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一樣的民進黨?!
2012/05/16 01:05:23瀏覽1734|回應3|推薦13

 民進黨主席競選三場辯論會結束了,坦白說,三場辯論會的內容乏善可陳,缺乏新意,不但五個人彼此之間沒有激烈、精彩的政策、路線辯論,更沒有哪一個候選人提出令人眼睛一亮、耳目一新的新思維、新主張、新做法。參選人蘇貞昌提到的「卡蘇」、「打蘇」和「圍毆」幾乎成了選戰的主軸。對於一個連續兩屆總統大選敗選,發展面臨重大瓶頸的政黨來說,民進黨呈現這樣的亂局,雖然不令人意外,卻絕非該有的氣象。

 

 蔡英文609萬的選票,本是民進黨再起的資本,基礎並不算薄弱,但80萬票的差距,咫尺天涯,需要虛心檢討路線,勇敢面對新局,堅持魄力領導,才可能突破所謂「最後一哩路」的障礙。對民進黨的支持者來說,他們衷心期盼能有個「不一樣的民進黨」,來承擔他們的願望,四年後邁向執政。然而,主席選戰開打至今,我們卻看到另一種「不一樣的民進黨」:黨內更分裂、方向更迷茫、領導更渙散,這對民進黨的轉型、成長,以至於「到執政之路」來說,顯然是一大警訊。

 

 毫無疑問,蘇貞昌是五位候選人當中勝選機會最濃者,而他的參選路,卻也是空前的艱險。所謂的艱險,並非指其當選的阻礙重重,而是其他候選人對其協同一致的圍剿,是民進黨創黨以來所僅見的,而且對蘇貞昌的批評已經發展到對其政治人格的質疑與否定,可謂刀刀見骨、針針見血,而在如此惡劣情況下,蘇貞昌即使殺出重圍,順利當選,也將面臨整合困難、領導困難、轉型困難的大問題,從而嚴重影響到民進黨在兩岸問題上的路線調整。

 

 以蘇貞昌在基層群眾中的聲望與人氣,或許能在黨員投票中以較大的差距擊敗對手,但以蘇在黨內的人緣和派系的實力,幾乎注定無法在黨的決策機構裡掌握多數。若是如此,蘇貞昌勢必面臨嚴重的派系掣肘。而在黨中央人事上,蘇貞昌強力主導,則「整碗捧去」的批判聲浪將排山倒海而來;委屈協調,則意志難以貫徹、黨務難以推動。

 

 近年來蘇貞昌在倒扁挺扁上的反覆猶疑,扁系親衛軍對他自然疑慮重重;蘇非鮮明獨派,過去更有「蘇修」封號,獨派和他遠非一路。一方面,蘇失去基本教義派支持,另方面,蘇自豪於行政效率,卻在民生社會弱勢議題上甚少著墨,黨內外喜談公平正義、倡導中間偏左路線者,多已集結在蔡英文旗下。蘇在兩岸議題上,又確如批評者所言,具體主張甚少,空話虛話較多,對於期待民進黨在兩岸路線上勇敢轉型的人來說,蘇並無法寄予厚望。

 

 事實上,和許信良、謝長廷相比,蘇貞昌或許更具行政幹才,但卻明顯拙於政治領導、路線倡議,他的政治生涯,一路走來,也罕見對於這些大問題表達態度、引領風潮。這是蘇貞昌先天上的大弱點,若再加上派系掣肘的後天失調,蘇貞昌以大智慧、大魄力領導民進黨轉型的主客觀條件幾乎不存在。

 

 蘇貞昌的問題,不僅是他一人的問題,一個最有望當選的政治領袖,卻極難承擔該承擔的責任,這反映的是民進黨近年來領導層中空、政治思維陳舊的沉疴。而過去被認為最具戰略思維的許信良,又在此次選戰中,過度耽溺於策略操作,不智的輕忽路線論辯這個主戰場,把砲火集中於人格問題,更是令人失望。民進黨,究竟該往、能往何處去?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kage1938&aid=6459243

 回應文章

AntiIdiotBallan
奇怪的民進黨
2013/11/01 18:29
2013/08/03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8/blog-post_5245.html

其實這是別人的文章(http://www.thinkingtaiwan.com/articles/view/1024)篇名,談一件奇怪的事:「馬英九的支持率已剩20%左右,國民黨的民調已掉到只剩30%左右了,支持民進黨的也(還是)只有35%左右。」也就是說:不管國民黨有多爛,民進黨的行情都無法看漲。
作者怎麼解釋這個奇怪的現象呢?「民進黨關心的和老百姓關心的好像是mutually exclusive(互斥),完全沒有交集!」所以他反過來說,「35%的支持率應該算是很高了罷!」確實,一個不關心人民的政黨,如果還能拿到35%的支持率,靠的真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很多年來,我早已忘記,台灣還有一個「名存實亡」的反對黨。民進黨是有幾個值得肯定的立委,不過似乎跟當年「無黨無派」的「黨外人士」沒什麼差別,只能像孤雁一樣地逆風而飛直到折翅,沒有「同志」真心相挺。黨主席呢?只剩一張嘴,不得已時在媒體面前臨時瞎編幾句台詞應景。社會有任何重大的危機與不滿,我們看不到反對黨任何有力的主張與行動。少數政治人物綁架了一群不甘心投票給國民黨的鐵票部隊,不需要組織經營也不需要實際的政治作為,就能瓜分35%的鐵票。號稱台灣最大的反對黨,供養一些只顧私利而不顧公益的無恥政客,吃香喝辣。如果這樣也能算做一個「黨」的話,這確實也是夠奇怪的一個「黨」了。
社運圈有些人在最悲憤的時候會罵民進黨不長進,我再怎麼悲憤都覺得社運團體的力量遠比民進黨可靠。其實,我還真期待民進黨「樹倒猢猻散」,以便讓真正有心改革台灣政治的第三政黨可以壯大。在我眼中,民進黨只是一具僵屍,早就失去當年創黨時的理想與鬥志,無可救藥,沒什麼對話的價值。
我真正感到奇怪的是,為何還有那麼多民進黨的死忠份子看不出民進黨的真相,而讓他們可以坐擁35%的鐵票?更怪的是,其中還有一大堆號稱「進步份子」的學者。
要改變國民黨很難,要改變民進黨也很難──不過至少比改變國民黨容易。如果你真的是關愛民進黨的「進步份子」,就該用選票淘汰掉民進黨裡面的毒蟲,才有機會改變民進黨。我相信,「寧可投票給第三黨也不投票給民進黨內的敗類」是改變民進黨唯一的辦法,而且也沒有損失,大不了因而培養出一個值得栽培的第三黨,有何不可?
民進黨的死忠份子花了很多時間才覺悟到「台灣之子不一定要是陳水扁」,他們需要學會的下一件事是「本土政黨不一定要是民進黨」。
一個再爛都可以瓜分35%鐵票的利益團體,絕對不可能有改革的動力,只會在內部瓜分利益的爭權奪利中日益腐敗下去!
噢!對了,這下子你該看清楚我一點都不綠了吧?瞎了眼的人才會相信我在等待民進黨「關愛的眼神」。我不反對學者加入政黨,但是像我這樣堅持永遠跟執政黨對立的人是不該有任何黨籍與顏色的。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
2012/05/19 01:12
團結力量大?...http://beta.im.tv/article.aspx?cid=50&id=34801

劉莉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強迫入學條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準則是造成那些弱勢家庭的孩子被迫離家遭性侵的造孽與殺人惡法
2012/05/16 08:16
昨天(2012/05/15)二名警察,二名社工圍在我家鐵門外,各拿著手機,相機,錄音機對著屋內的我和我的家攝錄.

我在2009年我的部落格寫過,我在2010年被官僚強迫下說過,在自學申請書寫過,我在2011年仍再被官僚強迫下說過.

到今天2012年5月15日,我竟還要被迫在家裡大聲的告訴帶頭的女社工,我家不願被他們進入踐踏是因爲「我被強姦過」

但對這些靠耍弄公器蹂躪弱勢尊嚴來鞏固飯碗的人,我的聲音不夠卑賤,不夠低聲下氣.

媒體與官僚性喜將淪入慘況而授受捐助的弱勢公開示人,能姿態卑微的接受尊嚴被蹂躪才得以被稱為弱勢.

帶頭的社工繼續拿著錄音機,繼續重述要我讓他們參觀我女兒.其他人繼續拿著相機,手機看戲.

我女兒被迫從屋內發聲拒絕被人參觀,此等人的行徑已是假兒福之名來踐踏我孩子的人格了.

不是只有學校用羞辱來管教學生,台灣的弄權壓迫者也是用羞辱弱勢來控制社會.

侵門踏戶羞辱我們,還反咬說我的態度在教壞小孩,我問那警察,我們這社區有人打麻將聚賭敗壞環境怎麼不管.

我親身經歷苟且官僚以及貪吃鐵飯碗者的對我等弱勢的猶如潑糞的羞辱行徑.

我親身感受到那眾多自殺者寧死不願被苟且官僚糟蹋的痛苦與絕望.

三年多來我們不斷被濫權騷擾,證明了那些翹家學生之所以離家,是因爲被惡法剝奪自學,又難以承受上學的痛苦.

那些不願上學的弱勢孩子待在家又會不斷遭社工員警騷擾,只好被迫離家,最後導致被惡意的收容者侵害.

最近又說通過自學申請者可不用寄籍,顯見自始自終根本就沒有必要掛學籍在學校.

而自學申請書根本是剝奪弱勢自學權利

太多無益民生卻是苟且官僚賴以弄權謀生的法條.

請有餘力促法修正的各位,

務必看清「強迫入學條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準則」是造成那些弱勢家庭的孩子被迫離家遭性侵的造孽惡法.

更是可以造成我等弱勢家破人亡的殺人惡法.

請促請終止這二個惡法,還給我們不受箝制的自主自學的權利.

Kangaroojia.blogspot.com

劉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