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充滿筆觸的韻味…… ──女性與文具的對話
2018/02/28 01:15:22瀏覽1899|回應0|推薦6
充滿筆觸的韻味……
──女性與文具的對話

朱嘉雯


《紅樓夢》第六十七回薛蟠從南方回來一二十天之後,有兩個小廝搬進來兩個夾板夾的大棕箱。薛蟠一見,連說:「唉喲!可是我怎麼就糊塗到這步田地了!特特的給媽和妹妹帶來的東西都忘了,沒拿了家裡來,還是伙計們送了來了。」寶釵也拿她的哥哥沒辦法,只取笑道:「虧你說還是『特特的帶來』的,才放了一二十天!要不是『特特的帶來』,大約要放到年底下才送來呢。我看你也諸事太不留心了。」

於是一家人邊說笑,一邊開箱子看禮物,誰知看似漫不經心的薛蟠,卻對妹妹表現得非常細膩而有心。當他叫人解了繩子,去了夾板,開了鎖看時,那一箱專給妹妹帶的禮物竟是些筆、墨、紙、硯,和各色箋紙!薛蟠僅管自己粗魯無文,卻知道妹妹的雅好文書用品,因此將各種文具擺在綾羅綢緞、脂粉釵環之前,以討妹妹的歡心。這使人聯想起日本女作家小川系在 《山茶花文具店》裡,描寫的女主角波波。她擁有一個非常夢幻的職業──代筆人。也就是以非常好看得體的手寫字,幫助各式各樣有難言之隱的人寫信。為了體諒收信人的觀感,以及顧慮到書信本身的訴求和功效,她精心鑽研古今各種文房四寶。
書中因而出現了諸如:百年文具店伊東屋在大正三年發售的原創筆款ROMEO NO.3、風鈴工匠佐佐木定次郎在明治三十五年發明的冰柱般透明的玻璃筆、萬寶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推出的「大師傑作系列149」,還有充滿毅然之美Waterman一百週年,筆尖閃著金色光芒的鋼筆……。墨的部分,她曾在J.Herbin珍珠墨彩三十種顏色中,選用「Gris Nuage」的墨水,這在法文中為「灰雲」之意;她也曾使用深棕色的墨水,為的是寫出枯葉般色澤的字體;並將長在植物上的蟲癭,磨碎摻入鐵屑,再以紅酒和醋防腐,製作出一種自中世紀留傳至今的墨水,寫在羊皮紙上。剛寫完時顏色較淺,然而它的特色是,時間愈久,顏色愈深!至於書寫的信封及信紙,有那忍不住令人想要用臉頰磨蹭美國Carne & Co.的棉漿信紙、宛如冬日夜空的深藍色薄紙、比利時製造給歐洲皇室御用的奶油簾紋紙;硯滴選擇了崎陽軒雨宮家繪製的一系列四十八款瓷瓶小葫蘆;而磨墨的水,則取自鐮倉五大名泉之一的「太刀洗」……。


女性對於筆墨硯紙竟如此視若瑰寶,並如數家珍!尤有甚者,這故事起始時,小說家甚至不無傲然地宣稱雨宮家從江戶時代起,「傳女不傳男,代代皆由女性繼承代筆人這份家業。」這與《紅樓夢》第四十二回,作者描述薛寶釵指導惜春描園,變從紙張開始說起,首先不能用上品生宣的雪浪紙,因為它雖然可以用來寫字畫、作寫意畫,甚或描繪畫南宗山水圖,那暈染效果很好,類似露皇宣的丈六皮紙,既勻白、吸墨,又禁得起皴染。可是如要描畫大觀園,則必須用界畫樓台,所以得選用熟紙或絹來作畫。
至於工筆畫所需的各種各號筆,寶釵更是洋洋灑灑、不厭其煩地羅列起來:「頭號排筆四支,二號排筆四支,三號排筆四支,大染四支,中染四支,小染四支,大南蟹爪十支,小蟹爪十支,鬚眉十支,大著色二十支,小著色二十支,開面十支,柳條二十支……」顏料方面,她也毫不含糊地獺祭出:「箭頭朱四兩,南赭四兩,石黃四兩,石青四兩,石綠四兩,管黃四兩,廣花八兩,蛤粉四匣,胭脂十片,大赤飛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廣勻膠四兩,凈礬四兩。礬絹的膠礬在外,別管他們,你只把絹交出去叫他們礬去。這些顏色,咱們淘澄飛跌著,又頑了,又使了,包你一輩子都夠使了。」
然後是其他必備的用具,包括:「再要頂細絹籮四個,粗絹籮四個,擔筆四支,大小乳缽四個,大粗碗二十個,五寸粗碟十個,三寸粗白碟二十個,風爐兩個,沙鍋大小四個,新瓷罐二口,新水桶四隻,一尺長白布口袋四條,浮炭二十斤,柳木炭一斤,三屜木箱一個,實地紗一丈,生薑二兩,醬半斤……。」
寶釵甚至於連顏料的準備過程,也說得一清二楚:「你們也得另攏上風爐子,予備化膠、出膠、洗筆,還得一個粉油大案,鋪上氈子。」而前文提到小川系的小說女主人公因發現「灰雲」的顏色太淡,也曾想出一個法子:「打開瓶蓋,放上一整晚,讓水分蒸發,加深墨色。」她甚至於想到:「如果把墨水和除濕劑一起放進塑膠製密閉容器中的話,可以加快水分蒸發的速度。」這樣終於使得墨色變深,和Carne & Co.的棉漿紙相得益彰了。
在高度電子化的新世紀潮流衝擊下,我們的生活已經失去了書寫本身帶來手工製作的溫度,此時反覆重讀這些文本,真讓人無限憧憬和懷念那些溫暖柔和,且能傳達個人內心情感的各式書寫工具。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guedu&aid=11061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