之前,都要中,英混雜,顯示學問,把那口蹩脚的"洋徑幫"英文,發揮的淋漓盡至,臭不可聞。可以說是頂逆風能臭十里。 

       甚至,去小雜貨店買瓶醬油,都要講幾句洋文,以示與眾不同,唬的小舖掌櫃老太太,誤以為是什麼文曲星下界,這可不好得罪。慌手慌脚遞你一瓶醋,還讓閣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晴,臭訓了一通。小舖掌櫃詛喪之餘,居然忘了收錢。

          待閣下回到家裡,這點小便宜,競偷偷笑了好幾天,自以為中了大彩。但是,一旦出了國,(既這隻癞蛤蟆,艱難的爬出了井口之後)。到了異國他鄉,整個一個银樣臘槍頭,中看不中用。一個一個大大的狐狸尾巴全露出来。

          諸位膚色淺點,人家誤以為是"老撾人"-----嗯!難怪,老撾話是挺難懂的。略黑一點的廣東佬,福建客。有時,競被當成坦桑尼亚貴賓,美國黑人朋友過來,熱情的拍着您肩膀,向您打聽老家的情况。

( 創作浪漫言情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xuming&aid=2338142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蹩腳?彆腳?
2009/02/28 14:44
說真的,“彆”字在此之前我還不認識。或是“蹩”的通假字?
笑臉書生(linxuming) 於 2009-03-01 05:13 回覆:
二字應通用。但後者較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