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湘江传奇》:外面传闻胡温是信佛的,于是国内外方士们都生了些不必要的妄想……
2006/04/03 10:31:34瀏覽931|回應0|推薦0


诗曰:

忽传胡温要出家,
歪嘴和尚乐开花,
四海方士齐赞颂,
天安门前把功夸!


前些天去庙里,老和尚笑眯眯地偷偷告诉我:“现在的佛教要不得了了。”我一听奇怪,都说佛教到了末法,和尚自度都不行了,怎么又说要“发扬光大”了呢?急忙凑了过去低声讨教。和尚一脸神秘地告诉我:“小檀越不知道吧,其实胡温都是信佛的呢。现在给我们佛教大量拨善款,虔诚得很呢。”

我问:“人家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怎么会信佛呢?”和尚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洒家这都是有消息来源的,施主你想想,凭那温施主六四当年的言行,别人都倒台了,他为什么不倒?其中缘由就是神佛保佑。要不是现在江、曾势力还大,二位老人家早就公布自己的信仰了。”和尚一脸看不起我这么愚昧的样子。

我怕话不投机探听不出更多消息,马上把话锋转过来说道:“既是这样,你们以后一定更舒服,我们这些居士兵也有福了?”和尚脸色转晴道:“谁说不是呢,我们这些方外之人无论身在祖国还是海外,无论何种宗教何种气功,都觉得风水转回来了,跻身中央,货卖帝王家的机会终于来了,这真是千年难遇万年难求的呀。我们在网上搜索当年方士们是如何服侍皇上的信息,积极策划研究方案,准备进京,一展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呢。有的打算去北京表演义和拳之类的刀枪不入,有的打算去中南海给官太太们治病,有的打算去国防科工委做带功报告表演特异功能,有的打算去北京各大庙宇做水陆大会……唉,反正是一些做给权贵看,蛊惑圣主的勾当,都是冲着去当国师的位子去的。”

我道:“本朝哪来什么国师?”和尚道:“现在当然没有这职称,只能暂时混进政协做官,以前这么多气功大师,都是这种远大的追求。你要知道,中共就是一个小小党员,都是遥远宇宙的王来的,那中共是多大的来历就不言而喻啦,任何宗教功法要世间立足,没有中共的皇封御赐,那在宇宙里都是非法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大师急吼吼地前赴后继要中共点头说好,中共一旦说不好,他们就要寻死觅活去上访去向‘党和国家领导人讲清真相’的真实原因。要是能被中共弄进政协,即使做了弼马温这样的小官,在宇宙里那都是无上光荣的事啊,光荣至极的呀!以后江曾都不在了,国家还会改革,说不定撤消政协,改成‘同泰寺’,请我去做护国禅师呢?真要这样,洒家心愿足矣!”说着和尚深情地做了个合十的练功动作。

我按捺住心中的鄙夷问:“就象当年那些方士‘伺候’信佛好道的嘉靖皇帝、顺治皇帝那样吗?”

“施主真有慧根,一点就透。”和尚见周围无人,拉进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人家海外开了小型法会,透露了些内容,我们分析就是这么回事。当今圣上好象不是嘉靖就是顺治爷转世。弄不好以后也会演一出象梁武帝那样去同泰寺出家再由大臣赎回来的戏呢!”

我惊道“此话又从何说起?”和尚道:“你在美国不常看那明慧网吗?在圣上到美国访问前,该网不是大造舆论说什么‘胡锦涛也是历史上正面人物’转世吗?说什么‘王不出头民民死绝’,可见他们自己对自己已经毫无信心了,把自己的一切都寄希望于当今圣上身上了,致力于做帝王的思想工作,妄图当帝王之师的想法昭然若揭。于是他们又搬出旧势力的安排,把当今圣上说成是以前的贤君圣主,以行拉拢。可见这小型法会中,曾经透露过圣上的前世,明慧网才说出那种话来的呀。”

“圣上到了美国以后,明慧一帮人给圣上打的横幅是‘胡锦涛,神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这你还记得吗?”我说:“我还记得,是有这么回事。”

“着啊,它们为什么会这么说?那也是在小型法会上吃了小灶的原因。”和尚敲了下木鱼道:“从这句话可以分析出小型法会上一定讲明了神给胡锦涛的最后期限,否则哪里来神给胡圣主时间不多了的这句?”

“哦~”我似乎想通了,随即又问:“那开这种小会目的何在呢?为什么不开大会,发经文让别人都知道呢?”

和尚打了个哈哈笑道:“施主还是太年轻了,还需要锻炼啊。之所以在胡锦涛来美国之前专门开小型法会,就是为了激励士气,让那些去打横幅人觉得反正胡没多长时间了,‘有师在则信心十足’,象吃了定心丸似地去打横幅,不然一个个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样子,事情不就黄了吗?这些天机怎么能让很多人知道呢?只有这些海外的有钱有学位的弟子才可以和中共党员的来头相提并论,都是王、主来的,其它国内的人,除了党员外,都那么穷,那么愚昧,怎么配知道呢?再说要是更多的人知道神给胡的最后期限,到时候胡还是活得好好的话,岂不是会得出‘神给胡锦涛的时间是永恒和无限的’这样的结论了吗?我们不就被动了吗?”

我糊涂了,问道:“那这最后期限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和尚故作高深:“老檀越信之则有不信则无。这期限或许是有的,不可不信,但是到了期限难道神就真的忍心舍得对党员和老胡等高干、有权有势的人下手销毁吗?”

“大家想一想,党员干部都是神安排的好命,个个吃尽穿绝,什么好事都安排上了,过得都是些寄生虫的生活,什么坏事都干,什么苦都没有,末了别人匿名替它们退党还可以怕怕屁股白日飞升成佛成祖,这种待遇非党员百姓享受得到吗?到时候还不是又慈悲一下不了了之,或者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延期之后又延期?就象那什么萨斯禽流感一样,当时说要销毁800万人的,到时候还不是一纸空文,那时就说:‘我们绝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不就成了,或者说:‘小到这样的程度也就过去了,我已经替你们承受了。’反正都是有惊无险的,所以你说不信也是对的。但是也要拿这最后通牒去吓吓胡温,你要知道人一旦迷信了,我们方士也就有空可钻了,万一他们真的被我们吓住了,蒙蒙笼笼地想和我们政治协商,就中我们的套了,我们的好日子就懵来了……”说着和尚抬头远望窗外,一副陶醉于自己美好遐想之中的样子……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怒吼道:“住口!不许你造谣!不许你妄揣圣意、亵渎圣心!我们团员青年坚决团结在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不信谣,不传谣……”和尚一见我这样,惊恐万分,怕别人来围观,只好闭上眼、虎着脸、念上咒、狠命敲起木鱼起来了。
( 在地生活桃竹苗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225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