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淺談俄烏局勢(續)— 法國記者證實烏政府轟炸平民,震驚法國電視台主持人!西方媒體又集體沉默了?
2022/03/02 20:52:04瀏覽714|回應0|推薦6

法國時間 月 日,法国电视台 CNews 在俄乌冲突特别节目中连线了一位常驻顿巴斯地区的战地记者Anne-Laure Bonnel,想通过她了解一下当地的最新情况。

结果Bonnel 女士声顿巴斯地区民不聊生的罪魁祸首是乌克兰军,这场战争从 2014 年就开始了,在乌克兰当局的轰炸下,乌东地区有 "13000 名民众因此丧生 ",并称自己拍下了一些乌军的罪证,之后会公开。

法國記者證實平民被轟炸平民被轟炸 - YouTube


2022.03.04 轉發自《觀察者網》 文:張照棟

常驻顿巴斯地区的战地记者博内尔(Anne-Laure Bonnel)在法国电视台CNews上的一番话,在法国社交媒体引发轩然大波。

博内尔一度登上推特的法国流行趋势话题榜榜首,越来越多的网民了解顿巴斯战争的真相,纷纷留言力挺博内尔。与此同时,Bonnel.2015年拍摄的一部关于顿巴斯地区的纪录片也引发关注。

这部名为《顿巴斯》(Donbass) 的纪录片拍摄于2015年,时长54分钟。博内尔用平实的镜头地记录了战后满目疮痍的顿巴斯,满是弹坑的公路、轰炸后伤亡的平民、失去孩子的母亲、躲在地窖里长达7个月的老人孩子、年轻人的坟墓……

纪录片是以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的一番气势汹汹的喊话开始的,“我们会有工作,而他们没有!我们会有退休金,而他们没有!我们的退休工人和孩子会有补贴,而他们没有!我们的孩子回去学校、幼儿园,而他们的孩子只能躲在地窖里!”

波罗申科2014年这番对乌东地区人民的喊话,让博内尔决定启程前往顿巴斯地区,倾听那里人民的声音。

顿涅茨克地区天气阴沉压抑,远处炮声隆隆,公路上满是弹坑。人们在轰炸中带着行李撤离公寓楼,靠着树走,以防被炮弹炸伤。轰炸后一地狼藉,有人躺在泥泞中生死不知,有人趴在地上喝水压惊,有人强忍疼痛无助等待,“救护车哪去了?”画外音中,还有人在不断哀嚎。

我看到的我的女儿脸上有一个大窟窿,她再也无法呼吸了。”一位妈妈一边哭诉,一边来回摇着转椅。这是她临时改装的婴儿车,里面有她仅存的孩子。而这个孩子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乌克兰政府军的炮火直接炸碎了孩子的婴儿车,她的右手也被严重炸伤,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走进逼仄拥挤的地下避难所,一大群老人、妇女和孩子生活在这里。为了躲避乌克兰政府军的炮火,他们被迫在这里躲避了长达7个月之久。孩子们从夏天一直躲到深冬,一直都见不到太阳。

看看这些孩子,他们是恐怖分子吗?”一位当地妇女把孩子推到镜头前,愤怒控诉,“为什么总统要对同一个国家的孩子区别对待?这些孩子没有罪!波罗申科说‘西边的孩子们去学校,东边的孩子们只能呆在地窖里’。”

当有十二个人被杀害时,全世界都起来抗议。但当我们有几千个人去世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我妈妈在防空洞里死了。”另一位妇女哭诉道。

全世界漠视顿巴斯人民的灾难,他们对此感到愤怒。当博内尔扛着摄像机走进这个地窖里时,他们第一反应不是倾诉或者谴责,而是怀疑,“他们真的会把这一切发出去吗?”得到再三保证后,他们才开始倾诉起遭受的苦难。

除了残酷的战火外,给当地居民带来痛苦的还有乌军的暴行。他们踹翻顿巴斯地区居民做饭的火炉,不允许“分离主义者”吃饭;他们追到平民避难的地窖里,当着孩子们的面威胁,“我们朝你们扔一个手雷,就能把你们全炸死。”;他们还拿枪抵着当地妇女的太阳穴,逼迫她们上床……

一位女士讲述道,一位叫“Nikita”的年轻人和起义的人有短暂来往,乌军就对他严刑拷打,最后把他割了耳朵扔进了矿井里。在那座矿井里,当地居民还发现了被斩首的孕妇和许多被绑住双手、塞住嘴巴的尸体。

一位曾在政府军服役的顿涅茨克年轻人讲述了他参与平乱的2014年的“敖德萨血腥事件”。他说在那场冲突中,反对乌克兰俄语禁令的抗议人群遭到了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迫害。当时,说俄语的人已经被迫躲进建筑物里,亲乌人士竟然直接放火烧楼。这场冲突造成46人死亡,但没有人受到惩罚。“基辅传来的命令,没有人被逮捕,好像没有人做任何事,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他说道。

顿巴斯战争爆发后,他拒绝把枪口对准家乡的兄弟姐妹,逃离乌军。“我宁愿和我的家人死在一起,也不愿屠杀他们。”

在卢甘斯克州,同样也是满目疮痍。当地医生介绍,乌军不光向住宅开火,还攻击医院。医院里除了被炮火伤及的病人外,还有许多人是心理创伤,梗死、中风。“没有人去批判他们,也没有人谴责他们。”医生说道,欧洲的无国界医生看到当地废墟后都惊呼,“无法想象欧洲发生这样的灾难。”

战争直接摧毁了顿巴斯人的生活,他们喝水要拉着水桶去有水泵的地方去打水,一家小小的餐厅每天要供应三四百人吃饭,他们的房子被炮火摧毁,生活物资紧缺,艰难度日……

这里的每一座房子都经历了所有的战斗,我就住在那个街角,他们从车站射击,我的房子被击中了,我的房子都炸毁了……许多人死在了轰炸中, 我活了下来,现在我要试着活下去。”一位老人说道。

他们在圣诞节的时候,用各类武器朝我们开火,甚至是可燃物器,含磷炸弹。一个炸弹就落在这里,把我们家全烧了。”站在废墟上,一对老夫妇说道。

人们抛弃了一切,最大的错误就是相信俄罗斯人发动了这里的战争……”一对夫妇坐在墓园的椅子上说道,他们18岁的儿子死在了214日情人节那天。

遭受如此巨大的苦难,顿巴斯人民心中祈求的唯有和平。“我希望未来的一代不会经历战争,尤其是亲兄弟间的战争,乌克兰人自相残杀,俄罗斯人自相残杀,真的难以想象,兄弟之间反目成仇太糟糕了。”那位在炮火中失去房子的老人说道。

遗憾的是,顿巴斯人民遭受的苦难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博内尔拍摄的这部纪录片,也如同石沉大海,没有溅起声浪。在美国最大的评分网站“IMDb”上,这部纪录片只有6.6分,且至今无人评论。

截图自“IMDb”网站


资料显示,顿巴斯地区位于乌克兰东部,靠近俄罗斯边境,面积约6万平方公里,以俄语为母语者占当地人口多数,俄罗斯族人也约占40%。 顿巴斯地区是乌克兰最大的煤炭基地,也是工业重镇。此前普京宣布承认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均属于该地区。

201311月底,乌克兰反对派通过“颜色革命”暴力夺权,“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解除职务,导致危机爆发。

20143月,克里米亚地区经公投宣布并入俄罗斯联邦。同年4月,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民间武装同乌克兰政府军发生流血冲突。511日,上述两州举行公投,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

经国际社会斡旋,冲突双方分别于20149月和20152月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达成停火协议。根据协议,乌克兰承认顿巴斯地区的特殊性,并承诺给予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一定的自治地位。

此后,大规模武装冲突得到控制,但小规模交火时有发生,至今已导致1.4万人死亡,约200万人逃离顿巴斯地区。

224日,普京宣布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顿巴斯地区成为战火前线。据新华社31日报道,自218日以来,从顿巴斯地区越过边境撤离到俄罗斯的居民人数已经超过12.7万。

而那些没有离开的顿巴斯居民,仍在饱受着战火的摧残。

在战争伤亡的顿巴斯人民 截图自博内尔推特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rank3353&aid=171867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