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狂人日记》—令人焦虑,据分析,党员们将在新宇宙中永放光芒!
2006/04/12 13:44:20瀏覽545|回應0|推薦0



今天是阴天,赵家的狗又多看了我两眼,仿佛正打算吃我。

只因前日我写了一篇拙文贴在草色新雨和罕见奇坛,对大纪元退党数字提出了几点质疑,又被好事的网友给转载到“未名空间”等论坛,引起一些伪修炼者的不满,大概认定我是党员或是共产党的追随者,纷纷骂我是“共狗”。 一个个就象赵家的狗狂犬吠日一样叫嚣起来了。

在下特此严正声明,本人不是党员,几年前因拒交团费,团员身份也当着领导的面严词退掉了,比大纪元的匿名退党“儿戏”不知道要堂堂正正到哪里去了。不仅如此,我家里也没一个是党员,更没一个是当官的。偶只是一个小民罢了,伪修炼者们太抬举我了!

本人从不喜欢共产党,憎恨万恶的农奴制度,想剥党员、官僚、贵人们的皮,吃它们的肉,喝它们的血。如果真有神,我相信罪恶的党员们早该被销毁一万次了。

最近,偶欣喜地听说大纪元们“设了坛、请了洋人圣经里的神”,说要做法销毁所有的党员干部。又听信明心大仙在罕见奇坛上造的谣言,说马上禽流感就要来把所有党员全部销毁掉。偶觉得这简直太爽了!这真是“民心所向,天命可知”啊!顺天心,从民意,我从心底里欢呼:“我们报仇的日子到了,党员啊,党员,想不到你们也有今天!大妓院万岁!!”

万没想到,大纪元一面揭露党员们的种种罪恶,大骂“共狗”,另一方面却忽儿做出慈悲样子,悲天潣人地说要“救度”它们上天,条件开得还很简单,只要匿名在它们网上退党,以前罪恶一笔勾销,就有机会到天上享福了,百姓就自认倒霉了吧。

有个成语叫“爱憎分明”,我真不知道大纪元是爱党员还是恨党员呢?估计它们自己心里也是一笔糊涂帐,说爱党员,却又骂它们是狗,说恨党员,却又要死活“救度”狗这种动物,宁可自己不圆满也要呆在地上度狗玩的。看不懂到底是爱还是恨,“既斗争又拉拢,既敌对又联合”,这把戏和共产党一贯的统战手段又有什么区别?这种矛盾心理,这种以“救度”为口号达到其它什么目的的心理,也许就是所谓的“慈背”吧。

6000万条狗啊,你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你们可以边迫害人家,人家还念念不忘、死死活活、横安排竖设计地“救度”你们,而且不“救度”完你们这6000万条狗,人家上亿的弟子就没一个可以圆满的。

狗不悟,旧宇宙就变不成新宇宙,人家就有理由等着你们悟,而万万年也不急着圆满。整个宇宙都可以停下来等你们,你们的一思一念决定了宇宙的走向,你们竟然成了宇宙的决定力量和“大戏的风流主”了。你说慈悲不慈悲,谁叫你们这些狗来头大、德大,是什么各民族的“王”来的呢?

最近偶一直为这些事情焦虑,本来以为新宇宙到来后,那些极端自私自利、见利益就象苍蝇见了血一样的党员们都被销毁完了,偶们不是党员的就可以上天过幸福的日子了,所以偶们一直赞成禽流感快快来的。这下完了,禽流感也不来了,党员们也要上天了,我们这些老实人哪里是这些党员的对手呢?实在搞不懂新宇宙需要保护那么多的“共产党员”下来做什么?在新宇宙里可以派什么用场?那都是些吹牛拍马、挑拨告密的小人啊!想来想去估计就是因为人家擅长的是吹吹拍拍,会的就是歌功颂德拍马屁,它们可能在法正人间的头几天吓懵了,等回过味来,计上心头,马上对神大加奉承,美其名曰“敬神”,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提拔做奴隶主,我们还是沦为奴隶。“天依然还是它们的天,地依然还是它们的地”。我们在新宇宙也不会比现在幸福多少。我们还得和它们生活在一起啊?!它们依然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巧取豪夺,男盗女娼,我们还得多受几座大山的压迫啊!这可叫我们怎么活啊?!

唉……!吃亏的总还是广大这些小老百姓啊!还得被喜欢“劫贫济富”的大妓院网逼着去散布什么短命的“九评”,说是穷人有“救度”那些贵人老爷们的义务,不然小百姓就没份享受新宇宙的好处,当然,百姓要是散布“九评”被贵人老爷们抓住了打死了,大妓院也是不管的。

老爷们无论做了多少恶只要匿名退了党就可以上天享福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苦命百姓的命在神眼里就跟微生物一样,党员们的命在神的眼里就贵重得象金子。即使禽流感真的来了,死的难道尽是党员?党员、官人、贵人、富人都是要被保护起来的,死的还不是些小百姓吗。

不知道这新宇宙和这吃人的旧宇宙有什么两样,为此,我这些天很焦虑。我们老百姓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 在地生活基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235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