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指點鄧香妹母女,公開辜老婚外情 不滿辜成允,台泥老臣大反撲
2005/08/06 04:31:56瀏覽9951|回應1|推薦2

.

【中時電子報獨家披露 時報週刊封面故事】
照片提供:時報週刊

真假千金

指點鄧香妹母女,公開辜老婚外情
不滿辜成允,台泥老臣大反撲

 

真假千金 公開辜老婚外情
94.8.5【中時曾薏蘋-郭至楨】
辜振甫這段冰封三十幾年的婚外情秘密,在台泥內部早就不是件新聞,只要在台泥年資超過十年以上的員工,都曾聽聞「辜老有私生女」。這件事一直沒傳出台泥的大門外.........

 

報導/財經組、機動組、社會組
攝影/何叔娟(更多詳細內容,請看本期《時報周刊》)

月二日上午,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夫婦與兩位姊姊辜懷群與辜懷如和她們的夫婿,一起現身在台北市台塑大樓裡的理律事務所。這是辜振甫出殯後,辜家人首次在媒體面前以如此大的陣仗出現,為的是捍衛辜振甫的清譽,因為辜振甫與夫人辜嚴倬雲鶼鰈情深,如今卻爆出辜振甫曾有過一段婚外情,「非婚生女」張怡華與母親鄧香妹出面主張她們的權益。

由於此事爆發的時機緊挨著老員工爆料辜成允大花公款等一連串事件,已有訊息傳出,張怡華、鄧香妹此際跳出來指控,其實背後有「高人指點」,而高人就是一群不滿辜成允完全接掌台泥後,實施鐵腕政策「鷹式管理」的老臣們。看來這件事不僅是檯面上的「辜老婚外情」,還有檯面下的「老臣與少主大鬥法」。據了解,為免鬥法戲碼持續上演,辜嚴倬雲也開始動用關係,希望透過部分老臣力量,安撫一些不滿的離職員工。

更勁爆的是,一位鄧香妹密友在辜家舉行記者會之後,以具名的方式傳真表示,她實在看不下去,直指鄧香妹當年如何假冒與辜振甫有一段情並育有一女,要求辜振甫認女付錢;還調出鄧香妹的檔案,指出鄧香妹曾因「妨害家庭」與「妨害自由」兩項罪名,遭人提出告訴。

辜振甫這段冰封三十幾年的婚外情秘密,在台泥內部早就不是件新聞,只要在台泥年資超過十年以上的員工,都曾聽聞「辜老有私生女」。這件事一直沒傳出台泥的大門外的原因,是因為辜振甫當家時,對於員工照顧有加,基於對老闆的感念,員工不會在公司特別聊起這件事,所以當辜老死後,過去甚少管事的二公子辜成允正式當家並強力主導人事改革,導致老臣紛紛離職或退休,這件塵封已久的往事,也跟著被掀開。

鄧香妹母女出面召開記者會,傳說背後有高人指點。(施岳呈攝)(中時檔案照片)

自辜啟允臥病在床到過世,一肩擔起辜家重責大任的辜成允說:「我們家人的立場都堅信張怡華並非父親的骨肉,父親向來沒有撫育過張怡華,家人多次要求驗DNA、但都被鄧香妹及張怡華拒絕……。」辜成允舉證歷歷,說明辜家不相信父親會有私生女,並表示願意與張怡華比對DNA,驗明正身,接受辜家委任處理的理律法律事務所董事長陳長文也說:「辜家都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我相信九九.九九%,張怡華都不是辜老的女兒。」

辜成允堅絕不相信張怡華是辜振甫的女兒,因為辜懷群在辜振甫臨終前,曾鼓起勇氣問了這件事,辜振甫的回應是:「子虛烏有、一派胡言。」讓這件原本只有負責給「封口費」、已逝的辜啟允知道的事,在辜成允接手處理才陸續曉得的其他四個子女鬆了口氣,也有了「以後該怎麼處理」的打算。只是萬萬沒想到,紙還是包不住火,之前協助過好友、前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婚外情事件,這次負責與對方談判的張安平還是無法把這件事壓下來,他氣急敗壞衝進記者會現場、不發一語地坐在一旁生悶氣,後來還對友人說:「真懊惱!這件事竟然沒法子完全攔下來。」

這件事因為當事人辜振甫與付錢封口的辜啟允都已過世,四十年前的辜振甫在當時究竟是一夜情,還是真如鄧女所說,他們曾經幽會過一段時間,均已無法對證,只留下鄧女單方的說辭,而辜家主動要求驗DNA,似乎已掌握到一定的有利證據。然而,外傳辜家設局偷驗張怡華的DNA,辜家委任律師宋耀明說:「絕對沒有在五月十八日雙方談判之後,辜家偷拿水杯驗DNA的這件事。

與辜老是摯友的陳長文(左)表示,高達99.999%的機會,張怡華不是辜老的親生骨肉。(何叔娟攝)(中時檔案照片)

辜家一口咬定張怡華不是辜家人,但辜家自民國八十三年起開始接濟張怡華母女,包括買了兩棟房子在內,至今累積了近一億元,卻是不爭的事實,辜成允的解釋是:「父親當時因辜汪會談而聲望正如日中天,這件事如果曝光,會損及他的清譽。」但還是留下「當年的辜振甫做了什麼事?」的無限暇想空間。

檯面上,辜家人與張怡華母女對打得凶,檯面下,辜家人也和自己的老員工繼續纏鬥。張怡華的委任律師張立業還特別挑明:「婚外情這事絕對不是我們說出去的,所以這件事會曝光我們也嚇一跳,這應該是他們內部有矛盾,是自己人掀出來的。」張立業沒有明點「自己人」是誰,但不少企業界人士指出,辜老婚外情被掀開,應該是辜成允最近被員工爆料的一連串事件的首部曲,「自己人」應該是員工。而員工會集體爆料,辜成允的「鷹式計畫」是導火線,替辜成允出面「點火」執行的,則是才進入台泥一年三個月的企業團人力資源長、資深副總王琪玫

根據老員工的說法,王琪玫是辜成允從和信電訊找來的人,來台泥一年多的時間,頭銜就掛上台泥「資深副總經理」。這對於一個近六十五年歷史的老店來說,在辜老及大公子掌權的時代,這是不會發生的事。不過,這樣的情形卻在王琪玫來台泥後一一發生,老員工甚至直指,公司為逼退員工,不惜以羅織罪名或者是降職等方式讓員工無法在公司生存下去,然後王琪玫才可找一些她的親信人員,空降到台泥擔任主管

老員工指出,他們看不慣這些空降部隊和辜成允的做法,當年辜成允臨危受命接下台泥棒子,面臨外界包括高雄陳田錨家族虎視眈眈地想爭取經營權時,在辜老出面下,大家賣面子給辜老;而當初盡力協助辜成允坐穩台泥經營權位子的老臣,如今卻在辜成允翅膀硬了之後,因各種不同的因素、藉口,逐一離開台泥。為反擊,老員工在今年五月遞狀控告辜成允、王琪玫等人侵占員工紅利,而媒體也在同一時間批露出辜成允爆發自肥疑案;甚至點名連辜家自家水電費等,都是以台泥名義申報經費,不免有「公庫通私庫」的嫌疑

年輕時的辜老風流倜儻、一派瀟灑。(中時檔案照片)

然而被老員工點名的王琪玫卻表示:「關於被控告侵占員工紅利一事,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宜多談;至於員工離職,我們(台泥)一向依法行事,絕對符合法律,他們那些離職員工要將我們妖魔化,我們不願隨之起舞打口水戰,我們是專業經理人,一切以公司利益為考量;更何況,如果員工有任何問題,可向勞工局申訴,我們並沒有接到任何勞工局關切的電話。」

王琪玫敢大聲的站出來表明台泥目前是專業經理人治理的局面,不是沒道理,因為辜成允打著「鷹式管理」的口號經營,在數字會說話下,台泥去年創近十年來首次調高財測,而這些離職老員工,在台泥經營階層主管心中,理念不合的員工是改革絆腳石,為改革目標前進,當然需要移開絆腳石

從媒體披露辜成允自肥案與員工對簿公堂,到近日爆出辜老非婚生女疑雲的事件,台泥前老員工語帶玄機地說:「台泥之後一定還會有事情爆發出來。」儘管老員工點出台泥內部問題不斷,不過當扯上父親清譽時,從辜成允與家族成員大動作的站出來說話時可確認一點的是,辜家姊妹與弟弟全家對外展現團結一致的決心。

辜振甫婚外情事件簿

時間

1964年

辜振甫在一場宴席上認識年僅23歲的鄧香妹,當時的辜振甫是台泥總經理。

1965年

辜家過去一向給人全家人和樂融融的感覺。(林晉加翻拍自辜振甫「謙沖致和 開誠立信」紀念冊)

鄧香妹自稱與辜振甫交往一陣子後發現懷孕,辜避而不理,她只好嫁給舊情人張安邦,女兒後來從張姓

1992年

張安邦過世後,鄧香妹找辜振甫借錢,辜先拿300萬元給她,後來鄧香妹再以做生意開店不順,以女兒名義再度向辜老借錢,而辜老又給母女3900萬元,還由長子辜啟允透過中國人壽貸款為她們母女各買一戶房子。

1993年

辜汪會談開始,辜振甫聲望到達頂峰。

2000年

張怡華寫信希望能夠見辜振甫一面,以求認祖歸宗,並於5月台泥於環亞飯店舉行股東會之際,也訂定一間房間準備召開記者會公諸於世。為安撫鄧香妹母女,辜家從這年起開始分別支付這對母女每月14萬元及6,5000元的生活費。

2001年

負責處理辜振甫婚外情事件的辜啟允過世,改由辜成允負責。

2002年

鄧女去函給辜振甫,希望將內湖及永和房屋塗銷貸款設定。

2004年

辜家開付支票金額共6,000萬元,其中2,000萬元先兌現,另外2張各2,000萬元的本票分兩年兌現。

2005年1月

辜振甫過世。

2005年5月

張安平夫婦與鄧香妹母女談判破局。

2005年7月27日

鄧香妹母女到台北地方法院聲請裁定2,000萬元到期本票。

2005年8月2日

辜成允與家族成員出面召開記者會,維護辜振甫名譽。

2005年8月3日

辜懷如至刑事採DNA樣本。鄧香妹母女出面開記者會。

 

密友爆料 當年酒店一夜情 安排女兒假認親

報導/機動組

已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私生女疑雲,已由婚外情、私生女、財產糾紛,演變成詐騙疑案。一位鄧香妹密友在辜家記者會後,具名傳真一分勁爆的內容,敘述當年鄧香妹如何假冒與辜振甫有一段情,且育有一女,要求辜振甫認親付錢的過程;她說因看不下一個德高望眾的老人家,被這樣一對母女欺騙,才具名寫出這分信函

這位密友強調,她寫這分信函的主要用意,並不是要踢爆這件事,因為這是一段陳年往事,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知情。她當時聽到很震驚、也很訝異,只是事件尚未爆發,她也只能聽聽而已,現在看到這對母女又故技重施,她覺得實在太誇張。

因此,在她看到相關報導後,決定將多年前意外知情的密辛,以簡要便條傳給辜家律師陳長文,她希望辜家絕對要堅持驗DNA,只有驗DNA,才會讓這對母女的馬腳露出來;她並與記者打賭,鄧香妹、張怡華絕對會用盡一切理由拒驗,因為鄧香妹所說都不是事實

據她了解,鄧香妹年輕時是延平北路一家酒店的酒店小姐。三十多年前辜振甫也曾前往酒店應酬,有一次喝多了,與鄧香妹有了一夜情,但這在辜老的認知中,應該只是年輕時風花雪月的交易行為,沒料到竟會在二十多年後,不但不斷付出金錢代價,甚至在過世後,他和家族名譽都受到極大影響。

鄧香妹的密友爆料,鄧女年輕時是延平北路某酒家的酒女 。(施岳呈攝鎮)(中時檔案照片)

對鄧香妹曾透過律師說,她與辜老是一九六四年在商場宴會上結識,兩人並常在飯店約會。這位密友駁斥這些內容多是謊言,鄧與辜是在鄧上班的酒店遇上,兩人之後就不曾往來,辜老也完全忘了這名女子,不過鄧香妹看到當年的恩客,在二十多年後,竟成為如此位高權重的大老級人士,才讓她起了讓女兒假認親的念頭。

她強調,張怡華絕對不是辜老的親生女兒,但鄧香妹為了錢,用女兒的名義,寫一封認父函給辜振甫。辜老根本不記得鄧香妹,更不明白為何有個女兒,不過基於年輕時風花雪月的歲月,也許真有此事;再加上,當時辜老已是海基會董事長,負責兩岸協調重責大任,花錢事小,名譽受損事大,所以他派出一位非常信任的老臣處理此事。

據指出,辜老派出的這位老臣,與鄧香妹接上線後,代表辜老會談。他看到鄧香妹拿出張怡華的照片,怎麼看都不太像辜老,最後勉強回報「眉毛很像」,所以辜老相信可能是自己的女兒,才開始透過老臣,定期交付鄧香妹母女生活費。

而當年知道這個密祕的,原本只有辜老和這位老臣,所以錢都是由老臣交給鄧香妹。在這段時間內,老臣曾向辜老建議,「與其給魚吃,不如給釣竿」,所以辜老還拿出錢,在台北市南京東路四段的力霸飯店附近,為鄧女租店面做生意。

但是鄧女每個月都可以平白坐領鉅款,根本不習慣自己開店做生意,這家店面很少開門營業,因為鄧女錢大部分都花在牛郎店裡,而她身邊也從不缺男人。

同時,據她了解,鄧香妹和女兒感情並不好,因為鄧女利用女兒向辜老認父,才能不斷從辜家得到金錢和房子,但鄧女揮霍成性,母女兩人每次見面,都會為了錢吵架。這位密友指出,鄧香妹母女都知道這只是一場騙局

鄧女手帶鑽錶、珍珠,相當耀眼,但據查她有詐欺、恐嚇的紀錄。(中時檔案照片)

這位密友說,外界無法理解,如果這不是事實,為何辜老或辜家會為這起婚外情,不斷付出如此多的財物?她認為這根本是「內神通外鬼」造成的結果,因為辜老相信身邊人的判斷,才會在未驗DNA的情況下,不斷付出鉅款

雖然辜家對外說法,都口逕一致表示,父親辜振甫對支付鄧女鉅款一事並不知情,但這位密友認為,真實情況應該是辜振甫知情,且早期都是由他和身邊的重臣處理此事,後來才由兒子接手。由此可推斷,辜家二代付給鄧女財物,絕對不只辜家目前說的六千萬元。

這位密友說,辜老年輕時在聲色場所的一夜情,竟付出如此大代價,真的非常不值,鄧香妹這對母女實在太可惡,如果辜家不堅持驗DNA,可能依舊躲不過鄧女的糾纏及恐嚇,只有驗DNA,這對母女的馬腳才會真的露出來,辜家不該再讓這樣的人予取予求。

鄧女曾被告妨害家庭及恐嚇

根據檢警相關資料顯示,鄧香妹曾因「妨害家庭」與「妨害自由」兩項罪名,遭人提出告訴。當年受理此案的幹員說,鄧香妹是在民國75年12月至民國78年7月間,因為「與人相姦,並電話恐嚇」,被對方家屬提出告訴。但「相姦」這樣的用語,目前司法機關已經不用,換成現在用語,應是「與已婚男子發生性行為」。

鄧香妹在75年底至78年間近3年當中,不斷以電話恐嚇那位曾經和自己發生關係的已婚男子,男方在不堪其擾並被妻子知悉的情況下,同意讓妻子向鄧女提出告訴。雖然最後不知是雙方達成金錢和解、撤回告訴,還是鄧女涉案罪證不足,司法機關才以不起訴處分,但此舉已經夠讓鄧女在司法機關留下一輩子的正式文書紀錄,換句話說,就是留下前科。

至於那位「已婚男子」是誰,到底是辜振甫或另有其人,及電話恐嚇內容為何,幹員以「私人隱私」為由不願再多透露。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olalo&aid=39656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剛剛
2005/08/06 12:17

忍不住偷偷地複製你的照片

對不起

還有我對於硬ㄠ別人的資產,感到不恥(對於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