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隱居在網路裡的人生: 御宅族迷動漫電玩 繭居網世界
2006/04/24 15:38:05瀏覽552|回應1|推薦10

.

御宅族迷動漫電玩 繭居網世界

記者 羅嘉薇

外星人侵台,想抓地球人來了解地球歷史,於是在馬路邊放個卡通公仔當作誘餌。結果捕獲的,是一個穿T恤、熱褲,戴超厚重黑框眼鏡,因缺乏運動而微胖的中年男子。公仔對他有致命吸引力。

這是今年二月台北國際書展動漫館主題影片的劇情,策展人「傻呼嚕同盟」藉此宣告,「御宅族」在台灣,勢力正集結。他們希望洗刷「長不大」的汙名,證明狂熱於動漫電玩和線上遊戲的御宅族,反而是最能適應資訊爆炸時代的新人類。

疏離而害羞 低度社會化

御宅族,一個日語詞彙,由於日劇「電車男」延燒,許多人忽然辨識:是啊,我就是御宅族。

他們沉迷於動畫、漫畫、電玩或其他領域,害羞、有社交障礙、不修邊幅,除了工作、上學,更活躍的是那個隱居在網路裡的人生

「疏離、低度社會化,是御宅族的共同特徵。」一九九七年成立的動漫同人社團「傻呼嚕同盟」,是台灣最早以御宅族自稱的一群人,但傻呼嚕召集人黃瀛洲說:「我們還不很夠格,因為真正的御宅族,是不會和你對話的。」

「不論生活或工作,都是一個人。他心裡可能感覺到在網路上有很多朋友,事實上卻是孤獨一人,主要活動都跟自己的房間脫離不了關係。」網友阿南這樣形容御宅族,也是自況。

小孩子玩意 他們的寶貝

他們蒐集「小孩子的玩意兒」。你可以輕易在舊光華商場周邊和萬年大樓發現他們尋寶的身影。

自認算是御宅族的BB戰士,眼中的同類是這樣的:「頂著毫無整理的亂髮,背包被一堆剛買的東西撐到變形;在路邊就直接看起漫畫來,還用很奇怪的眼神盯著櫥窗裡的模型看。」

他十坪大的房間,塞滿公仔、模型和漫畫,「我廿六歲,仍逃不過鋼彈和聖鬥士的魔掌。每天被我媽罵,被朋友說幼稚,回家還怕東西突然不見。」

這是網路時代伴生的文化現象。東吳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劉維公認為,現代社會變得很複雜,連追人也要具備許多技巧,而傳統的機制如家庭和學校,不一定幫得上忙。實體世界裡不善表達、情感需求被壓抑的人,寧可在網路世界裡尋求支援

下班就上線 對電腦講話

工作可以靠一條網路線完成,加上便利商店、快遞、宅配業發達,足不出戶卻能滿足生活全部需求,越來越可能。一下班就玩線上遊戲到不常出門的阿通說:「即使拋棄好朋友,也能過得很快樂。」

御宅族可以同時是敬業的上班族,因為他們蒐集模型精品和動漫畫的嗜好,需要收入來維持。

曾是御宅族的陳盈豪已將自己改造成陽光青年,現在形容迷上網路遊戲的室友:「他下班後就坐在那裡,已經兩年了,怎麼叫都不理。可是他會笑也會講話喔,只不過是對著電腦。」

打字快又多 見面沒話說

黃瀛洲見過許多御宅族,在線上滔滔不絕,一瞬間可以打出一大段文字,可是一旦碰面,十分鐘講不到兩句話。網路隨時可以斷線的特質,讓他們可隨時線上蒸發,創造了安全感

「因為喜好相同,御宅族在網路上可以很快熱絡起來,但常常一言不合,馬上翻臉。」黃瀛洲說。

台大心理系教授林以正指出,有些人認為像御宅族這樣的網路沉迷者,是避開真實人生的一群,但這些現象並非網路獨有,在多元價值衝擊下尋找自我的安適與平衡,本來就是年輕一代的生命課題

網路上的互動,可以用化名,回應有緩衝期,你不會馬上被評價,人際焦慮反而能得到紓解。」日劇中害羞笨拙的電車男靠網友相助而追上愛瑪仕小姐的故事,林以正說:「這樣的人際關係品質,互補功能非常好啊。」

「網路世界畢竟還是人類的世界,對方不該只是一個暱稱。」劉維公說,將人物化是御宅族的最大風險。

【2006/04/24 聯合報】

( 時事評論雜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olalo&aid=249420

 回應文章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隱蔽青年 有的「閉關」15年
2006/04/24 16:22
隱蔽青年 有的「閉關」15年


記者 羅嘉薇

網路滿足工作、生活和娛樂,完全移居到網路上的人們,可能失去與真實世界的聯繫,成為「隱蔽青年」。

創造「隱蔽青年(hikikomori)」一詞的日本心理學家估計,日本目前約有一百萬個隱蔽青年,有的只有十三四歲,有的已經關在房裡長達十五年,男性占八成。

在香港,投入隱蔽青年救援工作的基督教服務處估計,全港約有六千名隱蔽青年,年齡由十三歲起,隱蔽期由兩個月至三年不等,這些人「寡言,害怕與人接觸和上學,整天玩電腦、生活日夜顛倒,自困一角,甚至不與家人同桌吃飯。」

有人將御宅族與隱蔽青年畫上等號,傻呼嚕同盟談璞認為,隱蔽青年和御宅族有交集,但並不一樣。一個人把自己關在房裡總要找點事做,動漫畫和網路只是恰好幫助他們隱蔽自己,迴避與現實面對面。

社會快速變遷,有些人被遠遠拋出軌道。日本為何是催生隱蔽青年的溫床?從父母缺席、校園暴力、升學壓力、經濟蕭條到沉迷網路遊戲,論者不一。

台大心理系教授林以正說,在台灣,還沒有人做類似隱蔽青年的研究。

但他相信,個性退縮害羞、容易接觸網路、人生目標不確定、因離家念書而與原本社會關係斷裂的高中和大學生,比較傾向成為網路病態使用者,進而把自己關起來。

「大學是很好的隱蔽場所,」曾經對大學生網路使用行為做大規模調查的成大健康照護科學研究所博士生林旻沛說,約有千分之一的大學生,一天上網十五個小時,因此曠課、請室友買便當,某種程度算是隱蔽青年。

成功大學學務長柯慧貞以全國大學生為母體的一項調查顯示,大學生每周平均使用網路時間為廿二點四五小時,相較於美國大學生平均使用八點三九小時,確有過長現象。

其中,每天使用時間達六小時以上者,傾向學業成績不佳,且在強迫性行為、人際敏感、敵意反應、妄想意識方面,出現較多的症狀表現。

林以正說,網路病態使用不像其他成癮有生理機制,有些人過一段時間自己就會好,就像壓力調適過程;但總有人停不下來,擺脫不了網路糾纏,「我們該進一步了解,究竟是什麼使他們困頓難行、進退失據。」

【2006/04/24 聯合報】


在漂流中~美麗,在書寫中~奔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