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迅如風、捷如電! ──《續紅樓夢》與《補紅樓夢》寫鞦韆美人羽化升天
2018/01/23 23:52:38瀏覽563|回應0|推薦3
迅如風、捷如電!
──《續紅樓夢》與《補紅樓夢》寫鞦韆美人羽化升天
朱嘉雯
依循《紅樓夢》第六十二回大觀園眾人在榆蔭堂前打鞦韆的樂事,清嘉慶廿五年,本衙藏板屬名嫏嬛山樵所著《補紅樓夢》在第三十六回「榆蔭堂清明風箏會」一中,先寫出一幅美麗的深閨園林圖景,再從綠柳林間寂寞的鞦韆架上,續寫太虛幻境眾女兒芳魂的團圓。其間由歡樂到驚悸!再轉為溫藹的氛圍。短短一篇文字,教人歷經人世間陡然轉換的滄桑變化,很令讀者嘖嘖驚奇!同時也心生慨歎。
作者寫道:清明時節,大觀園眾人以放風箏為戲,當她們正在仰面觀看天上的風箏時,忽見沁芳橋那邊柳樹林間新立了一座鞦韆架兒,上面有彩旗招馳,那架兒角上還掛著一個大綢蝴蝶風箏呢。柳蔭間,鞦韆架上一個偌大的綢緞彩蝶風箏,作者為我們構畫了一幅閨閣花園裡的遊戲空間,接著便有個麗人兒登場,那是平兒,她伸出纖指問道:「那裡怎麼還有一個風箏呢?」順著這句話,眾人便因勢都走上前來。
大家聽見平兒的問話,都來瞧一瞧。「果然是個好風箏!」秋水道:「這是那邊琮三太太家放的,教人取下來,送過去吧。」然而還是李紈懂得放風箏的習俗,她說:「這是人家放晦氣的,不用送還了,取下來燒掉了吧。」就在丫頭們拿竹子挑了下來,一邊燒風箏的同時,繡琴和素琴兩人看見這個鞦韆架兒,一時興起便同坐上畫板去,兩人挽住兩邊的彩繩,紫雲給她兩個推送起來。玩了一會兒之後,又輪到秋水和春山兩個笑著也坐上畫板去,紫雲便也給她兩個推送起來。大家見到她們又比繡琴、素琴打得更好,於是眾人喝采。
等她兩人下來了,惜春在旁邊看著,突然笑道:「妳們都打的是坐鞦韆,有什麼好看呢?看我打個立鞦韆給妳們看,好不好?」說著,便撩衣上前,站上畫板去,兩隻手挽住兩邊彩繩,也不用人推送,把腳蹬開,便漸漸兒地打了起來。平兒笑道:「今兒四姑娘怎麼這麼高興呢?」大家都說:「可不是嗎!這也算是奇事了!」說著,只見惜春在上面愈打愈緊,直飛到半天裡去了!也是作者有心預示不祥的徵兆,因此安排李紈說道:「可惜四姑娘不肯穿豔麗衣服,只愛素靜,若有好顏色衣服打起鞦韆來,真是詩上說的『飄揚血色裙拖地,斷送玉容人上天了。』」大家都說:「可不是呢!」那「血色裙」和「斷送」等字眼,分明教人怵目驚心!
正當眾人喝采之際,不防那鞦韆架上兩邊的彩繩忽然一齊斷了!把惜春連人連腳下的畫板,一齊拋了出去!因飛出去的力道甚猛,惜春便一直被拋出有四、五丈遠,方才落了下來,「撲通」一聲,落在了沁芳橋下的河水裡。此河通著外潮,現今春水漲了,河面足有兩丈多寬呢!惜春掉落在河中間,人便了立刻沉下去了!只有那畫板飄在水面上。
當下眾人都大吃一驚,說聲:「不好了!」,連忙一齊跑至河邊看時,見人已沉下。紫鵑看見後,放聲大哭!料想撈救起來也未必中用,既然姑娘死了,我還活著做什麼呢?因此心裡一時想不開,便拚命地也向河當中湧身一跳!「撲通」一聲,也沉下去了。大家看見,都叫說:「不好了!一個還沒去救呢,怎麼又下去一個,還了得嗎?」
原來作者欲藉鞦韆來送惜春魂歸天界。因為在鞦韆架上,繩斷之時,惜春分明看見了妙玉在向她招手。惜春連忙上前,說道:「妙師父,妳等我一等。」那妙玉還笑道:「我在這裡等妳呢,妳快上來吧。」惜春連忙走至妙玉跟前,拉了她的手說道:「妙師父,你可是從芙蓉城來的嗎?」妙玉點頭,惜春便高興地說道:「我們走吧。」妙玉笑道:「我等了妳來,妳還要等她呢!」惜春疑惑地問:「我還等誰啊?」妙玉道:「妳看,那不是她來了嗎?」惜春回頭看時,只見紫鵑忙忙地走來了,一邊口內喊道:「姑娘慢著些走,我來了。」惜春笑道:「原來妳也來了,你這可認得妙師父嗎?」紫鵑忙給妙玉請安。妙玉道:「我在前頭走,妳們跟著我來就是了。」
於是,妙玉在前,惜春在中,紫鵑在後,三人一路行來,隱隱半雲半霧。走了多時,只見前面一帶淡紅圍牆裡出現隱隱樓閣。惜春問道:「妙師父,那前頭可是芙蓉城了嗎?」當下她們進了南門,到了石頭牌坊前,只見警幻仙姑同寶玉、迎春、鳳姐、黛玉、香菱、鴛鴦、尤二姐、尤三姐、可卿、晴雯、金釧、瑞珠都迎了出來。大家相見,然後一齊到花滿紅城殿上坐下。寶玉說道:「妙師父來得好快啊!我計算著妳們該到的時候,便約齊了她們出來迎接,才走到牌坊前,就有人來說妳們到了。」妙玉道:「我是算著時候兒去的呢,且沒有什麼耽誤的事,可不就來得快了嗎!」惜春問寶玉道:「二哥哥,你到了這裡有幾年了?」寶玉道:「我來了好兩年了。我們這裡,這些日子天天盼妳來。原來紫鵑姐姐也跟妳來了。」紫鵑便給黛玉請安,黛玉忙拉著說道:「我們這有十多年沒見了,我知道妳在四姑娘那裡,卻不防妳們今兒一起來了。這可好得很了!」
行文至此,讀者已經明白惜春藉由盪鞦韆而羽化升天了,過程中,還挾帶了紫鵑。她們在芙蓉城與人世間的親友團聚。何謂「芙蓉城」?南唐李煜於〈感懷〉詩云:「空有當年舊煙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宋代歐陽修《六一詩話》中也有:「曼卿卒後,其故人有見之者云,恍惚如夢中,言我今為鬼仙也,所主芙蓉城。」 至蘇軾,又寫《芙蓉城》詩序:「世傳王迥字子高,與仙人周瑤英遊芙蓉城。元豐元年三月,餘始識子高,問之信然,乃作此詩。」可知「芙蓉城」便是古代傳說中的仙境。中國傳統道教思想以修道之人在道行高超之後,靈魂便能夠「脫劫飛昇」,《補紅樓夢》的作者於是設計了一幕盪鞦韆的場景,讓惜春的鞦韆直打到雲霄,又將她的肉身拋入河中屍解,藉以達到蛻解的境界。
然而嫏嬛山樵藉鞦韆而蛻解的想法,實際上有來自嘉慶三年九月中浣《續紅樓夢》的秦子忱。他的續書是從林黛玉死後寫起,因而與其他續書或從八十回後續寫,或由百二十回後接續者有所不同。他在第二十九回「慶團圓神遊太虛境」裡寫道:「話說惜春自從櫳翠庵出家以來,一塵不染,誠心悟道,如今已經修成了半仙之體,只等明人指點,便要立證菩提。他的那一靈真性,於每夜坐禪時,必與妙姑相會,妙姑在暗中指授妙訣。今當功行圓滿,不欲肉體飛升,恐駭物聽,思欲脫卻皮囊,以成正果。所以預先約下妙姑,今日下凡來度脫。他因寶玉放風箏之便,略施小術,將妙姑接了下來。又因寶玉高興要看打鞦韆,他自己故又借打鞦韆之便,脫卻凡胎,暗中將繩兒扭斷,將他的凡胎從半空中跌了下來。他的那一靈真性,依舊聚而成形,早飛在空中,騎在青鸞風箏的背上,眾人那裡能知道這些緣故。」
放風箏與打鞦韆本是古代千金小姐在後花園的娛樂活動,而自從唐代高無際作《漢武帝後庭鞦韆賦並序》一文,我們便見識到漢代以來,閨閣女子嫺熟的打鞦韆高難度技巧,所謂:「一去一來,鬥舞空之花蝶;雙上雙下,亂晴野之虹蜺。徑如風,捷如電,倐忽顧盼,萬人皆見。……時進時退,以遊以遨,類七縱而七舍。」鞦韆美人原是迅如風、捷如電!時進時退,忽上忽下,如此令人眼花繚亂,留給世人太美麗炫目的倩影與浪漫綺情的遐想。卻又在清朝中期,補入了美人羽化歸天,魂由太虛的玄學景象。續、補《紅樓夢》的兩位作者秦子忱與嫏嬛山樵,他們先藉由風箏讓妙玉自仙境下凡來接惜春,同時也讓惜春打著鞦韆飛上天界,這一下一上,一來一往,使得純遊戲的活動增添了幾許仙氣靈動的色彩,也使《紅樓夢》的故事更令人為之浮想聯翩、不盡神往!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guedu&aid=109981403