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趙寧-祝您一路好走
2008/09/21 17:57:39瀏覽650|回應0|推薦0

趙寧-這一家教育了我們.

一連幾天我閱讀有關趙寧的消息,看到他的妻子,弟弟,和兒子所寫的文章.我感覺到這一家人不管是手足之愛,或是夫妻之愛再加上父子之愛,從文章當中的點點滴滴,讓您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感情,使得我也上了一課.如果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都能有這種正常而溫馨的感情,我相信國家就不會有敗類.

趙家的不幸,也是國家的不幸.我們也深深悲痛失去文藝上的奇才,年輕朋友痛失良師.在此我們一起祝福他一路好走!!!

妻子

致吾愛 感謝你豐富了我

愛的老公,你到哪兒去了呢?這半年來,每天早晨我為你洗臉、梳頭、刮鬍子,再備上一碗溫熱細柔的蛋花湯做為一天的序幕。而今,刮鬍刀靜靜地躺在角落,梳子不再忙碌穿梭,連溫熱的蛋花湯也無措地涼了下來。到底你到哪兒去了呢?

他們說,你未曾遠離,就佇在我身旁不遠處。於是我費力地、仔細地找尋蛛絲馬跡:風兒翻飛窗簾,我急急倚在窗前;電梯叮噹作響,我匆匆候在門邊;午夜夢迴,我睜亮雙眼,是你嗎?是你前來撫慰我的悲淒嗎?

他們說,頭七當日,你會回家探視親人,於是我把菜餚、點心、熱茶佈上餐桌,和孩子們畫一張歡迎海報,並清理書桌,留燈方便你尋路,孩子們也早早上床,盼你入夢。可是你終究沒來,是你對我們太放心?是極樂世界太美妙,讓你流連忘返?還是你不願我們牽掛太多?

感謝上天,也感謝親朋的協助,讓我們擁有數月珍貴的獨處時光。俗務、孩子都卸下、捨下了,身體舒適時,我們唱唱歌、談談心、聊聊過往,偶爾提及孩子們的趣事,你竟笑出淚來,連眼睛鼻子也皺在一塊兒,那是我最安慰、最開心的時刻。

你可知道,你的快樂是我最大的喜悅?當疼痛來襲,日子最是難捱,無論我多麼努力,也難以分擔你的一絲一毫,只能無助地握著你的手,默默流淚。你對我說:「妳的握手擁抱,比止痛針還有效。」我聽了心如刀割:你是如何堅強的忍耐身心的疼痛啊!

回首這六個月,猶如夢境一場,而你的離去,卻是再難甦醒的惡夢。

難忘每回週末,是我最煎熬的日子,孩子等我回家,對你又割捨不下。

是啊!即使你病痛纏身,一星期只給孩子一晚,也是應該的,所以我終究回家陪孩子了。你嘴上不說,內心卻極不安穩,有一天終於鬧起脾氣,家人束手,催我速速返院,而每次返院,又必先經歷佑佑的落寞、小小的牽纏和元元的淚水。當時我真是既生氣又傷心,大家都為你著想,我們還有孩子呢!你得學著堅強點啊!而今回首,悔恨不已,早知如此短促,我當無時無刻守候、讓你安心、讓你快樂、讓你一睜眼就能見到我。

弟兄

一路的懷念很深 
中時電子報╱文/趙靖(趙寧大弟) 2008-09-21 04:30 
    

親愛的大哥:您好!想您,真的好想您!白天、夜裡,睜眼、閉眼,腦子裡擁擠著的都是您清晰的身影。今夜趕緊要寫完這篇明天就要送出去編印的追思文稿,獨自關閉在民權東路您的靈堂裡,兩排整齊的白燭和佈滿了一室的幽蘭,把牆頭上媽媽為您挑選的那幅溫文儒雅、清新灑脫的掛像,襯托得更帥、更酷!不是說咱往自家人臉上貼金,放眼望去,還真有著當年「時報周刊」票選您「夢中情人」第一名的架式呢!

大哥,算來這該是老弟為您撰寫的第四篇專稿吧!四十多年前,您初試啼聲、一鳴驚人,震撼了文壇的處女作-「詩畫展」中,就曾自不量力的以「我的老哥-趙寧」為題,寫了篇序言。記得當時咱們哥倆,好像還煞有介事地相互「客氣、客套」了一番;您讚曰:「長江後浪推前浪,後生可畏!」我答謝:「還不是有其兄『逼』有其弟呀!」

大概是民國67年前後,在母親大人再三叮囑下,為了您的終身大事,於皇冠雜誌老弟「小題大作」的專欄裡發表了「大嫂呀!妳在哪裡?」又一次把您的「溫、良、恭、儉、讓」和「德、智、體、群、美」鄭告了全國未婚的婦女同胞!結果呢?當然是踴躍「報名」者無數,優勝「錄取」者從缺!

第三篇「大作」,您一定是記得最清楚的。民國82年3月6日-也就是人海茫茫中尋覓大嫂文稿刊出以後的第15年,您終於牽著美麗、嫻淑的茵茵大嫂,踏上了紅毯。就在這天的中國時報上,又看見一篇對「才子佳人」祝福的「好」文章,題目就叫做「大嫂呀!原來妳在這裡!」

若是僅就和您相識相知的「年資」單項而論,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母親大人外,就屬我「資歷」最深了,不是嗎?爸爸辭世早,茵茵結緣晚,而您我的手足情緣,卻是早從西安開始起跳,橫跨了台灣海峽,遠渡過太平洋呢!去除兒時一家七口全家團圓的眷村生活不計,咱們哥倆還曾有過兩段離鄉背井、朝夕相處的美好「同居」生活呢!

話說民國56年,您剛從台大政治系畢業,任職行政院新聞局國際宣傳處編輯。那時候,爸爸駐防澎湖測天島,媽媽照顧弟妹們於左營,而「流落」台北的咱哥倆,就只好在士林大馬路陽明戲院旁,租了間狹小得只能塞進一張上下鋪和小書桌的小閣樓裡「相依為命」囉!白天,您我上班、上學,晚上嘛,孤燈一盞,苦茶一杯,您絞盡腦汁地努力創作「詩畫展」,領到薪水和稿費時,當然,有福同享;您最常帶我去大排水溝邊那家叫「小錦江」的小館子,一人一客20元「高級客飯」,飽餐一頓,滋味無窮。幾十年來,不論大宴小酌,「回鍋肉」總是您的「首選」,大概就是當年「小錦江」客飯吃出了味道,吃上了癮頭吧!

第二回再續「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的「同居」生涯,已經是民國62年的夏天。剛剛通過了碩士論文口試的當天下午,驅車北上,迢迢千餘哩,遠從猶他州直奔明尼蘇達州投靠老哥,這回您趙老大的居所比起士林「小閣樓」也寬敞不了多少;一間小房間,兩個薄床墊,各據一角,席地而眠。您說,學校宿舍租金貴、約束多,遠不如寄居校外逍遙自在,「打地鋪」嘛,您的高見是「冬暖夏涼」、「搬遷便捷」,又說:「君子居之何陋之有?」親愛的大哥,從小到大,無論是「衣食住行」,在物質生活方面,您總是這麼的將就而不講究,質樸而不虛華,真是位堂正的君子呀!

去年12月冬,您臥病榮總治療期間,咱們弟妹四人-您「天生最好的朋友」,配合著茵茵大嫂,晝夜照護、伴隨病榻,當然又增添、延續了許多咱們哥倆相依相伴的「同居」緣分!

記不清您在哪一本著作裡,曾經這樣寫道:「黃鶯兒問麻雀說,活著是為了什麼?兩隻鳥沉默片刻,又振翅快樂唱歌。」是的,親愛的大哥,您多彩成功的一生,不正交給了大家一個最標準的答案嗎?

既然,您總愛以「兄弟姊妹是天生的最好朋友」來期勉咱們,那麼咱們也就再循例地答謝您一句:「兄弟姊妹更是『來生』的最好朋友!」親愛的大哥,您說呢?

子-趙佑

不一樣的生日

 

  西元20071124的傍晚,媽媽開著休旅車,帶著我們一家人去爸爸媽媽當時訂婚的「天香樓」替我慶生,這是爸爸的主意。

  我們家小孩平常沒有那麼正式的過過生日,所以感覺很特別。一坐上位子,爸爸便拿出刻有「勇往直前笑口常開 96」的鋼筆」送給我,並祝我生日快樂。我們邊吃邊聊,把心事、笑話、往事都講出來給一家分享,當我們提到以往的蠢事時,大家笑得眼淚都都流出來了,整晚充滿著快樂與溫馨的氣氛。我們是杭州人,所以爸爸依序為我們介紹每一道杭州菜的由來與特色,我們全家吃得津津有味,其中最好吃的是「東坡肉」,那是宋朝蘇軾以酒加醬油、蔥、薑、糖作為佐料做成的紅燒肉,也是爸爸最愛吃的一道菜。

  吃完美食,服務生端來了蛋糕,並且跟我們一起唱生日歌,這時,連鄰桌的客人也紛紛唱和,我感到緊張、害羞,內心卻洋溢著喜樂。之後,我許了一個願,這願望其實每年都一樣,就是:「希望我們全家平安健康快樂」,我吹熄蠟燭,愉快的吃著蛋糕,心想,這真是我有生以來,最特別的一個生日了,特別的溫馨,特別的快樂,特別的不同,特別的難忘。我們撐著肚子走出餐廳,結束這一生中最難忘的生日。

  我當時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要這樣替我過生日,但現在明白了,許的願望卻永遠落空了。我想告訴爸爸,雖然無法如願,我們四人還是會努力活下去,我會安慰媽媽、用功讀書、照顧弟弟,希望可以傳承來自您的一點一滴。爸爸,請您安息吧!



(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likao1688&aid=2233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