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政淑世的學者立委 李紀珠
2005/08/30 19:11:37瀏覽2467|回應0|推薦10

.

【中時電子報獨家專訪 焦點人物:李紀珠立法委員】
年紀輕輕二十多歲就獲得博士學位的她
一心於學術、專業領域,以及年輕人的培養陶成
進入公職服務,是因為能為社會服務,才同意接受
自許學者身分從政的她,一心所繫的是年輕人、是國家社會的未來

訪問\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
文\謝宗龍
國民黨籍立委李紀珠接受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專訪。(攝影\中時電子報)

從政淑世的學者立委 李紀珠

免費贈閱的英文「亞洲華爾街日報」,跟要花十塊錢去買的「蘋果日報」,現在的大學生會選擇哪一樣?立委李紀珠憂心的表示,在他任教的大學內,一百份免費贈閱的「亞洲華爾街日報」從早擺到晚,還沒有被拿完。可是要走出校門去購買的「蘋果日報」一早就賣光了。在與李紀珠委員的訪談中,無處不見她對於青年學子未來的關心。

李紀珠委員二十六歲拿到博士學位,並獲得最佳博士論文獎,連續兩年獲得管理科學學會年度最佳論文獎、政大傑出研究教授獎、國民黨執政時期最年輕的政務官、以及十大世界傑出青年獎,如此傲人成就,她的人生目標卻只是健康快樂。沒有一般政治人物不著邊際浮誇談話,李紀珠一本著教授嚴謹本色與身的財經背景,擘畫著國家政大財經法案、產業政策,與她最關心的青年人的問題。

李紀珠強調這個社會應該本著更包容的心給青年人更多的機會,甚至是更多受到挫折的機會。台灣在被孤立的政治環境當中,參與國際社會的機會已經夠少了,而國家再不投入更多資源讓青年了解一體化的地球村,又如何因應撲天蓋地而來的全球化競爭?李紀珠憂心地指出。

李紀珠委員在海外與兩岸教學的經驗中,她認為台灣學子有著獨特的優勢,就是台灣數十年來經濟發展、民主政治與多元文化蓬勃下所滋養出來的特質。而國家的使命就是善用這些優勢與特質,與國家發展緊密結合在一起。

她憂心「亞洲華爾街日報」與「蘋果日報」取捨的例子,台灣青年不再注意財經的議題,她不滿台灣媒體在過度競爭下的商業導向,完全欠缺國際的視野,讓青年學子的視野只有他們自己伸手可及之處。

中時電子報焦點人物:李紀珠立法委員。(檔案照片)

李委員認為將一家無線電視台挪為外語電視將是一個提供更多選擇與拓展視野的機會,她感嘆國內新聞台關心的議題實在與國際上其他媒體相差很多,距離與國際接軌還有著一大段的距離。

國民黨內馬英九時代的來臨,她直言馬團隊的格局實在太小,國民黨內決策機制必須大幅改革,提出好的政策與民進黨競爭,不要在為反對而反對。讓台灣人民有一個選擇好政黨的機會,而不是在兩個都很爛的選擇中去選一個比較不爛的。

在李紀珠娟秀的外貌下,是理性專業而堅定的建言。誠如李紀珠所言他的正職是教授而不是政治人物,人民也慶幸有這麼一位不像立法委員的專業立委為台灣把關。

以下是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專訪李紀珠立委的內容。

郭至楨問(以下簡為「問」):李紀珠委員有深厚的財經背景,曾任青輔會主委與陸委會委員,能不能請委員簡單介紹一下您求學與進入政壇的背景?

李紀珠回答(以下簡為「答」): 我是二十六歲拿到博士後就在政大經濟研究所當教授,因緣際會從史丹佛大學被找回台灣當青輔會主委,而青輔會主委也要兼任陸委會委員一職,目前是擔任第六屆立法委員,不過我的專職仍然是在政大經濟研究所當教授。目前是屬於暫調,我的正式職業仍然是教授。

問:以您身為女性的角度來看,國內的政治領域對待女性是否有公平的待遇?

學界奮鬥靠自我突破 在政界自我要求更高

答:我從事的這些領域中,用腦力的機會比體力多,女性在腦力方面跟男性沒有天生上差別。努力過程中並不覺得付出的過程中受到什麼先天上的限制。我在當教授時,基本上是自己跟自己競爭的行業,學術上你只不斷發表論文,教好書就可以了。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基本上感受不到男女性別上的差別影響到你的事業,我不能說沒有,但是影響很小,加上學術生活基本上非常單純,就是在校園裡接觸學生接觸電腦,做研究寫論文。在這樣的環境裡,女性特質基本上不會影響到你工作上的表現。

不過在公領域當一位政治人物時是有些不同,一方面是本身有些自我約束,因為是女性所以會自我要求比男性政治人物要更高一些,例如在人的接觸上要更謹慎,我在青輔會時在外辦活動或是演講,都會有很多民眾要求一起合照,青年朋友沒有問題,如果是成年男性我的同仁就會很有默契一起站過來合照,避免兩人單獨合照。

一般的公眾人不都不喜歡在公共場合吃飯與他人見面談事情,可是身為女性政治人物反而盡量約在公共場合碰面,男性政治人物晚上都還有許多活動,我就會儘量避免。身為女性就應該把生活弄得比較單純,也會也較多時間投入工作。這就是自我約束的部分。

其次就是社會對女性的外貌有較多的考量,男性當然也有例如馬英九。女性政治人物如果長的相對平凡,社會就會以男性化的字眼形容,換成面貌佼好的,卻又想東想西的,可能碰上一些工作機會時,長官在提拔時也會有類似的考量。

問:之前我們也訪問過外貌較為出色的女性立委,她就認為社會上評價她長的漂亮,其實就是沒腦子的意思,李委員您認為外貌會不會造成您的困擾還是妥善也有加分作用?

對「美貌」議題毫無興趣 從政出於淑世之心

答:坦白講我長時間排斥媒體去談論我的外表,因為我花最多時間的是去充實自己,長期以來我追求的目標跟我的外貌是無關的,就算我現在是為公眾人物,我九成以上的時間都還是投入在追求知識與工作上,我很在意努力這麼長久的時間,而你們去只願去談論我可能花不到百分之一的時間去打理的外在,讓我非常遺憾。

長官找我回來進入政壇時,第一次我是拒絕的,因為我比較喜歡單純的生活,我的投入與付出能得到什麼回饋,我可以掌握的很清楚,付出與報酬是對等,其實對政治這個領域我是排斥。

第二次我之所以接受,主要是我深受感動,因為找我的長官與我素昧平生,他只是在一些會議上看過我的發言與我的論點,就力邀我回國,給我一個機會為大眾服務。所以我就決定走進這個領域去嘗試。

在青輔會時我也儘量讓生活單純,晚上的應酬儘量少去,白天就全力投入在工作中。反倒是我擔任立委的期間,因為工作環境複雜很多,我也還在調適中。

媒體記者不專業 自己飽受困擾

一些媒體也讓我飽受困擾,我是什麼樣的人,長期下來一定讓人了解。但是因為時間有限,我需要投入在工作與我個人有興趣的閱讀,不能老是拿去澄清一些事情。但是我發覺走進這個領域,我也不得不去做一些澄清的動作。但媒體卻又惡意扭曲,形成惡性循環。

別人因為長期培養媒體關係,能在第一時間內跟記者有所互動,反造成媒體對我的惡意扭曲。

舉例來說,某個媒體以很大的標題說我拍桌罵人,可是當時那麼多人都在,真正拍桌是另有其人,我則是挨罵的那個,對方歇斯底里的辱罵,我當場只說包容是一種風度,可是妳長期造謠污衊,已經超過我容忍的上限。沒想到第二天的報導卻完全扭曲,顛倒是非,我找到寫這篇報導的記者希望他加以說明,記者卻表示他的資訊來源就是那位拍桌罵我的人,他也沒有多加求證就大肆報導,毫無專業可言。事後記者求證後也對我非常抱歉,可是傷害已經造成了!

這就是造成我很大困擾的地方,一方面也是我自己的錯,平時跟媒體沒有花時間保持良好的互動,造成有人敢說謊,媒體就被誤導,刊登錯誤訊息。

問:台灣現在媒體太多競爭激烈,追求速食、搶黃金時間,所以也不求證,新聞一下子就出去了,這真是台灣媒體很大的障礙。

答:除了媒體沒有求證外,也無法就專業加以客觀的判斷。例如前一陣子的青年國是會議,又有媒體大肆炒作我遲到,可是當時這位記者是在現場的,也向主辦單位求證,知道我是請了假的,甚至輪到我發言之前我就趕到了現場,請假能說成遲到嗎?

台下一名自稱深綠的學生不禮貌的發言,說我遲到,就被媒體誤用扭曲,其實那位學生後來私下很和善的跑來向我道歉。我個人十分重視青年問題,為了那場青年國是會議,我的行程受到擠壓,晚間十一點多才能吃飯,不過為了青年學生我仍然願意這樣做。

問:訪問到現在,從外在談到您的內心,李委員是否自認為不是非常政治的政治人物?

定位「專業立委」 學術圈仍是心之歸宿

答:至少我沒有把自己定位政治人物,最終我還是要回到學術圈內。

問:立委是很複雜的工作,您有沒重新調整去接觸群眾、接觸媒體?

答:還好我是全國不分區的立委,沒有直接面對群眾的壓力,我把自己定為專業的立委。不過好的政策就要對外說清楚,例如在RTC草案是很複雜與專業的法案,記者沒有深入了解,報導的角度就有所偏差。我提出非存款負債不應該賠的條例,記者就負面報導這不過是省了小錢,事實上如果這項提案沒通過,由RTC生效當天一直到民國九十九年底RTC條例失效前的非存款負債都要陪,那有可能是上兆的金額。記者卻因為其他委員灌輸不當的觀念,而對我有不公允的報導。要知道很多非存款負債不屬於中央存保的理賠範圍,都是國家要另外拿出來賠的,當然要特別謹慎。加上非存款負債很多都是銀行間套利不成的損失,為什麼要全民來買單?

這位記者搞懂了以後,也跑來向我道歉。連這麼有意義的法案也造成媒體對我的誤解,讓我深感挫折,這也顯示出我應該要花更多時間跟記者溝通,尤其是這麼專業複雜的財經法案。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守住這個漏洞,幫國家省了數兆的賠償金額,對此我感到心安理得,至於媒體事後跑來向我道歉,對我就不是很重要了,因為長期而言我並沒有留在政治圈的打算。

.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olalo&aid=5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