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公投是集體意志,侯友宜以為是個人意志
2021/12/17 06:33:27瀏覽2503|回應7|推薦5

侯友宜臉書全文《我對公投的看法》說:我思故我在 ,每個人之所以獨一無二,不只在於外貌與另一個人不同,更在於你的思想,應該來自於自己思辨後的詮釋,不應被任何其他人所匡限。這是彼此尊重,更是自由意志的展現。

但是公投,叫做「集體意志」,不是「自由意志」。根據西方哲學家的說法,一個社會有三種意志,一是個人意志,也就是侯友宜甚麼我思故我在的自由意志。一是集體意志,這是社會用民主投票的方式共同決定出來的,是一種契約論的概念,即一個個人若想融入社會,就要犧牲一些個人自由,或曰個人意志或自由意志,讓社會總體更成功,更幸福。那要怎麼達成這個目標?就是用投票方式決定。比如說反萊豬,公投若不同意,那人人都要給小英乖乖地吃,就算是大便也得吃,因為小英說了很多讓塔綠班小孩子開心的話,這樣犧牲你自己一點點自由意志很超過嗎?第三叫做公共意志,這是一種理論上獲得最大幸福的決定,不能靠投票。(因為眾所皆知,小英最會叫人投他票了,簡直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神而明知,何況乎人的境地。那能給大家最大幸福嗎?恐怕塔綠班自己才幸福到爆表吧);而是一種眾所公認可以最大幸福的決定,反萊豬投同意。本來嘛,又不是沒有健康豬肉可吃,幹嘛非吃這個?但這個社會公意渺渺茫茫,無處可羈。你說你是社會公意,我說你不是我的才是。這樣大家知道所謂的公共意志,有說等於沒說。

明白了一個社會應該存在的三種意識,依其人數由大而小依序為:公共意識(全社會)>集體意識(公投)>>>侯友宜一個人胡思亂想,夜半沒人偷發廢文,給他笑死的個人意識(自由意識)。

我知道有人會問,撇開被小英強姦人民自由意識,沒收人民公投,像她那篇國王的新..論文般,控制出來的集體意識不論,這四個公投題,應該有的「公共意識」該是甚麼?很簡單,

重啟核四:同意!因為對人民最大幸福,就是在同意重啟核四之後,小英偏偏不給他重啟,一下子這個重啟會爆炸啦,一下子那個燃料棒找不到啦,一下子說核廢料要放哪,一下子又說最快也要15年才重啟得來,最重要的是,我們人民就有可能比她那個「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這樣有可能寫得出英國爛大學...蛤?那份傳奇博士論文更早知道民脂民膏三千億,究竟是花到哪隻狗肚子去。

珍愛藻礁:同意!有了以上第一點受騙上當的經驗,明明小英的三接工程,還沒通過公投,偷施工就直接把施工用的暫時工程,一根根鋼樁直直插進藻礁心臟。至於小英用來恐嚇侯友宜的,根本就不會發生,甚麼不給她三接,她就要蓋台北港,侯友宜就怕得要死,跟高嘉瑜被林秉樞控制沒兩樣,這樣的人最好是不怕歹徒拿槍抵著頭啦...

有個國王招親,最後一關比體能,辛苦通過的候選駙馬,人人磨刀霍霍,躍躍欲試,要跳進一窟池子,第一個游到對岸的當駙馬。但看池子裡養的都是非洲尼羅河大鱷魚,而且餓了好久,竟沒一人敢試。此時突然噗通一聲,第一個跳下池的勇者,拚老命的游到對岸,速度可破金氏紀錄,國王在對岸歡喜的迎接,問他是哪裡跟老天借的勇氣。那人還喘不過氣,就破口大罵:

踏馬的,是哪個混蛋把老子推下去?

反萊豬:同意!別說共匪不吃,被共匪施虐的高嘉瑜們也不給吃,呔!連豬也不會自己吃啦,都是被人類為了經濟甚麼的因素強灌的。我們是人不是豬!

公投綁大選:同意!明明就是小英政府飯桶,把公投綁大選選務辦爛,幹嘛賴給人民,沒收人民公投權力?

公投四同意,因為我們真是被小英騙慘了,看看高嘉瑜,就知道她被林秉樞騙多慘。

侯友宜說:最早喊出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他們的高中生必經一場哲學大會考,四個小時,只有一道題目。有一年題目是「所有真理都是最終確定的嗎?」

其實,這個思辨哲學題的傳統,應該是來自兩位法國存在主義大師沙特跟卡謬,這兩人在二戰德國佔領期間,反對納粹發行地下刊物,兩人在一間破咖啡館,討論到侯友宜說的我思故我在,人有沒有自由意志,兩人針鋒相對,老師沙特說有,徒弟卡謬說沒有,爭到面紅耳赤,差點師徒相殘,卡謬最後恨恨地說,老師你說我有自由意志,好,那我學侯友宜跟蔣介石報告來抓你(誤)...我跟納粹告發你,可不可以?沙特大驚失色,當然不行!此時卡謬緩緩吐出一個煙圈說:所以人沒有自由意志。

有網友在我【回應網友「我對公投的看法」】留言說:

吃裡扒外,背叛黨團精神的同志,像王金平就是個例子。養那種同志是黨團的錯,被自己人坑了還不知道如何處理,那算國民黨活該做永遠的在野黨。有人説侯市長藍皮綠骨,民進黨會欣賞。那是錯誤的說法。奸細叛徒,只有被利用價值;他的人格,連敵人都瞧不起。不信?賭你找不到例子。

我認為侯友宜不是背棄政黨,我也不是黨員,侯背棄的是人民。侯一直說他是尊重民意,明明新北市支持核四的民意一開始超過反對,

《ETtoday新聞雲》今天(8日)公布四大公投的最新民調結果,結果顯示,「重啟核四」有48.9%民眾同意,39.6%反對

侯友宜就開始強姦民意,說我們聽不懂的話,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明明現在就在用核電,那就是有核安啊。說穿了,他就是站在專制者的一邊,強姦反對者。在從前威權時期抓鄭南榕如此,現在小英威權時期強姦民意也是,這也是他所謂的真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誰執政就支持誰,誰管著國家就給誰當奴才咬主人討厭的人,先有國後有黨咩。

似這種人其實有個特性,好都是自已,壞都歸給別人。表現在外就是不孝,人謂「大孝終身慕父母」。大流氓的母親過世,排場大過天。沒有那種當到比大流氓還大,反過頭說自己父親養豬,平凡得不得了的。這樣說的含意就是,我有今日成就都是我自己,跟我那個飯桶老子毫不相干。像林秉樞就表現成逼父母下跪要錢,不過這是我們事後才得知,他在人前總是跳著忠字舞,能為朋友兩肋插刀,忠肝義膽的模樣。不然就是給他打疫苗的診所醫師,對病患極盡呵護能事,冒著特權疫苗的惡名也要給百姓偷打,

【蘇怡寧對臥床5年病母不理睬 父怒斥「最不孝」...】

一個人不孝,則他所有對別人的忠,都是別有目的。那侯友宜會把強姦民意說成我思我在,自由意志會很奇怪嗎?一個有孝的人,當他稍有成就,有點社會影響力時,就算爸爸真是一個飯桶,也能讓人從平凡中見其父的偉大。

背影   朱自清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籍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

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回家變賣典質,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賦閒。喪事完畢,父親要到南京謀事,我也要回到北京唸書,我們便同行。

到南京時,有朋友約去遊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車北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旅館裏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囑咐茶房,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貼;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二十歲,北京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甚麼要緊的了。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坐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裏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託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裏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託他們直是白託!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台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台,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橘子往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裏很輕鬆似的,過一會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裏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裏,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獨立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老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鬱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我的兒子。我北來後,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1925年10月在北京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170842936

 回應文章

湾仔
2022/06/16 18:50
水平高的人写评价不超过200字,你东拉西扯这么多,废话讲给自己听,哎。(wanzai@tw.com)

魔師圫神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2/19 13:57
果 特稿|四大公投慘敗!立倫跛腳 (戴祺修/台北報導)

2020的國民黨不分區名單也安排得很好,葉毓蘭

可說是一大亮點,吳斯懷將軍問政表現非常

優秀。


吳敦義赴城中城哀悼罹難者 談大樓安全哽咽落淚

吳主席 都能接受的選,是 民黨內的

最大公約數。

吳敦義主席 應該參選 主席參選總統 才是 啊!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2/17 10:16
屎除了被狗吃之外,也可以被草紙擦啊。

叛亂團體國民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2/17 10:10
版主說:「一個人不孝,則他所有對別人的忠,都是別有目的。」
我依據以上這句話想討論一些與公投無關的想法給路過網友們看一下,現代人以為孝順來自於儒家孔子思想,但大多數人都不了解孝順思想在孔子時代所代表的意義,秦朝以後的孝順思想脫離了孔子時代背景早已跟孔子所說的孝順原始意義大相逕庭。孔子所說的孝順原始意義並非奠基於家庭而是奠基於「族」,「族」是由新石器時代母系社會基本單位「部落」所衍生而來,在轉變為父系社會後「部落」變成了彼此之間有共同祖先具親密血緣的眾多家族所組成的「族」,現代人很容易誤以為家庭自古以來都是社會基本單位,其實從殷商到春秋時代華夏文明的社會基本單位並非家庭而是「族」,殷商與周朝的封建宗法制度與其說是「家天下」倒不如說是「族天下」,直到戰國時代家庭才取代「族」成為華夏文明的社會基本單位,春秋與戰國之交也就是孔子的時代正好是家庭取代「族」的歷史轉捩點,仰慕周公的孔子其實反對家庭取代「族」正如同他反對諸侯霸主取代周天子一樣,所以現代人把孝順解釋成奠基於家庭的道德根本已經誤解了孔子所說的孝順原始意義。孔子所說的孝順原始意義與「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密切相關,「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出自於《禮記》而《禮記》時代的社會基本單位不是家庭而是「族」,因此當時維繫社會禮教秩序的重點不在於庶人的家庭而在於「族」的士大夫階級,封建宗法制度下血緣關係決定了士大夫階級成員的地位高低,孝順原始意義是指士大夫階級順從己身所從出之血親才能穩固社會秩序,至於庶人是否順從己身所從出之血親在「禮不下庶人」的情況下並非重點,所以孝順原始意義並不適用於庶人僅適用於士大夫階級。秦朝以後大一統帝國法家政治制度下家庭成為社會基本單位以後孝順思想才變成了庶人也應順從己身所從出之血親才能穩固社會秩序,所以現在某些食古不化的人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心態來談孝順不僅不符合民主平等人權原則也不符合孔子所說的孝順原始意義。

6
2021/12/17 09:22

四個公投

就是反對政府的專斷獨為 肆無忌憚面不改色的毀諾 欺騙了老百姓珍愛的信賴

民意如流水

民意同意四個公投 則侯應從善如流 

台灣不是重核之地 核一核二核三除役後 沒有核四接續 

用燒環保以發電 是唯一之途 

綠能發電

台灣不具備那種環境魄力

【聞笛】~ 唐•趙嘏•七絕~

誰家吹笛畫樓中,斷續聲隨斷續風。

響遏行雲橫碧落,清和冷月到簾瓏。

興來三弄有桓子,賦就一篇懷馬融。

曲罷不知人在否,餘音嘹亮尚飄空。


烏魚
2021/12/17 08:39
看來侯友宜也不過是個只求明哲保身的人而已

jun5238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2/17 07:22
我個人對侯市長沒甚麼好惡,他說他60多才第一次參選,之前誰曉得他啊?就像顏寬恆,不住台中,誰有曉得他?會連著幾篇寫他,純然是他那一篇千字廢文給我的啟示,所謂文為心聲,又謂文如其人,就一連寫了幾篇,給自己提醒如何判別一個人的個性。別像詹宏志老來識人不明,一世清白盡灰。人的個性,大概在20多歲就長好了,因為大腦額葉不再多長。三歲看老大概也是真的,就是西方說的先天跟後天。人的個性無好無壞,端看判斷時的處境,像高嘉瑜,被追求時肯定是被捧上天,林秉樞像白馬王子,到手後被逼下跪變惡魔。可見「識人學」是今天社會當務之急。話說當網友說他開始對侯市長改觀時,我也才想到這一兩年,新北市遍地大小工程不絕,步道剛鋪完又挖,挖了再鋪,捷運通車,還天天都在塞車,昨天我塞得一肚子氣,好不容易穿過一處工地瓶頸,油門一催,我的媽呀,下一個工地就在你絕想不到的地方赫然出現,就這樣一邊踩油門,一邊踩煞車,像不像台電爆炸的設備...讓我開始懷念從前市長甚麼事都不做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